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五小节
奇妙的沉默没有维持很久,巫妖小心翼翼地放下维尔德格宝宝,面朝下。

 冰冷的沙地让维尔德格翻白眼,另外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亚利克斯正在一片尚算平坦的岩石上碾磨什么,浓烈的海腥气刺着他的鼻子,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后者步伐稳定地走到他的身侧时达到了最高点。

 维尔德格几乎尖叫起来。

 巫妖偏过头,奇怪地看了一眼骤然间全身绷紧的年轻男人,哦,他轻轻着手上的狮鬃水母的碎末,这种生物与斑点海藻,褐葵按照一定比例混合起来有着很好的止血与防止感染的作用,就是痛感也许会略微强了一点——他忘记了巫妖忍耐痛苦的等级即便在费伦排名也是靠前的,同样的痛楚在他看来不过是被小针尖刺了一下,可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万箭穿心——维尔德格现在的感觉比万箭穿心还要糟糕,至少箭矢不会在你的背上化身为无数热情的桑巴舞演员,他没有真正地尖叫出来,完全是因为不想在被亚利克斯宝宝像对待孩子那样温柔的抱着之后,自己还得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那样不顾一切的大喊大叫。

 感叹着普通人类的脆弱,巫妖继续自己的工作,维尔德格脊背上的狰狞伤口显然来自于火或者是雷电类元素类的伤害,子弹?虽然有着记忆,但第一次看到实物的巫妖很遗憾没有细细研究的时间,他简单而细致地处理了一下,然后拿出一个一次打火机。

 轰的一声,诡异的蓝色火焰短促地照亮他们藏身的礁石,幸好外面的战仍在继续,各种颜色的火焰冲破黎明前的阴沉天空,暂时还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

 满意地看着人类脊背上的黑灰色物体奇异地凝固‮来起了‬,巫妖仔细地从后颈一直按到脊椎尾端,测试着凝固物的坚韧程度,类似于人类皮肤的物质很好地保护了暴在外的大幅创伤,甚至连血特有的甜腥气味在它的遮蔽下也变得若有若无。

 一块‮道知不‬是什么的东西进了最新试验品的嘴巴里,维尔德格,很甜,很软,很像蜂糖,现在他‮得觉不‬那么痛了:“不错,亚利克斯宝宝,还有的话再给我一块。”

 虽然并不喜欢那个称呼,但巫妖还是很宽容地给了他第二块。这次维尔德格看到了“蜂糖”的原材料——一只漂亮的海洋芋螺。

 他立刻哽住了,圣母啊,这是——心螺。

 “这种心螺的齿舌内的体是一种很好的麻醉类毒剂,”巫妖注意到他的视线,点点头:“与蓝环章鱼的混合物可以很好地止痛。而且,味道会变得很像蜂糖。试一下,你应该已经恢复行动能力了。”

 “它比吗啡好得多。”巫妖说。

 维尔德格盯着他,慢慢地从地上站‮来起了‬,现在他觉得身体轻盈,活力充沛,伸手在背后抚mo了一下,那里平平整整,皮肤随着肌的运动自然舒展,一点也没有痛苦与拉扯的感觉,与之前的状况对比鲜明,让他更加觉得自己身处噩梦,难道不是吗?我居然被死掉的亚利克斯宝宝救了。

 “我们离开这里。”

 维尔德格说,就算是在梦境里,他也不喜欢被子弹打得满身窟窿,而且和亚利克斯死在一起?不,能够选择的话,他希望自己最后的归宿属于一个有着红褐卷发,人的碧绿色眼睛,肌肤雪白,身材曼妙的火热尤物。

 ***

 “不管怎么说,很高兴看到你还活着。”好像终于接受了某种事实的维尔德格说,然后把一个类似于法杖的金属物体扔向巫妖,后者不动声地将躯体的控制权交给本能,右手臂扬‮来起了‬,五手指准确地抓住了那黑黝黝的东西,很重——它应该是经过某种改制的自动步

 “好啦,”维尔德格不怎么愉快地看了一眼某个小仪器“接我们的人来啦,希望他们不要太热情,七个已经足够多了。”上面亮起了七个新的小绿点,一种似乎以热量探测生物的仪器,巫妖不动声地将自己的体温降低而后恢复,和代表维尔德格的绿点混在一起的小点闪烁了一下,很有趣,巫妖决定收藏。

 这些物品和械都是维尔德格从某些奇怪的地方挖出来的,除此之外还有少量的饮用水和快速补充体力的压缩制剂,巫妖对此并不惊讶,他曾经多次看到树海里的松鼠藏松塔,也是东一出西一处的刨坑。

 “保护自己吧,”也许是因为看到他没有下一步动作,那个鲁的‮人轻年‬出了雪白的牙齿——一个恶意的笑容,:“亚利克斯宝宝。”

 Alex亚利克斯是Alexander亚历山大(人类的保护者,国王)的缩写,巫妖想这也许并不是表示亲昵,而是一种具嘲讽意味的称呼,不过维尔德格没有再多说些什么,他专注地把步黑色的带子从托环上解下,带子的后半段绕在左侧的上臂上,然后将比较宽阔的一侧抵肩,右手的手腕把带子撑开拉紧。

 巫妖隐蔽而谨慎地学习着他的每一个动作,注意到口略微下落——,之后不得不将视线转回到自己的武器上,他可以在两个小小的凹陷中一个接一个地套住那些小心翼翼向他们靠近的人,我抓住了他们,但他们一无所觉,巫妖想,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他等待着身边的‮人轻年‬先开,巫妖认为,时机的把握对方应该比自己准——接下来的事情就没什么可提的了,他们堪称默契地干掉了七个人,维尔德格的成绩比巫妖优良的多,这很正常,后者在这方面还是个小学徒。

 “噢,2个,你干得不坏。”‮人轻年‬轻声说道:“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

 巫妖的回应是踢他的股,一道灼热的气流从他的头顶掠过,掀掉所经之处所有的头发和部分皮肤,可怜的孩子,不过他应该觉得幸运,至少明天还能由理发师理发,而不是由殡仪馆的美容师整理那颗碎西瓜似的脑袋。

 巫妖的成绩增加到3个。

 “现在我们可以出去了。”巫妖说。

 “谢谢。”维尔德格害羞似的咕哝了一句,血从他的头发末梢滴到他的睫上,他不耐烦地擦了擦。

 在经过巫妖的第三个猎物时,他低低地吹了一声口哨:“你是怎么发现他的?”那是个完美的视觉死角,而且那家伙身上还配备着遮蔽热量探测的装置。

 “我一向感觉敏锐。”巫妖平静地说。

 ***

 两人(?)第一次的合作还不坏,他们在没有让任何人发现堂。何赛,萨利埃里的两个儿子都在敌人的地盘里游时就成功地接近了一个小型的船坞,巫妖发现维尔德格总是短暂地向基地的中心看上一两眼,:“我们要去基地吗?”

 “不。”维尔德格摇头:“我得把我们送回去。”

 “很好。”

 在他们听到这声赞扬之前,冰冷的管抵住了两个‮人轻年‬(?)的后脑勺。

 巫妖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他没有察觉到任何属于生者的气息。

 嗯,请推荐票和评论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