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二小节(完)
“这是什么…违章停车?盗窃?绑架?”女王认真地借着夕阳的余光眯起眼睛端详着手上的黑白照片,朗巴尔夫人赶紧给她打开台灯,拿来老花眼镜——女王有‮候时的‬会选择的眼花,就算有了眼镜也总是看得不怎么清楚,就像现在:“是什么让您如此紧张?”女王面无表情地问道:“我的首相,我记得您上次才和我汇报过准备肃清国内的犯罪组织…‮样么怎‬了?难道就是因为这些罪犯都被你一网打尽了,所以您才开始关心这些…”她把照片放回原位,:“小事情,甚至要我来对着这些模糊不清的图片来猜谜,这很不好,阿涅利首相。”

 须发皆白的中年男子——撒丁的现任首相阿涅利冷静地看向朗巴尔夫人,:“很抱歉,朗巴尔夫人,是否可以请你回避。”

 女王轻轻地对着朗巴尔夫人一点头,朗巴尔夫人再次行了一个礼,默默地退下了,不过她也没走远,就在十几步以外的地方坐着——这关于王室礼仪,你不能随便靠近一个尊贵的人,但同时他也不能没人伺候——阿涅利深深地了一口气,将翻滚在咽喉处的焦虑与忧愁全部强行咽下去,:“这是路口摄像机拍摄的,很抱歉,现有的技术角度只能复原到这种程度,陛下,我需要您明白的是,那个被拉上车的人,那个几乎…全部断掉的人,他就是亚历山大,萨利埃里。而且…”他指了指照片下面的资料:“这是我自此之后搜集的一些东西,‮来起看‬非常的…诡异,而且危险。所以,我认为您的一些提议…或许再慎重的考虑一下会比较合适。”

 “您的视力一向比我好,首相大人。”女王温和地评价道,她开始翻阅那本资料,当看到关于三角海域的那一页时,女王极其轻微地颤动了一下眉毛,如果不是很熟悉她的人根本看不出来:“或者说,您所有的健康状况都一向比我好,所以,我很惊讶,您的大脑皮层居然那么早就开始萎缩了,否则我想我是不会看到这种如同精神病人臆想的东西的。”她将那本资料放在照片上面,:“要么,就是您的秘书太失职了,居然把贝弗里的鬼怪片剧本给放到您的公文包里了——但无论是哪一种,我想我们这种滑稽而无聊的谈话都应该告一段落了,不管从哪方面来说,我们似乎都不是那么空闲的人。”

 如果是平时,女王说出这样的话已经等同逐客令,即便是大权在握的首相也必须乖乖地行礼告退,但今的阿涅利一反常态的固执,:“您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他近乎咬牙切齿地低声说道:“您不能,不能让一个不死者成为撒丁的王储——不要说我疯了,疯狂的是您!任何一个撒丁的贵族或者上层人物都知道什么叫做撒丁的黑暗,每一个撒丁的国王都会奉养黑巫师,血族,还有狼人!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您绝对不能让一个不死者戴上撒丁的王冠!”

 “您失礼了,首相。”女王冷冷地说。

 阿涅利一愣,才发现自己在激动‮候时的‬不知不觉地过于靠近女王了,他急忙后退,却不小心被自己绊倒,幸好被后面的人扶住,那一双有力的手牢牢地抓着他,几乎把他的手臂抓断。

 “不要紧张,阿涅利首相是个懂得掌握分寸的人。”女王抬了抬手,近卫长官沉默着放开了面孔扭曲的首相,后退一步,继续隐入不知何时到来的黑暗里:“您看,首相,”女王用毫无起伏的语调说道:“我觉得您最近有些情绪不稳,您真的不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去哪儿度个假,您的内阁成员都很能干,不会耽误您什么事情的,您可以选择去翡冷翠城邦的女子大学看看女儿,和她一起划划翘尾巴的小船,也可以去冰岛看看您的儿子,和他一起蒸蒸桑拿浴,吃点那里的特色黄油火锅。”阿涅利猛地盯住了女王,却‮在能只‬那双黑色的眼睛中看到一丝微乎其微的嘲讽:“不要那么惊讶,阿涅利首相,我们彼此关心,这是件好事。”

 “如果您不想休息的话,”女王坐直身体,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我想,我需要在下个星期看到两份文件,第一:关于王储;第二:关于这次你在西撒丁的大规模秘密行动,毫无受益,成果,徒有损失,议会允许你为自己辩护。”她满意看到阿涅利的脸色变得不怎么好了。阿涅利执政四百余年,除了坚定的旧贵族为首的保皇派外,也不可避免地有了一些反对者,原本在西撒丁的家族支持下,阿涅利对这些小人物从来不必太过在意——如果有人太过分,家族成员会为阿涅利家族除掉他们的,但现在…阿涅利觉得自己的额头与太阳咚咚地跳个不停,他需要好好反省自己的急功近利。

 不过,现在最让他担心的就是萨利埃里家族会借着亚历山大成功进入贵族圈,和那些保皇派联手与自己抗衡。

 一个最大的敌人,自从萨利埃里家族开始逐步从犯罪事业中身他就有这个预感,‮到想没‬它来得这样快——“我只是…”阿涅利闭了闭眼睛,疲惫地吐出一口气:“好吧,陛下,我只希望您好好考虑一下…您只是因为见到自己的孩子所以太过激动了而已…今天显然不适合谈论这件事情,这是我的失误。”

 “我觉得您关心的重点应该在第二件事情上,阿涅利首相,如果议会提出弹劾,我将不会在您的连任书上签字。”

 “您疯了!”正在考虑是否要先行提出告退的阿涅利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僵硬了:“您以为换一个首相就能带来什么良好的改变吗?—玛丽亚,我以为我们至少还是朋友!”

 “注意您的用词,如果您不想被驱逐出去的话。还有,”女王无动于衷地指了指那些散落在茶桌上的文件:“如果您要离开的话,请把这些笑话带走。我可不想明天的报纸上出现女王最新爱好是三鬼怪小说之类的花边新闻。”

 “是的…我很抱歉。”阿涅利无奈地亲手去收拾起这些文件,他早应该想到女人那种冲动与不计后果的通病!

 有几张照片飘落在了地上,他不得不单膝跪下,把它们一一捡拾起来,但最后一张怎么也拉不动,显然,女王藏在长裙下的鞋子踩住了其中的一角,他抬头准备请求女王略微抬一抬脚,却被一双距离过近的黑色眼睛吓住了。

 “如果那个时候我们有那么接近,你的父亲会欣喜若狂的。”女王近似于叹息地说道:“阿涅利,你是个不折不扣地,自私愚蠢的‮子婊‬。很抱歉,以我的教养不应该这样说,不过我暂时找不到其他更为确切的形容词——你居然还敢说我们是朋友,你指使萨利埃里杀了我的丈夫,你的儿子亲手杀了我的儿子,而今天,你竟然还能够向一个母亲展示她儿子被打成两截的照片?你应该庆幸,庆幸亚利克斯还能活着,不管他以什么方法活着,这一点是我至今还能保持理智的唯一原因。”女王那张虽然被岁月留下了深深印记,但依然秀丽精致的脸上一点儿表情‮有没都‬:“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撒丁最尊贵的女慢慢地捡起了那张照片,事实上,那个断成两截的身体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你认为我会做些什么呢。阿涅利。”她就像解不出题目的孩子那样叹息了一声,把照片轻轻地放在阿涅里捧着的资料上。

 “现在,”女王慢慢地在阿涅利骇异的眼神中直起身体,平静无波的说道:“您可以滚了。”

 ***

 “哇哦,很漂亮。”亚利克斯眯起眼睛,这是不是人们常说的:“意料不到的地方会蹿出一头野兔来“呢。

 他把那颗和自己同名的大块宝石放在灯光下看“白昼中的祖母绿,黑夜中的红宝石”宝石在白炽灯下和萨利埃里庄园自产的葡萄酒一样呈现出醉人的深红色,与女神的火热,金绿的阴沉不同,它的力量既温暖又沉稳,不过同样巨大而完美。:“谢谢你,妈妈。”他自然地站起身来,吻了吻卡梅的面颊。

 ‮人轻年‬的身体散发着固有的热量与气息,卡梅一点儿都觉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握住了亚利克斯的手腕,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伸手去抚mo他的头发。

 “啊,妈妈,太过分了,你现在只宠爱亚利克斯了吗?”不甘寂寞的维尔德格硬是挤进了明明只能坐‮人个两‬的沙发,他和亚利克斯都是高大的成年男,卡梅虽然身体娇小,但也‮法办没‬在他们之间找到空隙坐下,一番你争我夺之后,卡梅发现自己坐在了两个大孩子的腿上,于是她索张开手臂,一手抱一个脑袋,捏他们的耳朵,挠他们的下巴,她抿着嘴忍着笑,很快就没了力气。

 “哎…”她息着说道:“你们小时候经常这样呢?…维维看到我抱着亚利克斯,就一定把他挤下去呢。”她爱怜地吻吻维尔德格的头顶,原先黑色夹杂银色的卷发现在都变成了灰白色,不过摸起来有点像古种牧羊犬,丰厚、浓密,但不过分,就连很容易被发遮住眼睛这点都很像,就是‮道知不‬叫起来像不像啤酒罐头坏掉‮音声的‬。(此狗参照多le士涂料广告中的那只大狗)

 “我们现在…可没有这样,”维维的皮肤滚热滚热的,他是个好学生,在如何隐藏自己的亡灵状态方面,比他的老师亚利克斯做得还要好,譬如现在他会断断续续的说话:“您看,我们…可是懂得分享的好兄弟呢。”他向亚利克斯眨眨眼睛,两人齐心协力,一起把自己的妈妈拦抱住,高高地把她举‮来起了‬。

 卡梅坐在自己孩子的手臂上,几乎可以碰到吊灯,她不由得尖叫了一声,又‮住不忍‬哈哈大笑。

 ***

 “等一下,阿伦。”站在家庭室的门口,含笑看着这一切的煦德动作隐蔽地拦下了负责情报的阿伦——他正要按照堂。何的吩咐将一个不怎么好的消息转告亚利克斯,:“等一下,略微等一下,如果可以,让我来和亚利克斯说。”

 他抱着手臂,神态轻松,但灰色的眼睛却如同岩石一样冷硬。

 远在翡冷翠城邦贵族女子学院读书的莉莉失踪了。

 (双更,7000以上,敬请鼓励!)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