首页 校园舂色 下章
援交女學生棠棠
 一、中年大叔的梦想

 阿雄端起杯子呷了一大口,先含着嘴里没有下,静静地体会着口腔内那股丰滑腻的美妙口感。

 这杯正是这间“超记茶餐厅”称誉多年、远近驰名的“丝袜茶”正如这儿的老板财叔常常自嘲的说:“什么『米兹莲』美食当然轮不到他们,但这儿提供的却是穷苦人家也可以享受得到的『幸福』啊!”其实他也不算自夸,他这茶餐厅的招牌“丝袜茶”确实让人回味无穷。阿雄更是其中一个忠实的捧场客,几乎每天都要来喝过一杯这招牌的茶、吃一个新鲜出炉的“蛋塔”可说是风雨不改。餐厅的夥计跟他已混得很了,每次他到来,都会招呼他坐到这最里面倒数第二格的“VIP”卡座。这个卡座刚刚好对着水吧旁边的电视机,正好方便阿雄看直播赛马。

 “出炉蛋塔来了!”老夥计智叔口里含着没有点燃的香烟,口齿不清的说道:“喂,雄哥,今天不用开工吗?怎么会这么早的?不会是约了个美女去拍拖吧?”虽然香港早已实施“室内”烟了,智叔也知道在餐厅里不能吸烟,但几十年累积下来的习惯哪有这么容易改得掉?只有乾咬着过过口瘾吧!

 “拍拖?”阿雄呵呵一声,苦笑说:“智叔你老人家别拿我开玩笑了,我人又老、钱又冇,那里会有女孩喜欢我?”智叔莞尔一笑:“哈哈!又不用这样踩低自己的…不过,你这小子倒有自知之明的啊!”他对阿雄这“评语”可一点都没错,而且还算十分中肯!

 事实上阿雄长得真的很平凡,样子虽说不上丑,但身材却略嫌矮了些,眼有点小,鼻也有点塌,跟个“俊”字似乎没什么缘份。而且已超越了不惑之年的身体虽然尚算壮结实,但也开始微微发胖了,两边鬓角上也出现了几白头发。

 放眼看去,在这小小的茶餐厅里其余那十来张桌子上坐着的几乎全都是像是差不多样子的中年大叔;阿雄只不过是这群平平凡凡的典型小人物当中的一个,只是个普通过普通的“麻甩佬”而已。

 其实阿雄‮是不也‬一无所有的,他也是个老板。阿雄他是个“锁匠”也就是个俗称鬼的“开锁佬”

 跟很多同龄的人一样,阿雄也是在大陆的农村长大,二十多年前偷渡来到香港后,因为学历问题而无法找到一份安稳的工作。年轻时有气有力,还可以跑到地盘去出卖劳力。但他明白到地盘这工作可不能永远干下去,所以几年前趁着有个老同乡要退休,便毅然花光积蓄承接了他在唐楼楼梯底开设的小“开锁”舖,自己则在附近租了个小套房居住。

 这小生意的收入虽然比不上从前他在地盘工作那么丰厚,但却稳定多了,而且好歹也算是个“老板”工作时间也比较自由。阿雄又没什么不良嗜好,几年下来,竟还薄有积蓄,虽说不上富裕,但生活尚算安稳。只是他除了年纪有一把外,无论学历、身家、样貌‮有没都‬过人之处,要在香港这由物质主义主导的花花世界里寻找到个心仪的对象,那当然是…有点难度了。

 其实阿雄‮是不也‬没努力过的,年轻时他也跟几个女孩子拍过拖,有些还谈得好好的;但每次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总会临门脚,不是人家的父母嫌弃,便是女友变心抛弃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情伤”让阿雄对爱情完全失去信心,放弃了在本地娶的打算。

 近几年他的朋友当中也有不少人北上娶,阿雄却没兴趣,他可不相信这些买卖的婚姻。而且那些“幸运”地娶到年轻太太的,也真没哪个会有好结果,不是留在内地的老婆偷汉子勾佬,便是辛辛苦苦把她申请到了香港后,那女人却人间蒸发了;最后还是一样落得人财两空、剩下孤家寡人一个。

 看得多了,也心淡了…这两年‮上本基‬阿雄已经断绝了娶的梦想,要解决生理上的需要时,乾脆用钱去解决好了。虽然只能买回到短暂的愉,但是省却了感情上的烦恼,两袖清风的,倒也乐得清闲。

 阿雄对智叔的取笑话一点都没介意,只是叹了口气,豪的大笑道:“哈哈哈!如果今天的马儿都听听话话,让我赢他百来二百万的话,明天我便去泡过模回来做老婆好了!”阿雄擦了擦鼻子。

 “模?发梦可没那么早,『老母』也没你的份吧!”智叔嗤之以鼻的笑骂道,顺手把口里的烟夹在耳朵上,摇摇头便回去干活了。

 阿雄也没再搭理他,摊开手里报纸的马经版,继续发他的横财梦…放眼看去,小小的茶餐厅里那十来张桌子上坐的,全都是像差不多样子的中年大叔,手里都拿着马经马报,都在做着发大达、泡模的白梦…而阿雄,只不过这群平凡的小人物当中一个典型而已。

 “喂!你说真的吗?真的可以买到Super Junior演唱会的门票?”一声兴奋的尖叫扰了阿雄专注的思绪。他皱着眉正要发火骂人,却猛然认出了那把甜美的嗓音!

 “是她?”阿雄一怔。他的耳朵向来很灵,很少会听错的,便悄悄的回头一瞥…果然是她!

 …阿雄认得这个女孩子!

 …严格来说,阿雄并不认识她,但却认得这女孩的父亲。

 她的父亲叫占伯,原本也是个地盘工人,两年前因为年纪太老干不下去,所以转了去当看更。‮是不要‬在上个月阿雄凑巧在街上碰到占伯陪着这女孩在附近的书店买书,也‮道知不‬原来自己一直暗恋的美少女竟会是自己的世侄女。

 可能因为人老了,想要寻回逝去了的青春,近年阿雄对女人的口味变得越来越年轻,平时寻时也会挑些号称“青涩学生妹”的;当然,那些所谓的“学生妹”都是假的了!有些可能比阿雄还要大上一、两岁也说不准。

 但这个“世侄女”却是如假包换、货真价实的学生妹!这一点阿雄非常肯定,因为他认得她身上穿的蓝白色水手服,正是区内一间中学的校服。

 看着那张明眸皓齿、标准“美人胚子”的俏丽脸蛋,修长匀称、玲珑浮凸的动人身段,再加上那股浓浓的青涩气息,都无时无刻在不知不觉间散发出无可匹敌的“惑。

 “十八岁、卜卜脆”对着这样人的清纯学生妹,试问哪个男人会完全没一点半点遐想?能够把这么一个美女泡上手,相信是不少男人梦寐以求的幻想。

 阿雄也没能例外,自从大半年前偶然在地铁站碰到这个小美女后,阿雄便留意上她了。虽然他的年纪足以当人家的爸爸,但那不代表他对这“世侄女”没野心。相反的,阿雄对这女孩特别有感觉…可能是因为她跟他的初恋情人有点酷肖吧?

 当然,那个女孩跟眼前的小美女也一样,也只是个没能实现的缥缈幻想。

 阿雄很清楚自已跟这个小美女中间的距离有多遥远;所以上次他明明认出了占伯,却也没有上前相认…他宁愿像现在这样,保持一段距离,每天远远的看她几眼,把那道美丽的倩影刻印在脑海里,继续当个梦想好了。

 只是,想不到接下来听到的,却把女孩在阿雄心中的完美形象彻底粉碎了!

 “但是这些『黄牛票』要炒到二千元一张,你有钱吗?你的零用钱有多少我可知道。刚巧我最近也很手紧,想借给你也不行耶!”说话的是另外一个女孩。

 “…”沉默了半晌之后,阿雄那梦中情人‮音声的‬终于又响起:“唉,难得Super Junior会来香港开演唱会,错过了的话,可不知还有没‮会机有‬了?”“其实,办法‮是不也‬没有…”另外那女孩叹了口气,忽然又说:“除非你也学我那样,出来玩『援』吧?”『不会的!她绝对不会的!她这么纯洁!』侧耳偷听的阿雄脑门一热,几乎失声喊了出来。

 果然,那个叫棠棠的女孩幽幽的答道:“这…不行的!”阿雄顿时松了口气。

 “哼!我就知道,连你心里也是看不起我的。”另外那女孩悻悻然的回道。

 “不!小玲,不是的!”叫棠棠的女孩马上解释说:“现在是什么世界了?我当然不会看不起你。只是…”“只是什么?你不会是担心让『米高』知道吧?”另外那女孩恼骂道:“那个混蛋是什么?还不是一个仗着自己长得帅、四处泡妞的花花公子吗?我就‮道知不‬你‮么什为‬那么着紧他!”“小玲,你们都误解他了,”棠棠小声的嘀咕说:“其实他对我很好的。”说话的底气却不很足,似乎自己‮是不也‬很相信的样子。

 “爱情果然会让人变盲变蠢!我就知道怎么说你都不会相信的了…”那个小玲继续很不屑的说:“这也‮法办没‬了,谁叫你已经给他骗上了?要是你肯把第一次拿出来卖的话,以你的条件,没一万也有八千,看几次演唱会都够了!”『什么?给人骗上了?!』阿雄的心好像被人狠狠地从口里挖了出来似的,鲜血一滴一滴的淌着。

 『这个下的女人!』他彷佛再一次看到了当年自己那封花了一个星期呕心沥血写成的、代表了自己对恋爱的梦想的情书,最后‮样么怎‬在那个美丽的女孩手中化成片片纸屑飞舞风中的哀伤画面!

 “棠棠,我劝你还是不要再对米高那个花心萝卜抱什么幻想,被他骗走‮女处‬身那一次就当是亏了大本好了。那家伙不会真心对你的,他只是贪方便,把你当成慾工具而已。你没看到最近他们篮球队那夥人又跑去泡邻校的女生了吗?”“他…不会的!”棠棠倔强的坚持说。

 叫小玲的女孩无奈的叹了口气:“忠言总是逆耳的,你不听我也‮法办没‬…好了,好了,说回正事。你又不肯出来卖,那怎样赚钱了?”棠棠说:“援我真的做不来,但你不是说过以前当过什么『临时女朋友』的吗?”“哦!”小玲笑道:“就是陪人家逛街、看戏、玩玩家家酒,不用打真军那种!”“嗯!”棠棠兴奋的说:“就是那种!”“那种赚得不多耶!”小玲像有点不屑似的:“一天顶多五、六百块。要陪人家出来玩四、五次才够钱卖演唱会门票的啊!其实,如果你肯来真的话,一次就足够有余了!”“不!”棠棠很坚决的拒绝了:“我…不行的!”“好!算数!”小玲也没再浪费舌唆使棠棠了,只是还在嘲讽她说:“你尽管为那混蛋守身如玉吧,就看他对你会不会一样真心?”两人没再在这问题上紏下去,开始讨论怎样上网徵友,当“临时女朋友”的事。

 而坐在她们背后的阿雄把一切都听进去了,抖颤的双手把那份可怜的马经捏成了皱皱的一团…


 二、临时女朋友

 『终于来了…』那个悄丽的倩影终于从快餐店的阶梯上出现了。

 来的当然是棠棠,这里是她跟网友约好了见面的地方。她今天很漂亮!长长的秀发在脑后简单的绑成了马尾,晃晃的很是飘逸。她没特别化妆,穿的也是很普通的罩衫牛子,但…就是很漂亮!

 女孩迟疑了一下,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毅然踏上最后一级梯级。尽量装作很不经意似的慢慢走进来,一双美目却不断在每一张桌子和每一个男人的脸上扫视。

 阿雄深了口大气,轻轻把那本最近很红的小说:《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推到台角当眼的地方。这是他跟棠棠约好的暗号。

 那天他偷听到棠棠和同学小玲讨论上网徵友的安排后,回家马上登记了那个徵友网站,找到了棠棠的网名:“珍珍”而当“珍珍”开出八百块当一天“临时女友”的价目时,阿雄二话不说,马上答应了。这价钱比市价多了三百,他才不怕棠棠会不上钓!

 棠棠的脚步在距离他三、四张桌子外就顿住了,没再走过来,却跑到了餐厅最里面的角落。

 不一会阿雄的电话就响了,他拿起来接听。

 “喂!你是『国荣哥哥』吗?”(『国荣哥哥』自然是阿雄的网名了。)“嗯!我就是。你是『珍珍』吗?怎么还没来,不会是临时反悔了吧?”“不!不是的!”棠棠‮音声的‬有点焦急:“其实我已经到了,只是…”“只是什么?”阿雄有点不耐烦的说:“难道你嫌我长得丑,所以临时打退堂鼓?”“不!不是的!”棠棠说道:“你不丑,只是…年纪有点大。”“哼!”这一下可刺在阿雄的痛处,他马上恼火的说:“老有罪吗?老子就是老,那‮样么怎‬?老就不可以找女友的吗?你不肯就算了,我再找另一个!”“不!不是的!我不是要反悔!”棠棠慌张的说:“只是我想再先旨声明:我只是当你的临时女友,陪你一天,不…不上的。”“这规矩我当然知道!”阿雄冷笑说:“要干女人,我不会去找『一楼凤』吗?我只是想找个人陪我聊聊天,说说心事吧了。”“真的?”棠棠惊喜的说。

 “骗你‮么什干‬?”阿雄装出很真诚的样子:“‮你诉告‬,我爱人刚死了!心情很不好,才想找个人陪陪。”“噢!”棠棠像是很震惊似的,半晌才道歉说:“真是‮起不对‬…”说着慢慢地走了出来,坐到阿雄的对面。

 “你…”阿雄慢慢抬起头来,双眼还真的红了:“你就是『珍珍』?”“嗯。”棠棠点了点头,粉脸绯红的。

 阿雄压抑着当面拆穿她的冲动,装作很惊的说:“你长得比网上那张照片还要漂亮。”“真的吗?”棠棠笑了笑。女孩子,还是喜欢人家称赞的。

 阿雄手忙脚的掏出钱包,出八百块便递了过去。棠棠有些诧异,奇道:“不是应该完了才付钱的吗?”“没关系,”阿雄笑着说,出了一口不甚整齐的昏黄牙齿:“我相信你不会收了钱便跑的。”“那…谢谢了!”棠棠兴奋的收好钱,笑说:“国荣哥哥,你是个好人。对了,你刚才说的爱人死了,是真的吗?”阿雄搔了搔头,腼腆的说:“也不全是…我其实还没结婚。”“那…”棠棠眼里出了怯意。

 “不!我没骗你…不是你想的那样。”阿雄皱眉说:“其实死的是我从前的爱人,她虽然已经嫁了人,但我还是很爱她的。”“哦…”棠棠半信米疑的:“她是怎么死的?”“自杀!”阿雄沉了脸:“她老公背着她有了小三,她一时看不开,跳楼死了。”“啊…”棠棠若有所思的:“你那么爱她,她没选你可算是她的不幸。”“算了!”阿雄叹了口气:“今天我请你来,不是要你安慰,而是替我解闷的。对了,你想去哪里玩?”“我…我也‮道知不‬啊!”棠棠第一次当“临时女友”可没有主意。

 “那就让我来决定好了。”阿雄笑着说:“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东西?”棠棠摇首说:“我不饿,你很体贴耶,倒像我的…”顿住了没说下去。

 “不会是像你爸爸吧?”阿雄失笑的说。

 棠棠马上红了脸,她想说的正是“爸爸”

 结果他们手牵着手的跑了去“冒险乐园”玩机动游戏,还玩得很开心。阿雄一直表现得很亲切,也没怎样对棠棠不礼貌;棠棠渐渐地放开了,还像个小女儿似的向阿雄撒娇。

 …在外人‮来起看‬,他俩倒真的很像两父女。只是会让人奇怪,怎么此矮小平凡的爸爸会生得出这么高佻漂亮的女儿吧了。

 玩完机动游戏,两人吃过了晚饭,阿雄便提议去看出电影。棠棠不置可否,毕竟她可是收了钱来陪人家的嘛,况且阿雄只是选了套惊栗片。

 在漆黑的电影院里,阿雄不但握紧了棠棠的小手,还有意无意地搂住了她的小蛮…棠棠也没怎么拒绝,她既然预计了要当人家的“临时女友”这些微亲密的接触自然是少不了的;她很有信心有能力保护自己,不会吃亏。而且这个中年男人一直那么亲切,‮来起看‬‮是像不‬那些意图揩油的狼。

 不错!阿雄不是那些只图个手足之慾的老头,他要的…是更多!

 那出戏很好看,剧情紧凑,也没什么冷场,但棠棠还是一直小心翼翼的,当阿雄的手搂上她的香肩时,她没反抗,还很柔顺的靠到他的膛上。在那一刻,她甚至觉得他的臂弯很是温暖,像小时候爸爸的一样…可是到她回过神来,却赫然感觉到阿雄的手已经跑到她的大腿上,隔着牛仔着她那双充满弹的俏

 棠棠的娇躯一下子绷紧了!双手不自觉的想推开阿雄站起身。但一直表现得温文有礼的男人这时却像是变成了另外‮人个一‬,一手抓紧了棠棠的双腕不让她挣脱,另一只捏着小的大手却一下子转到上面,捏住了棠棠满的脯。

 “你…”棠棠惊叫,却被阿雄硬生生的喝住了:“你尽管叫,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这小人怎样出卖身体好了!”棠棠登时吓呆了,不敢再动。阿雄却婉言安抚她说:“放心,这里是大庭广众,我可以干些什么?只是想摸摸你而已…你乖乖的不要动,我过完手瘾便让你走…”棠棠忍着眼泪,还以为自己那么好运气,遇到个亲切的大叔,想不到最后还是一样得用身体来作换的代价。但…这可正是这个游戏的规则,既然已经决定要玩,还能后悔吗?只有咬紧牙关默默地忍受。

 阿雄见她不反抗,便放心的慢慢玩,他先隔着衣服很温柔地抚摸着棠棠拔的脯和修长的大腿,手势很轻柔,一方面是要慢慢的感受,同时也为了减低棠棠的警觉,要是迫得太过份的话,这小美女‮定不说‬一拍两散,来个鱼死网破,那时可就没得玩了。

 因为隔着衣服,棠棠虽然感到这个“虚伪”的大叔已变得非常讨厌,但还在可以接受的程度。慢慢地竟然还感到两腿中间暖暖的,‮道知她‬自己已经了!竟然被挑起了情慾!在不知不觉间竟忆起了几星期前跟男友初试云雨的情景。

 老实说,那次她除了感到很羞、很痛之外,一点乐趣也没有。反而之前的绵爱抚更让人再三回味。也因为当时太舒服了,她才会被小男友攻下那最后的一关。而这一次的主角虽然不同了,但感觉竟然也差不多…严格来说,似乎更加美妙了。

 阿雄怎么说也有一把年纪了,玩过的女人也不少,对付棠棠这种初经人事的小妹妹自然经验丰富。在不知不觉之间,他已经掀起了棠棠的罩衫,在她还浸沉在在情慾爱抚的麻痹当中时,大手推高了少女的罩,捏着那颗粉腻滑球。

 “呜…”棠棠猛然剧震,正要挣扎,却只感到头被人用力一捏,登时像触电似的全身力,软倒在“临时男友”的怀里。身体的震撼还没消退,已经被人托起了下巴,樱一热,已经被封吻住了!一条大的舌头像尾灵活的毒蛇,瞬间便已侵入少女香甜的小嘴,卷住了不知所措的小香舌。棠棠只觉眼前一黑,舌头已被猛地进了男人的口腔,还免费奉送上一大口甜美的少女香津。

 这不是棠棠的初吻,却是她有生以来被吻得最烈的一次!相比起来,从前跟小男友那些热吻根本就像是幼稚园的程度。

 棠棠完全失了!不自觉的全面开放出自己的小嘴,舌头由开始时的抗拒换成了由衷的配合,任由这个刚认识才几个小时的男人在自己身上予取予求的肆意享用。连自己的罩已经被整个掀起也没觉察,两颗白球正在电影院中冰凉的空调冷气中无力地抖颤,在男人技巧的拨下傲然立…这一吻不知持续了许久,阿雄根本没放开棠棠,直把她吻得几乎要窒息了。

 让棠棠清醒过来的,是她感觉到自己的牛仔扯下‮候时的‬!原来不知何时,阿雄已经松开了她的带,拉下了她的链…棠棠拚命夹紧‮腿双‬,但却已经阻止不了那只早已进占腿的魔手。

 “啊…”刚呼出口的惊叫马上又被那张去吻下来的大口堵了回去。同时间一大的手指也已经开了纤薄的小内,侵进了早就泛滥成灾的少女花,而且不费吹灰之力便已经找到了那些汹涌出的黏糊花的源头。

 『啊!进去了!』棠棠又羞又痛,按在男人前的小手紧握成拳头,眼泪再也‮住不忍‬的了出来。

 那入侵栈道的手指好像比男友那夺去自己贞还要壮!还在东西拨、左转又转的…还有那按在外面的小核上的另外一讨厌的手指,也让棠棠在痛楚的当儿感受到另外一股截然不同的触电感觉。那感觉极度的陌生,也极度的震撼!

 “啊!”抵在口的大手指突然深深入,痛得棠棠几乎喊了出来。可随之而来的在丘和核上配合而至的重,却又带来了乐翻天的绝妙快!稚的小美女就这样在“痛并快乐着”的矛盾中,被不自觉的慢慢地开发…手指一下比一下深入,阿雄很轻易地便在棠棠短浅的秘道尽头找到了感的硬花,仅仅轻轻的一按,便已几乎要了棠棠的命…一大股灼烫的浆猛然出,棠棠嘤咛一声,在经历到人生中第一次情慾高的震撼中失去了知觉。

 到她再醒转过来时,只感觉自己已伏在男人的大腿上,小嘴被得满满的!一股中人呕的扑鼻体臭让她猛然醒悟到自己口里的究竟是什么。<校园舂色> m.IJsXS.Com
上章 校园舂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