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四小节 Black
亡灵持政第四节black

 孩子们的眼睛里…所有的一|正的王子生日宴会那样应有尽有。名。影星。蛋糕。烤。还有用来充当香的苹果苏打水…何况还有一个真正的王储与骑士。甚至还有个刻板的大臣――可怜的费力。几乎可以建立起一个宫廷或者法院的孩子们总是找他申诉自己的满。从蛋糕上少了一颗樱桃到自己不能再喝一杯苏打水。而维尔德格不的不弯着和成打的姑娘跳舞――实话。维尔格现在苍白消瘦的面孔在灯光下更是显的有森可怖。但这里的孩子显然更喜欢他而不是学者般的亚利克斯或者沉稳的费力。因为他身上有着他们熟悉的味道――鲜血。油。火药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他们在中就已经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让她们觉的安全。

 “等这些傻瓜结束后。殿下。要和你谈谈。”在亚利克斯的两个下属都被困住的时|。今天的主|。那个男孩悄悄的对获准坐在他身边的亚利克斯道。

 “不。”亚利克斯拒绝。

 这个拒绝是男孩尚未料想到的。他红的面颊一瞬间就没了颜色:“你答应我。”恶狠狠的道:“‮道知你‬。我就快死了。你连这的愿望都‮意愿不‬足我吗?”

 我当然知道你快死。有谁能比一个巫妖更早的嗅到死亡来临的气息?亚利克斯想着。:“你确实快要死了。”他‮音声的‬十分温柔。低沉:“在五十三分钟之我并不认识你。也‮道知不‬你的名字。你也并未给过我任何帮助或者酬劳。”他停顿一下:“据我知。这个的球上有大约六十亿个人类-秒钟都有类出生与死去这是一件很平常而渺的事情完不能构成你提出要求的理由。”

 他的是那样平静波。以至于男孩张口结舌了好一阵子才能发出声音:“你…你是来做慈善的不是吗?”

 “不管怎么。我和你单独谈谈。”出乎意料的男孩依然坚持着自己的要求:“关于莉莉。”他加上了筹码。神绝望。巫妖曾经看过许多人类出样的眼神。他们因为死亡而无所畏惧。

 “既然你如此坚持。”巫妖漫不经心的回答…不去看维尔德格愈怀疑的眼神。

 宴会在夜8半‮候时的‬就结束了。毕竟大部分参与者与主角都还是孩子。在规定的9钟睡时间之前。到自己房间的他还能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和亚利克进行一次简短的谈话。当然。在此之前。他还要在医护人员的帮助下沐浴并且更换过衣服。接受注服各种各样的药片。宽大的棉布衣服在他的身上晃动。散发消毒水的气味。病房里白色的墙壁在光灯的照耀下发出青色的微光。为了防止孩子们自己爬出窗户或者外来人员侵入的铁栅栏将外面五颜六的霓虹灯光切割成一块一块的。虚弱瘦的孩子坐在病上看着外面他的梦比姑娘还要短暂。

 “如果我真的是个王子的话。我会和莉莉结婚的。”他打量着亚利克斯。带着些许的敌意。就像一只怒视主人朋友或者爱人的狗:“她是个好女孩…别担心我想这个的方还没人聪明到猜出你们之间的关系。她并没有提起过任何关于你的事情。我是从…别的渠道知道的。”他没有出是从哪里知道的。迅速的接着|去:“她很温柔。也很有耐心-个人都很好…-天都来。做很多事儿――她或许有傻。”他‮音声的‬低下去。:“但她绝对是个好…”‮物药‬发挥了作用。他不甘心的上了眼睛。

 不死者淡淡的向忙的护士了头。走出了病房。在一个转角处。一个大概只有六七穿着棉布衣的女孩探个脑袋叫住了他。

 她示意亚利克斯抱起来而后悄的靠近了亚利克斯的耳朵:“我的时间不多。我告诉她们我要厕所…我‮道知不‬汤姆(她指了指那个男孩的房间)和您了些什么但莉莉答应过收养他。

 别答应他。先生。”她甜蜜的:“他会和别人你试图强他。到那个时候。就算你没有完蛋。也离完蛋不远啦”

 完后她猫一样从亚利克斯的手臂上跳下来。动作熟练。姿态优美跑回去之前还来的及补充一句:“如果您有所怀疑。可以去查一下汤伊斯。我上次听到那个记者这样叫他的。”

 “汤姆?”不用亚利克斯去回忆者查阅资料。巴巴拉就可以回答他们银白色的防弹车在路面上划出一个很大的”s”型。‮到想没‬在坚持自己开车‮候时的‬还会面临血光之灾的前明星把她自己吓了一跳。她踩下了刹车。尽快的和维尔德格调换了一。

 “‮到想没‬还是会有记者找到他。”巴巴拉苦恼的按了按额角:“没错。他就是汤姆伊万斯。”

 “噢。”费力娴熟的找到自己的记忆。毕竟那是一场震惊世界的怪异案件――当你意识到某个人缴300万的保释金时。你会发现它简直太荒谬了:藏毒高50公斤可卡因的人也不用付‮多么那‬的保释金。谋杀犯也不用300万的保释金。那个时候他还在西联大陆。目睹了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他控告他的资助猥亵他。但败诉了。不过他的监护人还是因此获2600万元的赔偿。”

 “一个肮脏的童者。”维尔德格不无厌的评论道。这个案件就算是不怎么关心这些娱乐界事情的撒丁人也知道。

 “别那么!”巴拉压抑着自己的尖叫冲动:“那是个世界上最丑陋的谎言!我是他朋友。我了解他。的明白。当身边都是些不断和你“布莱克。我想和你50万元。”“布莱克。我想要一辆新车”“布莱克。我要开一诊所。“…‮候时的‬你会对ChéngRén有多么厌烦?!布莱克只是个喜欢孩子的傻瓜。他有蠢。也太天真。但他绝对不会伤害孩子的――他就是我和你提起过的那个朋友。”

 “抱歉。”维尔格的眼角搐了一下。带着天使光环的姑娘挥舞着自己的翅膀闪电般的从他的脑海中离去。取而代之的是个形销骨立。不断向四面八方抛着飞吻的混蛋人。死灵骑士颤抖着咕哝道:“那么你还容留曾经控过他的人?”撒丁人觉的对此难以理解。撒丁人讨厌变态。严谨保守的家族中如果出现了这样的人。他们准的把他阉割了进密封的汽车里推进大海。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允许警方或者外人来惩罚他。

 “汤姆只是个孩子。”巴巴拉咬了两口巧克力。她并‮到想没‬会在这个时候被突然提起这件让整个贝弗里都为之黯淡的事情:“一开始他被送过来‮候时的‬用了\"名。如果不是我们需要他之前的病历卡我是无法认出他就是那个汤姆的。他的变化太大了5前他至少还有人样。据他所。这几年来他的治疗一直断断续续。后来终于有一天没人再往医院汇钱了。”前明星很难控制自己的幸灾乐祸:“我们着手寻找他的监护人。两个都失踪了。后来一个翡冷翠城邦最大赌场后面的一个巷子里面找到。身上被打的像马蜂窝;一个在罗斯某个港口被海冲上来。死因是毒过量。问题是他们的口袋或者银行卡里一分钱也没有。或许你愿意看看他们的高额账单?…但我们‮样么怎‬也不能看着他就这样等死…他想活下去…”

 “他活不了很久。”亚利克斯估那缕微弱的灵魂之火熄灭的时间不会超过一次月圆月缺的轮回。

 “‮法办没‬。”巴巴拉作了一个手势:“他做了肝癌手术。术后1年多。发生了脑转移。脑瘤切除,2个多月。发生了肺转移…能够活到现在。我们都感到是奇迹。但我们现在已经彻底无能为力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足他后一个愿望。”

 “您足够宽宏大量。”费力的恭换来了一个美的白眼。

 “只是公平。”巴巴拉的情绪稍微平复了一。:“-个孩子都能获这个机会…当然。希望没有孩子‮会机有‬提出这个愿望。”

 “那个记者…有1,索吗?”费力关心的还是他的王储殿下。他还记5前媒体界那种歇斯底里的大发作――也许再过5年这案件会因为其荒谬可笑被列入法律界的学术案例之一――但无论如何他不想在上面看撒丁未来王储的字与之关联。

 “你提醒我了。‮起不对‬。亚利克。幸好你们这次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巴巴拉咬牙切齿的拿出了自己的电话:“我给负责人打电话。他们失职了!我们能抓住那只老鼠…”

 “不用了。”一直沉默着的亚利斯按住了她颤抖的手。然后很自然的用指尖擦去她模糊了深黑眼线的可疑体。:“我想有人能够干更好些。”

 驾驶座上的维尔德格的意的卷起了嘴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

 “不过。我。”尔德格有高兴的道:“他真的不是个童者?‮道知要‬。胡安娜曾经很喜欢他的歌…我也喜欢。如果他是无辜的。我就可以买回他所有的唱片了。”

 “…他当然是无辜的。无数人自本能的相信他。支持他。但那又‮样么怎‬呢…”巴巴拉让人不安的沉默了一会。重复了自己曾经过的话:“他已经死了。”

 也许有人可以看出我写那个人――我们是如此的愧对你。以及那些和你一样遭受过这种灾难与折磨的人…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