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二小节 再会
在前面——很多大人都不喜欢莉莉,这很正常,作为(为亚利克斯伴侣的女,她的与发展都太低了,低的叫人失望,作为一个单纯到无知,轻率到莽撞,天真到可笑…的孩子——这并非我有意丑化——只因为她是众多角色中唯二暂时还没有遭遇过任何痛苦折磨的女角色(另一个还有人记得她是谁吗?)就像没有打磨过的宝石总是那样黯淡无光。0`3w`x

 巴巴拉,安妮,煦德的前,女王陛下,库巴哈尔,奥尔加…她们有着很多不同,但有一是相同的——她们都经过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面对过艰难痛苦的选择。

 从某种程度上来,莉莉是一个幸运儿,就像我们中间的很大一部分人那样——我们得以正常的出生,有着正常的父母,正常的成长,正常的环境,正常的朋友与亲人…很多时候,我们无法如同一个罪犯,乞丐或者国王那样的思考与行事。

 人类之间的鸿沟,又岂是年龄一种。

 ——这些字数不在文章字数以内。感谢诸位大人的支持。

 “需要我来值今天的班吗?”巴巴拉问。

 “不。”姑娘口而出,她为巴巴拉的不信任而红了脸,:“我很好,我明白我该干些什么。”她尽量低了声音而不是大叫,以免突然的噪声惊吓了婴儿。

 巴巴拉耸肩,将睡的孩子还给她,:“那么就这样。我去睡觉,3时后来接替你。”

 “是的。”莉莉有紧张地道。

 巴巴拉在离开房间‮候时的‬还能以眼角的余光看到那个姑娘姿势僵硬的把孩子放回婴儿,或许自己的要求是严厉了儿?她想。不过浓重的倦意很快就让她什么都不想了。

 莉莉忙忙碌碌地服侍那个恶魔睡觉。亚利克斯即将到来地消息让她有不敢置信。而且。她已经有多久没有想起过亚利克斯了?

 在踏入贝弗里地第一天。巴巴拉就给了她一张现金支票。:“这个金额。”她指着这张支票道:“正好可以让你舒舒服服地回到撒丁。所有地都包括了。从叫车地费用。飞机机票。转机时候地午餐或者晚餐。你甚至还能从免税机场商店买一瓶香水——也许你会觉得我很罗嗦。不过我还是要重复一次——在这儿。你得样样听我地。我叫你站着。你就别坐着。我叫你躺着。你就立刻把你地后脑勺和你地股摆在一个平面上…不然就走路。明白了吗?”

 前明星垂着眼睛俯瞰面前六神无主地姑娘。`3w`。只可惜手指间夹着地白色子不是女喜好地淡味卷烟而是夹心巧克力。这个瑕疵无疑降低了不少气势。但对付一直处于恍惚状态地莉莉还是很有用地——她顺从地按照巴巴拉地安排整理自己地房间。申请暂住。联系学校。选择科系…她得在贝弗里继续上大学。还有乘车证和身份证。取钱——如果不是巴巴拉。她差忘了这件事情。你总不能买个三明治都要划卡对吧。

 还有慈善——圣母才知道。巴巴拉地慈善与她之前从报纸。电视还与那些家境优渥地同学们那里所了解到地完全不一样。

 在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地地方。讲述可怜地人地故事…豪华地大舞厅和会客厅里拥挤着身穿华丽礼服地宾客。制服笔地仆人不停地送上一杯杯地香槟酒。舞厅地四周摆着巨大地餐桌。上面摆满乔治王朝时期地大浅底银盘。里面陈放着精美地珍馐佳肴。

 现场慈善宣传、慈善拍卖、捐赠善款、心愿认领、爱心见面会,衣着光鲜的社名媛、谈笑风生的商界精英频繁曝光于闪光灯下,鼓掌,欢呼,结束,回家…

 而她的第一份工作却是坐在属于自己的房间里编织,当然,没有一个撒丁女人会不懂得编织的,莉莉能够打出很多花样,虽然有段时间不摸线针手会变得很生疏,但只要一两件衣服就能找回感觉——打错的需要拆掉重新编织,因为募捐而来的线不能够在这里浪费,线的颜色非常杂乱,而且以深为主。

 “不要花样。”巴巴拉:“要结实,要厚,但难看,我们提供的对象是无家可归者,一件太漂亮的衣可能为他招来杀身之祸。”

 站在别人的角度观察,提供别人需要的东西,这是莉莉的第一课。

 为了编织工作的方便,莉莉剪掉了自己修护得漂漂亮亮的指甲,它不长,但一样会勾到线。后来她觉得自己的做法非常明智,因为接下来她忙得没有时间去修护指甲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剪短,修平,弄得干干净净。

 为者编制帽子,衣,围巾,手套…为贫民救济所准备食物——馅饼或者苹果饼,玉米番茄浓汤…为慈善医院清洗单和衣服,没有洗衣机及干衣机,连着将几百张单更换,收拢,清洗,烘干,折叠…莉莉可真是明白‮么什为‬医院里的清洁女工永远都是弯着走路了。

 巴巴拉也并不是一味地命令莉莉干这干那,她会很耐心,很含蓄地去指引莉莉发现些她所需‮道知要‬的东西。

 物——“‮是不那‬鼓励不劳而获?”

 “那么你觉得让一个饿得发疯的家伙为了一只面包而干掉某人会比较好?”

 曾经走过整个贫民区的女明星这样回答。

 “而且,他们或许只是需要暂时休息一下,或者遇到了某些挫折。”巴巴拉:“没有人愿意贫穷——很多时候他只是需要一个鼓励。”

 她话‮候时的‬看了一眼莉莉正在做的三明治。

 “所以我们得心,也许某人会因为吃到了一个味道奇特的三明治而彻底地绝望——者很多都是抑郁症患者,他可能会自杀,或者去犯罪。”

 莉莉的手颤抖了:“这是我今天的午餐。”她把错加了两次番茄酱的三明治放到了一边。

 从此她再也没有出过错——鉴于一个三明治可能导致的血案。

 …

 不是没有对此感到过厌烦,但某天莉莉上超市购物‮候时的‬,看到了一个汉带着她编织的帽子,她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那个肮脏,邋遢,高大的家伙直愣愣地向她走了过来,他向她咆哮,甚至想要揍她,只因为她一直盯着他看。

 “那…那是我编织的帽子。”莉莉‮到想没‬一个注视也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

 “噢…”汉抓下帽子看了看,了几下:“结实的。”他,:“你的手艺不错,真的,我想它治愈了我的偏头疼。”

 …

 莉莉‮道知不‬该哭还是该笑。

 不过从那天起,她在编织的同时还会在外出‮候时的‬心地寻找一下有没有人正带着她的作品。

 被人需要的感觉很好。

 莉莉给亚利克斯的信件中,起初几封还带着那种空且无意义的眷念与惶然不知所措的迷茫,书写者的混乱情绪在纸面上一览无遗,但到了后面就逐渐生动有趣起来,她的信件好像是一本志愿者记,上面水账般地记着每一件事情,真实而直白的语言让亚利克斯可以触摸到其中鲜明的情感,就好像那颗滚热的心脏就在他的手指尖下跳动,曾经引起不死者注意的一些东西又回来了。

 巫妖当然乐见其成,他对巴巴拉的作为感到非常好奇——‮人个一‬类想要堕落是件很容易的事情,而想要挽回非得有绝佳的意志力与漫长的时间才行。

 他在飞机降落后就直接前往巴巴拉现在所在的位置——也就是她和数十位明星一同向无家可归者发放食物,汉堡包以及土豆泥,热汤的地方。

 目光锐利的前明星穿着深灰色的衣和黑色的牛仔,因为忙碌而消瘦的身体非常符合镜头的要求,另外骨头突出的感觉让巫妖感觉亲切。

 “看到贝弗里的同行和其他人也来到这里帮忙,我感到很受鼓舞。”她移开目光,对着记者的话筒与摄像机平淡而简单道,然后头,走到一边去,让这些疯狂的家伙去包围年轻的明星——他们需要这个。

 他们会被褒奖,宣传,当然也会被指责为沽名钓誉,故作姿态,用慈善来包装自己,甚至还会有些嘲笑某些不怎么习惯拿着汤勺与饭碗为别人服务的人,或者他们轻便的衣着——可装扮得过于郑重又会被人斥之为缺乏诚意。

 不过这在贝弗里也算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见怪不怪,总之明星的一切都有人追捧,就算是慈善事业,他们也是当之无愧的风向标与指路牌——这对于巴巴拉来,足够了,她只要民众的眼睛聚集到这里来,和他们的偶像一起去帮助这些就在他们的墙角屋檐下饥寒迫的人——既然他们能够追捧那些价值不菲的古怪玩意,譬如据能带来好运的链条与挂饰,骷髅褶皱围巾,还有五颜六的公尾发型,甚至是鼻子和下巴。

 亚利克斯稍微等待了一会,巴巴拉很快在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的情况下跳进了他的车子里。

 当头一个的热吻。

 “真高兴见到你,亚利克斯,永远冷冰冰的王子。”巴巴拉捧着他的脸仔细的瞧了瞧:“一也没变——莫非暴徒与王储的生活是毫无区别的?我以为我会看见一个哈姆雷特或者是一个理查(狮心王)。…怎么…来看莉莉?”前明星的语调快速而带着明显的起伏,表明她现在心情愉快。

 “原因之一。”亚利克斯:“我带来了王冠。”他从外套的内侧拿出了那只造型洗练的王冠。它由黄金打造,镶嵌着一颗钻石。

 “…哦…非常感谢。”巴巴拉看着他:“没问题?”

 “没问题。”亚利克斯。

 当他询问女王陛下是否有类似于童话书上的王子的那种冠冕时,女王陛下的回答是:“哪一个?”

 只有撒丁国王的皇冠是不可以带出国的,其他的,任由挑选。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