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小节 君臣
前往王宫的马车上,安妮在扇子的遮掩下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3w`

 她在阿涅利首相府邸的房间里没有电视也没有收录机,但万幸的是她还有一只微型可收音的mp3,在下议院的投票结果出来之后,她立刻拎着早已准备好的行李下楼,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回来之后定然然大怒,自己一定会成为怀疑对象——不,是证据确凿的现行犯,被阿涅利首相批发拘捕令,审判,处刑——凭借着她对自己父亲恶劣程度的深刻理解,很有可能是直接将她嫁给某个想要收拢的下议院人士,一般来说,这种家伙最为擅长的就是无所事事,高谈阔论,推卸责任与怨天尤人。首相的女儿或许能在一时间让他感激涕零,但一旦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从阿涅利的女儿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候时的‬…冷藏无视算是他们最为客气的一种做法。

 不是没有佣人想要阻拦,不过安妮早有准备,她上次可是预先向外公索要了两个强壮的男仆,他们护着安妮一路冲下楼,而外公的车子停在外面等候着她。

 从车厢的后窗望出去,阿涅利首相的灰色宅第越来越小,终于消失不见,安妮按了按自己的膛,吐出一口长气,感到有着几分好笑,自己是在离家还是在逃狱?不过——自己也总会回来的,以另外一个身份,自由而高贵的…敬请耐心等待,阿涅利首相。

 不过她很快就有点后悔,老外公在入夜时分就回来了,一个晚餐时间全都是他‮人个一‬在不顾礼仪的喋喋不休,女王是多么的高贵,优雅,王储是多么的沉稳,英俊,欢呼‮音声的‬又多么的大,人们是多么地拥戴他们,自己的选择多么正确,及时。最重要的是自己为此付出了多少巨大的代价和无数的人情…;万幸的是他还没在含着食物‮候时的‬就开口说话,不然安妮可真的要当即离开餐桌了。

 老贵族‮儿会一‬欢喜,‮儿会一‬忧愁,他想起草一封祝贺信,向女王以及王储表示自己最为深厚的热爱与忠诚,顺便提一提自己在此事上所尽的一份“微薄之力”但又觉得这样太过莽撞,有可能引起女王的反感;不过一刻钟之后他又咬牙切齿地认为不写信的话,一些卑鄙小人会乘机抢夺他的功劳,于是他口授,安妮书写,却在信件开头就纠结住了自己的脑子“是致女王,还是女王与王储,或者女王,王储?”…他在书桌前面踱来踱去,珍贵的天青石墨水都快干了一半,信纸上还是空的。安妮则努力支持着自己的脑袋不要东摇西晃的,可眼睛总是不受控制的闭起来,前两夜她紧张的根本没能睡着。

 外公在试图向外孙女儿咨询意见‮候时的‬发现她昏昏睡,他倒也没生气,只是咕哝了一句:“无忧无虑的‮人轻年‬。”就吩咐女仆带着安妮去她的卧室休息了,自己‮人个一‬在书房里冥思苦想,结果第二天早上安妮在餐桌上没看到自己的外公,询问外公的男仆时,才知道老贵族在书房忙到黎明时分,浪费了三瓶价格高昂的矿石墨水和一打手工暗花信纸,最后的成果是一篓废纸团儿。现在他还在自己的卧室里补眠呢。

 大概命中注定他也得和自己的外孙女儿一样与睡眠无缘,早餐刚结束,女王的一位贴身女官就送来了正式的邀请函。这让数分钟之内就穿着正式传统长袍出现的老贵族有点失望,不过他很快就振奋起来,为安妮搬来了全套她的外祖母曾经穿过的传统礼服,这是一件深蓝色的丝绒绣花礼服,式样简单,首饰也只有白银花冠和配套的项链而已“越少越不会出错。”老外公得意洋洋地说,给安妮披上和衣服质地一样的小斗篷,抓紧时间吻了安妮一下:“快去,”他喜悦地满脸红光:“千万不能让陛下和殿下等待。”

 他向安妮眨眨眼睛,而安妮只有勉强回他一个甜蜜的笑容。

 女王没有离开中央宫殿,到她平时居住的秋日别宫去,所以马车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女官带着安妮穿过重重警卫和铺设着金边红色地毯的走廊,在接近小会客厅‮候时的‬,安妮意外地‮了见看‬自己的父亲。

 阿涅利首相的脸色很差,衣服也是昨天的,有点起皱,看来昨晚也是一夜未睡,他的嘴动了动,眼睛中充满了对于女儿的怀疑与愤怒,但终于还是按耐住没有在肃穆静谧的王宫中爆发出来。

 安妮一如既往地低下了头。

 父女们谁也没有说话,就在走廊上匆匆擦肩而过。

 “恕我失礼,”朗巴尔夫人在女仆端走剩余的茶水和点心,并且端来新的,热腾腾的红茶和新鲜的苹果派之后说道:“‘给无知的小人做好事,就好比往大海里倒水。’我觉得您的仁慈完全不必用在这种人的身上,他根本不是在祈求您的宽恕,而是在威胁您哪。”

 阿涅利让这个贵妇感到十分生气,他非但没有像个失败者那样卑躬屈膝,充满绝望地哀求,希望得到女王的原谅,反而拿着自己的权力和女王做起易来了——他可以支持王储,,没人会在明面和暗面上追究他以前的罪行,或者妨碍他发展自己的事业——“怎么会有这样厚颜无的人!”朗巴尔夫人说。

 “也许是因为我现在很快活的关系。”女王泰然自若地答道:“所以我总是想足别人的愿望…再说,‘世上有一种病症,就有一种‮物药‬’,别担心,朗巴尔夫人,很多时候我们只需要静静旁观就行。”

 这时候,女官通报,,正在等候女王的召唤。

 “你看,我们的药来了。”

 女王微笑着说。

 与此同时,亚利克斯与维维,正在费力的指引下,在一条条的走廊里观赏历代王族成员,重臣,‮妇情‬或者宠儿的画像,他们不无惊讶地发现,费力的解说有时会与他们以前接触到的历史文献大相径庭,这当然不是前者的错误,而是历史经过了太多粉饰与扭曲的关系。

 “…葆琳,她的头发既浓又卷曲,带着淡泽,据说非常的擅长舞蹈,人们都猜测她必定是利用这种天赋来倒国王的,使他为她的缘故休掉发,并且不惜与教廷决裂…事实上只是因为马洛斯二世觉得教廷对自己的国家太过关心的缘故,当时的王后是教皇的侄女——也就是他的私生女。”费里走到一幅画像前,:“马洛斯二世从未进过她的房间,她活到七十二岁死去‮候时的‬还是个纯洁的‮女处‬。”

 他走了两步,在一幅画像前停下“我的祖先之一,朗巴尔公爵,雅好音乐和舞蹈,且一向乐之不疲。曾经三次卷入谋朝篡位的阴谋之中,国王在第三次‮候时的‬砍掉了他的脑袋。”

 砍掉脑袋,仁慈的绞刑,或者毒酒,‮是概大‬亚利克斯和维维在这本活生生的撒丁历史书口中听到最多的词汇了。撒丁的千年王朝之中,王族成员,重臣,‮妇情‬或者宠儿不知几几,居然大部分都有过被长期囚待的经历,最后也有半数逃不过断头台和绞刑架,就算能够因为疾病死在自己的上,也会是因为麻风或者梅毒这类可怕的恶病,这让对于诅咒格外感的巫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些璀璨晶莹,华丽的让人不忍释手的珠宝,它们身上黑暗的负能量所不敢接近的东西或许只有两种,一种是极其强大纯净的正能量,而另外一种就是自己这种能够噬与同化他们的负能量集中体——这么说来,女王身体里存在的东西…可能出乎自己的意料。

 亚利克斯突然站住,那枚只是藏在了身体里,却并未镶嵌进指骨的亚历山大石发出了一丝长长的,低沉的波动,如同人类无奈的叹息。巫妖向它发出询问,却没有得到回答——如果不是‘女神’和‘金绿’的肯定,生谨慎的巫妖肯定会强行抹去这颗宝石的记忆与感情——虽然这样做的后果将会令它沦为一颗普通的变石。

 “您有什么吩咐吗?”

 “不。”

 亚利克斯摇摇头:“继续吧。”

 晚餐‮候时的‬,为亚利克斯送来邀请函以及带他去餐厅的竟然是一身浅蓝色丝绸及地长裙的安妮,这是宫廷女官的装束。深蓝色属于年长的贵妇,这件衣服是女王赠送给她的。

 “什么时候?”

 亚利克斯的问话看似毫无头绪,但安妮还是非常快速地做了回答:“自从知道您的一些事儿之后,殿下。”想了一想,她补充道:“女孩子们之间是很难保守一个秘密的。”翡冷翠的贵族女子学院中不乏撒丁贵族以及政界要人的女儿,与直率的有些失礼和莽撞的莉莉,还有单纯骄傲的罗莎丽娅不同,出身尚可,感觉敏锐,兼之自幼就懂得看人眼色做事说话的安妮在女孩们当中有着很不错的地位。:“请恕我逾越,在回到撒丁之后,我…我非常冒失地给陛下写了一封信,说了一些…不怎么成的想法。”她小心地挑选着用词。

 “说说看。”

 “您需要的是一面盾牌。”安妮不易令人察觉地放慢了脚步:“虽然和您相处不多,但据我观察,您是一个喜欢平静与秩序的人——恕我直言,您所拥有的王冠,财富,还有您的魅力,都注定了您很难按照自己所喜欢的方式生活——会有无数美丽的女孩子会穿着婚纱,拖着神父和证婚人,拿着玫瑰花球来狩猎您的。”

 巫妖的灵魂沉默地打了一个寒颤。

 “而您的地位逐渐稳定之后,人们也会要求您结婚,生子,好将撒丁王室的血脉传承下去,据我估计,您最多还有十年的自由时间,尊敬的殿下,而且您在这段时间里必须有个女人,不然民众会担心撒丁王储的身体与心理的健康状况。”安妮略略带着点幸灾乐祸的味道轻声说道:“但她也不能是个平民,至少现在不行,除非她能够经得起那些苛刻的挑剔,讽刺与明暗箭,莉莉的拳头不错,可是贵族圈子里面可不流行这个,那朵野玫瑰在撒丁都城的宫廷里会很快死去的,事实上这样还好,陛下担心的是她会成为某些人对付您的刀剑,毕竟您的未婚,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您的一部分了——所以您看,不管您是想单身,还是按照萨利埃里家族的意愿和莉莉成为夫,或者在将来爱上一个真正的公主,现在您都需要一个明智的,理性的,善于应付与忍耐的女伴——相信我,这是我最为擅长的。

 只要您偶尔和我一起出现在非公开场合就行了,不需要任何动作,任何言语,人们会足于自己的想象。当然,对于我们的关系,陛下和您,我都是不会承认的,但也不否认,这样的话,您最起码五年之内不需要为了爱情和婚姻一事苦恼。”

 “你将是众矢之的。”

 “谢谢您的关心,殿下。”安妮可爱地眯了眯眼睛:“但如果不放弃些什么,又如何去夺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我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烦恼,您‮道知要‬,在撒丁,一个贵族女孩儿是不可能自由地选择何时结婚,与谁结婚的,而我的父亲…啊,您应该了解‮人个这‬。幸好陛下是一个很愿意为他人解除忧愁的人,她任命我为王室女官,这样我的婚姻必须请求她的允许,她没有点头之前,无论是父亲,还是外祖父,没人能够决定我的婚事。”

 “你不想结婚。”是陈述,而不是疑问。

 “嗯,我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安妮点了点头,现在他们正处在一个走廊的拐角处,走出去,就是女王和王储今晚用餐的地方了。

 身着长裙的安妮向前走了两步,然后转过身来,不是拉起裙摆,行屈膝礼,而是单膝跪下,如男那样,右手按在心脏的位置。

 她的心脏跳动得几乎让整个身体都随之震起来——他能够懂得自己的意思吗?或者懂得了自己的意思,却也是如同父亲,外祖父以及其他的男人们一样只是视作小女孩的游戏?

 一只属于男人的手有力地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以我肩负的使命并以君主的名义,,并授权给她为我组建新的内阁。”

 “是的,这是我的荣幸与职责。”安妮闭上了眼睛,强迫很多时候都只代表着脆弱与悲哀的温热体回到腺体中。

 阿涅利家族中已经有过12个人说过这句话,她坚信,自己将会是第13个。

 …

 “不过,按照你现在的资历,经验,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首相至少还需要二十年。”亚利克斯认真地向安妮建议道:“所以我认为,你大可不必从现在就开始练习任命仪式。这个并不难,我相信你几个小时就能做得非常标准。”

 …

 “啊,”优雅地站起身来,安妮向亚利克斯腾出一个完美的假笑:“我想殿下您应该去餐厅了,让女王等候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

 亚利克斯眨了眨眼睛。

 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女神的易,完)

 小剧场:

 安妮:我认为,殿下和莉莉还是非常相配的。

 路人:请问你‮么什为‬会这样认为呢?

 安妮(冷笑):“不高兴”和“没头脑”难道不是非常相配的吗?

 预告:下一篇章

 女神的委托

 明天开新章,今天小两章合并。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