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三小节 rose 1
亡灵持政第三小节re1

 …沉30秒。【全文字阅读】

 “好吧。”劳拉首先举起一只手:“谁也别提这件事儿了。好吗?”

 “附议。”爱德华沮丧的说道。

 他们总是采用这种方法来解决争端他们在很早之前就知道因为各自的教育问题会导致人在很多问上看法不同取这种方式来解决一些非关紧要的题可以避免他们每次见面都的在争吵中度过宝贵的私密时间。尤其对爱德华而言。

 “那么。我先打个电话。”劳拉转着自己的脑袋左右看了看。在沙发边的小茶几摆着一部采用桃木和牛皮手工制成的老式电话。当她推开杵在那儿的爱德华抓起听筒‮候时的‬。尊贵的王储还在作最后的努力。

 “别那么担心。”发的‮人轻年‬苦恼的转动着自己的戒指。就是这颗镶嵌着方形钻石的戒指出卖了他:“这只是一个小游戏。我可以担保他们一向干的很好。”

 “请向你身边的那些人转达我最切的哀悼他们会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劳拉不去理会开始拉扯玫瑰花瓣的年轻男人。她接通了巴巴拉。意外的。巴巴拉对她的来电一点也不惊讶。她甚至知道是谁半路“接走”了劳拉。只是没有明确的说出那个名字。

 作为一个演艺界人士。巴巴拉的消息应该还没灵通到那个的步。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坐在沙发上的劳僵硬的扯出一个笑容。即便电话那头的人根本看不到她现在可知道那个点头是什么意思了‮道知不‬撒丁的王储是从什么的方看穿了这诡计。看来被耍到的傻瓜只有她一个而已。

 “‮样么怎‬?我说过没问题。”爱德华丢掉玫瑰花。到沙发背后。殷勤的为她按摩肩膀:“小心眼儿的劳拉。我可为你的那些报道吃过不少苦头你就不意原谅我的一个小小玩笑吗?”

 “我的报道可从来没说过谎。”拉放下电话把手臂叉在前。

 “别提这些不高兴的东西了。”德华慢慢的俯下身。在她的耳边犹如呼吸那样的轻声说话:“我只是想让你惊喜一下。”

 “谢谢。暂时还只有惊。”劳拉现在才有时间有心情慢慢的打量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她决定不把自的推测告诉爱德华。以免这个恶作剧没有成功的大孩决定再来一次。

 房间不大。大概只有二十几英尺方所有的木品都是近似于巧克力的那种深褐色。理|想|文|;墙壁上装着丝绸。上面画着惟妙惟肖的小鸟与卷曲的藤蔓。装饰用的布料都是金褐色的天鹅绒。上面缀着同的。但具有着人光泽的丝线穗子。而她对面的墙壁上有一个巨大的散石壁炉。应该是可以使用的架子上堆积着乌黑亮的木炭。在它的两边有这个略显狭窄的拱门。比窗帘颜色更深一些的帷幔。它们被一金黄的丝绳拦束起来。固定在一个铜环上。所以可以看到这两个小房间的用途一个是浴室。而另一个是更衣室想必它们之间也有着可以打开的门。

 而劳拉身后的墙壁是一个大些的拱门。它被帷幔完全的隐藏住了。那应该是卧室。

 还有就是各种各样的座椅论劳拉坐着的沙发。还是摆在墙边的无矮榻。又或者是三三两两的扶手椅子和圆形小墩。都是厚丝绸面填充羽绒的。它们软柔而富有弹。身子一坐下去便到绒面在往下陷。同时身体也往下陷但很快就被托住好像被什东西软软的包裹起来一样。

 房间里其他小玩意儿不必赘述。这些都是劳拉喜欢的。特别是摆在暂是充任了餐桌的小圆边。安置在一个很高大的壶型刻花玻璃瓶子里的大捧,香玫瑰。可以一整个人毫不费力的藏起来。

 德华邀请劳拉在小圆桌边坐下然后开始用特殊的切片器松腾切为极薄的薄片。沸学。这种与众不同。略微带蒜味。有些类似酪的极品菌类价格已等同黄金甚至于钻石。带一些刺鼻的味道。与黄油意大利干一起撒在蓬松的炒蛋上。有人说这是一种犹如进入天堂般的享受而劳拉觉只是香浓郁罢了。

 不过又何必令他不愉快呢。

 等待这也许是历史上最为尊贵的侍者为自己服务的时间里劳拉吃着他为自己准备的椒盐小饼干。还有薄荷苏打水她最喜欢的搭配更为奇妙的是。一切也是爱德华所喜欢的。

 曾经不止‮人个一‬奇劳拉竟然会忍受一个多疑而神经质。放不羁而又极度缺乏责任感的男人如此之长的时间。他们认为她贪慕虚荣或者是有着不切实际的妄想。要么就是为了获的一些常人难以取的的王室秘闻。

 但大概没人能够想到或者猜测到。他们的恋情之中少见的并没有太多的杂质他们都喜欢游泳。骑马。阅读。就连服装与食品的偏向都出乎意料的相似如果爱德华的名字后面没有添加如此之多

 姓氏的话。他们可真是一对默契而完美的情侣…虽华有着不少不为人知的坏脾气。譬如说他曾经告诉劳拉。这个身份尊贵的家伙在若干年前还在对自己的老师低声哮。威胁要让他的侍卫杀死那个“嗦的老头儿”当然。这件事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批评。

 “劳拉?”

 “恩?”“亚历山大据你看。是个什么样的人?”

 劳拉挑了挑眉毛。外他会主动提起亚历克斯:“沉稳。”

 “还有呢?”

 “温和。寡言少语。敏锐。有点孤僻”

 “一个圣人恰好与我相反。”爱德华似乎有点郁闷。

 劳拉放下子:“不那样认为。她微笑了一下:“实质上你们非常相似从第一次见到他‮候时的‬。我就这么觉的。”

 她舀起一勺炒蛋。

 “只不过你们是以不同的方式拒人于千里之外而已。”

 德华切削松腾的略略停顿了一|。他可以感觉到这个话题并不怎么受至少符合他的需要。他立刻转换了话题i:“工作‮样么怎‬。听说主持人有意将收入的一半部用于慈善事业?”

 “也许。他们准备将米高的爱丽丝仙境赎买回来在警察搜索过那里之后米高就愿意再住在哪儿了。所以它被抵押给了银行他们决定将这个游乐场重新建立起来并且设立一个基金维持它的运作。它将免费向所有的孩子免费开放。当然。首先是那些最需要援助与关怀的孩子。”

 “哦我没能在报纸上看到这条息难道我第一个知情者?”

 “绝对。”

 劳拉兴致的说道。

 “非常奇妙。一切…很难形容…”

 她谈论自己工作‮候时的‬美极了。爱德华想。如果那些反对者能够看一眼现在的她。也许就会理解他的固执了她的睛碧绿使无的母绿也望尘莫及。晶莹透澈。如同牛般雪白的皮肤像珍珠那样笼罩着人的光晕。稍稍抬高着下巴。笑容与偶尔甩动蓬松红发的动作都充满了自信。

 多美。

 “…负责制作虚拟米高的人对米高显然非常熟悉在彩排‮候时的‬。他的米高竟然会在唱自己的新歌‮候时的‬要求在场的人全部转过身去一个敢在九十万人前唱歌的人却敢在个人面前唱歌…如果不是他的朋友与合作人确认。我还真不敢相信他会有那么害羞。”

 “我可以想象。”爱德华表示同意:“有些人在`众与私下里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的确。”劳拉赞同。然后她很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似乎无法决定是不是要说出下面的:“爱德华…”

 “嗯?”

 “我仍然在写那本书有关于威灵顿王妃的那本书。”

 “是的。”爱德华轻声说道:“有问题吗?”

 “你确定要我继续?”

 “‮么什为‬不?别忘了。我是你的委托人。”他们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相识。相处进而相爱的。爱德华微微皱眉。说道:“当然如果你觉有压力…”

 “不不不…我的思是。”劳拉盯着他。认真的说:“我没问题。问题是王室会允许你这样做吗?你的父亲。还有祖父…你确定你考虑好了?”

 德华沉默。他的母亲威灵顿王妃是有史以来第一个成功的与出轨的国王陛下离婚。而不是选择容忍者相敬如“宾”的女。这件事可以说惊动了整个世界整个过程中的混乱狂躁。低劣。愚蠢的笑话乃至于最后毫无风度的互相谩骂攻击令的王室所有的就像清澈的运河下积累了上千年的污泥那样被翻掘了出来。罗斯王室几个世纪以来一直苦心保持的高贵而神秘的形象在短短三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就已经然无存因此王室成员与贵族中。威灵顿王妃是一个忌的名词他的祖父。虽然已经退位8年但然牢牢的控着王室以及上议的威廉公爵甚至命令园丁铲去王宫里所有的大马士革玫瑰只因为这种浅粉颜色。花瓣细薄如丝绸的古老玫瑰曾经被多次用来形容威灵顿妃。

 “我很确定。”他说:“过去的这些年里。我没有一天不去想念她。‮道知我‬时间也许能让我逐渐接受实。让我重新现过去那段日子里最珍贵的回忆但我发现即便是记忆也会被无的玷污随着时间流逝。人们似乎会忘记或已经忘记她所做过的了不起的事情。而津津乐道于有关于她的流言语而她已经无法为己辩护这我深感痛苦。”

 “…抱歉。”

 劳拉歉疚的向爱德华伸出手去。他握住它然后将自己的额头在她的手指上面。让劳拉只能看到他卷曲的金发。

 滚热的体打了她的手指。

 预告:王妃…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