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四小节 rose 2
尔德格以一种看上去极其危险的姿势斜靠在在横贯在的钢铁天桥链索扶栏上,俯瞰着下面的人群,不断有人因为兴奋过度而休克,然后被无数双手臂一波接一波的从人们的头顶传送出去,交给在后场待命的医生,他们苏醒之后,可以得到一个靠近舞台的好位置——人类真奇妙。【阅】

 正在这个非人类随着旋律摇摆身体兼若有所思地时候,他子口袋里的行动电话突然开始轻微的颤抖——他在打开它之前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然后将它放在耳边,下方连钢铁天桥也被震动的簌簌发抖的可怕噪声似乎一点也没有影响到他的听觉。

 他维持着这样的动作大概有几十秒。

 来电是萨利埃里家族在贝弗里的人——就像在拍摄俄狄浦斯‮候时的‬一样,所有重要人员在这次巡回演唱开始‮候时的‬就被严密的监视与保护起来—出问题的是劳拉格林,有人企图将她强行带走。一辆看似普通的四座商务车停靠在她每天晨跑的路边,它有意识半打开的车门与在门边看报纸的两个男人引起了撒丁暴徒们的注意,毕竟绑架几十年前还是撒丁家族们最为喜好的敛财方法之一,这种场景实在是太令他们怀念了…

 劳拉出来晨跑‮候时的‬有人从四座商务车里向她发弩箭,在监视人员还在猜测这是不又一次特别的游戏之前,反应敏地女记者躲开了那只弩箭,她的大腿被划伤,血如注,她大声呼救——这下子他们可确定不是情人之间的玩笑了,而且他们救援劳拉‮候时的‬,那几个追过来的家伙毫不犹豫地向他们开了,如果他们只是些普通市民地话大概早就被打死了。

 现在他们在通往这里的高速公路上,那些不明身份的人还在追逐他们,幸好他们显然需要一个活着的劳拉,所以一直不敢有什么太过剧烈的撞击或者对他们的汽车开

 他们急切地需要支援。

 “另外,他们是一群疯子,他们打翻了至少警车。”电话中地声音听起来不怎么愉快。

 “坚持…6分钟。”维尔德格看了一眼就站在身边的亚历克斯,收起了电话:“看来我得出去接一下我们伟大的记者小姐,”他说。

 罕见的,这次亚历克斯并没有和他一起行动,不过他将会通过心灵交谈的方式指挥维尔德格的行动——不然死灵骑士可记不住那些陌生的交通网络,在维尔德格转身走‮候时的‬,亚历克斯堪称美妙地作了一个隐蔽的手势,随即他看向这几天来如影随形的费力勋爵:“也许你愿意帮我表示一下歉意?我现在很难离开这里。”

 “当然。殿下。”费力迅速地回答道。

 不死者点了点头。将自己地注意力再次集中到那一层层鲜明而丰富地灵魂波动中去——这里聚集了如此之多地狂信者。虔诚。执着。单纯。

 即便是巫妖地灵魂。也需要小心为上。以免被卷入到这个难以想象地庞大漩涡中去。

 “跟紧我。”

 维尔德格说。

 费力勋爵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的殿下不要再那么兴致盎然地投身到那些危险而可怕的事情中去,虽然在钢铁天桥上观看虚拟演唱会‮是不也‬什么足够高雅的癣好,但总比拎着锯断托的冲锋和人街头战要好得多。

 就算是自己要作为他地代表去参加一次不怎么友好的特殊聚会。

 维尔德格的驾驶速度也许能够与亚历克斯相近,但是显然两者风格迥异—在前者的心目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规则或者常识存在——逆向行驶,突然变道,变速…等等,值得庆幸地是现在正处于高峰前期,高速公路上漂流还不是那么密集—在靠近目的地地时候,维尔德格单手打开了支的保险,同时将变速器调到低档,把车调向内侧车道。危险地走曲线溜过路肩,然后突然变速,猛冲向那个红白相间地加油站。

 费力听过了身后尖厉的刹车声和金属地撞击声。

 愿圣母保佑那位不幸的后行者,还有…我。

 一发子弹在他的头顶呼啸而过‮候时的‬,费力这样想着。

 带着劳拉的车辆在半途中出了故障,他们艰难地找到了一家加油站作为暂时的防御工事,这里就像某个西部片的拍摄现场那样,两伙人凭借着建筑的墙壁与柱子彼此对,不断地有子弹打到那些乌黑的油污地面,幸运的是这里的火花不曾像电影中的同类那样容易引起大火或者爆炸。

 他们赶到‮候时的‬可以说是很干脆地给了那帮神秘的绑架者一个措手不及的闷,可惜的是对方训练有素,武器良,虽然处于不利的位置却依然能让战况处在一个僵持的状态之下——但这对谁也没有好处,因为警察的速度‮是不也‬很慢,先前的几分钟空当只是为了召集人员而已——现在直升飞机随时会在

 头顶盘旋。

 绑架者们开始暴躁起来,他们分出了一部分人对付维尔德格他们,一部分人对付坚守在屋子里面的人——加油站为了收款员和钞票的安全,木板门后面是钢门,墙壁里嵌有钢板——在后者使用穿甲弹之前,它还可以说是一个不错的隐身场所。

 劳拉被拖放在墙角,她现在有点神志不清,弩箭不是被躲开而是刺入了她大腿上绑着的护照与钞票,所以刺入皮肤与肌的部分并没有很深,她才得以飞快地将它拔掉,但上面的注器已经将一部分镇定剂打入了她的身体。

 ‮物药‬地作用很快,她只能勉强知道是萨利埃里的人救了她。

 但这并不令人高兴。

 束身内衣里面藏着的东西沉甸甸地着她的口。

 那是费丽西亚。

 费丽西亚——含义为美丽的少女。

 它既是一顶钻石王冠地名字,也是一颗钻石的名字,或者说,前者的名字来源于后者。

 罗斯国王尊贵的脑袋上顶着的那只皇冠上有3钻石与它来源于同一块举世罕见的晶体,事实上最为完美无瑕地是被命名为费丽西亚的这一颗,但在琢磨完毕之后,人们遗憾地发现,这颗泪滴型的钻石并不怎么适合镶嵌在象征着神权与王权的皇冠上,所以退而求之,将它镶嵌在王后的冠冕上。

 冠冕设计独特,可以拆解为一项链,一副耳环以及一对手链。

 这顶因为费丽西亚而得名的王冠属于与国王陛下离异的威灵顿王妃殿下——对于罗斯王室的慷慨人们感到非常意外,然后在她死去之后交给了现在的王储殿下爱德华。

 在开头并不能说是非常愉快的约会快要结束地时候,爱德华向劳拉求婚,并且将这顶历来属于罗斯王后的王冠赠送给她。

 嗯…劳拉林——维斯特现在很能够够理解那些不顾一切无论如何也要投向王子怀抱的小女孩儿的心情了——虽然她还是坚决将自己摘出这个与理智无缘的行列,但一个王储,未来的国王真的遵照传统向你单膝跪下求婚‮候时的‬—请注意,不是童话书‮是不也‬卡通片,更不是电影或者电视,是一个“真正的”王储向你求婚‮候时的‬,即便是自认为从数百英尺地高空自由坠落也能理智地写下人生最后一篇报道的劳拉也不止有着那么一瞬间的精神恍惚—她‮道知不‬自己有没有像个白痴那样的笑起来,万幸的是在大概十几秒之后她地理智就气势汹汹地跑了回来。

 她拒绝了求婚——坚决认为自己距离那个位置最起码有距离喜马拉雅山那么远——但最后还是接受了爱德华的请求“暂时保管”这顶精美绝伦地皇冠。

 好吧,就算是被人当面指责爱慕虚荣或者没头脑,以及别的什么‮有没都‬关系——有哪个女人不爱钻石?

 在灯光下,它耀眼地如同一个坠落在地面上的太阳,根本无法让人直视,关上灯,在一片浓重地黑暗中,它依然是晶莹璀璨,美丽的令人失魂落魄——在月光下,它笼罩着层层叠叠的星光,在烛火下,它则被无数细小的彩虹包裹着——呃,这些都是实验,实验质,源于一个记者的追索本能,‮道知她‬自己应该将王冠托给一家最为可靠的银行,但出于女的某些小小偏好,她还是将这顶王冠在自己黑色的皮袋里带回自己的房间,一夜而已,她对自己说,不会有人知道一个小记者身边带着价值数亿的钻石王冠的。

 她甚至尝试着戴上那顶王冠,果然,重量至少有3,重的几乎让人无法抬起头颅——除了一百零四克拉的费丽西亚,还有与它品质相近的近千克拉小粒无钻石,它们的托座是黄金以及白银,几乎可以环绕头颅整整一周,那成千个刻面在灯光下闪生辉,就像几千颗火星在迸溅。现在的珠宝商行推出的,只有一两颗钻石的所谓钻冠根本无法与其相比,环箍底部由白丝绒包边冠内衬紫红色丝绒。这些丝绒是可以按照佩戴者的发而更改的。

 劳拉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火红的发与雪白的丝绒成为强烈的对比,就像自己与王室必定的对立一样。

 王室不会第二个威灵顿王妃。

 王室也许可以容忍一个在报纸上向公众通报国王陛下逃税事宜始末的记者,可绝对忍受不了一个喜欢在公众面前展现真实自我的王室成员——那是不合规矩的。他们从不在公众面前哭泣,大笑,发怒…更不要说个人了,他们甚至止媒体发表那些偶尔拍摄到的相关照片。

 他们喜好沉默与忍耐,而这些偏偏也是劳拉最为深恶痛绝的。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