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六小节 black 3
亡灵持政第六节black3

 那个一路狂奔的兔子距离最近,反应最快,力气大的两个在病房门口袖手旁观的个非人类——问题是那只兔子实在是让两个不死者缺乏捕捉的动力与勇气——粉红色的绒…短尾巴在外面。带着雪白的手。穿着黑色的靴子。两大脚掌啪哒啪哒的在医院的走廊里打出密集的鼓。而脖子上的闹钟就好像跳出来的心脏那样胡乱晃着——而费力就像是跟随在兔子先生后面的爱丽丝姐那样疯狂的追赶着。与之不同的是。他毕竟还是个很强悍的男。所以并没有像爱丽丝女孩那样失足到弄丢自己的|物。在那只玩忽职守的兔子先生刚刚触摸到门扉‮候时的‬。勇敢无畏的费力勋爵一个鱼跃。抱住了兔子的。是两个家伙如同两只美味的薯饼那样紧紧的贴在一起掉在的面上。

 幸好医院走廊的的因为患者多数是孩子的关系。使用的是柔软而有弹的塑胶的板。被在下面的“兔子”应该没有受伤。不过被费力翻过来在身上摸的“它”显然非常愤怒。费力勋爵就此成为被一只歇斯底里的兔子殴打的第一人。虽然后还带着绒手。但“它”摆出的拳击姿势还是相当标准的…而且“它”还会往费力的两腿之间作弹跳进攻——十来个孩子们显然将他们的行为当作了后续表演。他们从走廊跑过。精力充的喊叫着叠加在两人身上——和亚历克斯等人熟悉以后他们不再表现的|么温顺可爱了,他们就像是幼的狼那样喜欢富有攻击的玩耍方式,教导者们并不想和以前的那些修士们一样用鞭子和饥饿来“驱除”那些给们添麻烦的行为方式——他们更主要的是教会这些孩子在什么情况下使用“暴力”而非迫他们一味的忍耐。`3w`

 看到和兔子再三滚作一团的费力无良的王储殿下与他的骑士异常善解人意的给与了精神的支持。恩。他们或许曾经设想过并且真的遇到过许多黑暗…噢。不。应该是光明而恐怖的敌人但和一只粉红色的大兔子相亲相爱的跳伦巴”绝对不是一个黑暗boss以及其心腹的最佳选择——至于莉莉。她的心理很难适应这种剧烈的变化——从森的“驱魔人”中一下跳到谐的“爱丽丝漫游仙境”…直到那种犹如海参在皮肤上扭动着冷感觉猛然冲上她的脊背。

 她将自己的一只手悄悄的绕到了身后。准确抓住了那“东西”并且不去考虑那明显有着指甲与骨头。却能像海蛇那样绕着她的东西是什么。只是用力抓紧不让它去扰亚历克斯。

 现在或许要感谢西撒丁人们那种混合式的宗教崇拜了——他们信奉圣母。可在世界锦标赛组赛上。还是会有撒丁球迷手里拿着一个带有敌对方国旗的球迷布偶。一只手拿着钢针扎向布偶。这个可怜的布偶眼睛和肚子上都被扎了钢针。只因为他认为这种方式可以确保自己的国家获胜——撒丁人惯并且相信所谓的巫术,就象是东加人相信狼人的存在。如果莉莉真正是那种极端虔诚的教徒。也会挖出自己那双可以看见魔鬼的眼睛。

 姑娘只是闭上了睛。然后用力捏断它用脚后跟踢回了病房。随后立刻关上了门。

 门里门外。已经是两个世界——生者与死者的。

 “噢…该死。最鬼也会视你为榜样!”

 那只粉红色的大兔终于从热情的孩子们中间爬了出来。“它”抓下了自己的头套。一如同火焰般的卷发顿时跳了出来她怒气冲冲。一双碧绿的眼睛恶狠狠的锁住了还在孩子堆里挣扎的撒丁贵族后裔。西大陆联邦法学院的博士。撒丁王储的私人秘书长——可敬而任劳任怨的费力先生。”看清楚混蛋。我是兔子。不是兔女郎!“

 费力呆滞了一秒钟。然后愤然抗议:“你穿的兔子衣服最起码有3寸那么厚。我根本‮道知不‬你是女人!”

 “很难相信阁下的经反弧和暴龙一样长那么现在‮道知你‬了。”兔子女郎叉:“你想‮样么怎‬?”

 “莉莉…”

 呼唤着助手的巴巴慢的从走廊的角落里钻了出来。两个在某方面来彪悍并不逊任何一个撒丁暴徒的女人轻松的抓住了这个大兔子。剥下了那层绒皮之后。兔子女郎立刻乖乖的从紧身衣里拿出了了那只微型摄像机。里面内容丰富。

 “自由新闻人。笔名是劳拉格林——维斯特。长期为《贵族》月刊。《时代》周报和《时装》月刊稿。”巴巴拉的嘴角向上弯着似乎并不怎么生气:“也许我们可以庆幸这家伙至少还不是那种抓着一东西就象了一卡车的海洛因那样随心所的把那些乌七八糟的垃圾和狗屎倾泻在别人脑的人。”

 “劳拉格林——维斯特?碧树西风?真难以想象。”身体与名誉都遭到了毁灭打击的费力卷起嘴:“歌德如果知道自己的诗竟然催生了您这样无理与暴力的女。他一定会再一次憔悴而死的…我建议你回学校补习一段时间为好——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自由撰稿人尊敬的姐。您应该知道暴龙的神经反弧过长而导致其反应迟钝这种法早在五十年前就证明是最大的谬论了。”

 “我从来没有指望过一个王储的秘书长会懂的什么叫做夸张的妙用。好吧。事事爱较真先生。请问您杀死了几只猫?”

 “显然您是将沽名钓誉者的信口开河也归纳入人类语言财产的一部分了…”

 “唔…”亚历克斯若有所思的托住自己的下巴。他记的这个女人类。在丹加她是罗斯王储的女伴不过可怜的费力‮是概大‬误会了。有着古文学研究者名头的亚历克斯当然记的这个忧郁派诗人的著名诗句:“你那的翅膀啊。西风。令我多么嫉妒:你能给他捎去信息。告诉他离别使我痛苦。

 你翅膀的振动唤醒我中静静的渴慕。花朵。眸子。树林和山岗都让你吹的挂满泪珠。…”——突想起。他还曾经被视为撒丁的少年维特…(黑线)。

 电脑有问题。所以天少一。明天会加更。抱歉。谢谢!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