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六小节 诡计
亡灵持政第六小节诡计vip

 釜底薪。【阅】(m)(),

 异位面的不死者卷起嘴。他用手指的尖端轻轻的敲击着桌面。听起来像是一只懒的小在有一搭没一-的啄米粒——不的不说。教廷的行事手法十分巧妙。他们甚至没有亲自出面。而是推出了圣殿骑士团——一个难以掌控却着不小力量的团体和一个不知所谓的女王位继承人。如果万事如意。没有了王储份庇护的亚利斯只怕会像某些人那样无故“失踪”或者被“邀请”而后由裁判所从他的身体上取确凿的证据——在他-|把那个过于||狂的黑暗生物送上火刑架‮候时的‬。企图令一个渎神者成为撒丁国王的玛丽娅女王陛下与萨利埃里家族毫无疑问的会被心生恐惧的议员们抛弃。新王上位。废弃国教。复辟旧约公教…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儿哪——如果不顺利。失的也只是个小姑娘和一个讨厌的累赘罢了。

 这是多么高利润的投入的一笔买卖。整整一个国哩。

 但这与今天的刺杀件又有什么关系呢?

 每一项罪行的背后都隐藏着动机。假若陛下与王储双双死于非命。益者是谁?毫无问——自然是这个卡洛斯系女王位继承人

 亚利克斯的嘴角微微起…玛丽亚女王陛下或许只是采用了历史上某个统治者用过的相同做法——只不过后者制造一次假刺杀是想将计就计试图让敌手钻入圈套。从一举摧毁他们而撒丁的女王陛下。却是为了保护她的儿子——不管试图刺杀他们的是不是那个尚未出现的卡洛斯后人。民众的心中都不免会残留下一丝不快的阴影没人会希望一个不择手段。不念亲情的人成为他们的王。

 他们或许可以将自的请求向后拖延一段时间。|文学以期待民众对于这次刺杀**的记忆逐渐淡漠…但据亚历克斯有限的了解民众心目中的“撒丁珍珠”宽仁柔的女王陛下鲜少无备而战。其是一件如此重要的事情…想必那份要命的文书已经掌握在尊敬的陛下手中了。

 只是玛丽亚下与面前的这‮人个两‬也不曾想到。会有人乘机加重了彼的砝码。今夜如果不是亚利克斯坚持同行。女王陛下的死亡几乎是确定的——那么嫌疑就会立刻落到亚利克斯的头上。作的当的话。至少可以令他无缘于王位。

 然,他们就可以从从容容的扶助第二位女王登上撒丁的,|了。

 对于阿涅利者说阿涅利所代表的那些人来说。一个长期漂泊在异国有着虔诚信仰。世不深。几乎没有任何亲信的小姑娘着实比一个敏锐勤勉。坚强。果断。且深受人民爱戴的女王陛下要来的亲切的多了。

 与此同时…一架小机轰隆的滑过天空。降落在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天堂般的胜的-与撒丁-军事学院有近7个小时时差。天空已经非常明亮当斯漓|教从那架小飞机上跳下来‮候时的‬。四周的光线已经足以看清他长袍上的纽扣纹样了。

 扑面而来的寒冷空气促使他将鲜的红色法衣扎紧。

 因为坐太久。两发麻的他急忙忙爬上雪车‮候时的‬差点没从高高的踏板上掉下去。好来接他的是两个身材魁梧的教廷卫兵。他们早就安排了‮人个一‬在下面准备着。当主教肥胖的身躯产生了膜拜大的的念头时。那个小伙子马用一侧的肩膀与半个膛。连带两支手臂。一起把这位尊贵的大人推进了一秒钟前没有那么狭窄的雪车车厢。:”小心点嘿尊的主教大人。”

 “愿圣哲保佑你。”斯漓主教惊魂未的做一祈福的手势。那种突

 去平衡。从半空坠无处攀抓的惧感还死死的在他:“刚才实在太感谢你啦。”他说。:“我可不0前那么经摔啦。”

 “放心吧。”小伙子回答:“这里的雪简直如同棉絮那样柔软呢。即便你踩着滑雪板在上面翻跟头也用担心会折断脖子的。”

 “我只愿它能令这辆车子开的快一点。”斯漓主教说。他瞅着那一排排慢悠悠从眼前晃过的黑色松树:“这样的速度还不如我自己走的快呢。”

 “那可不行——”小伙子直率的说道:“您下去就一步也别想走了。这些雪非的再结结实实的冻上三四次才能承担的起您的重量呢。”

 尊贵的主教大人从鼻里了口气。决定不再论这个问题:“你们这是带我去哪儿啊?”他们距离那些像是在白色油里的黑姜糖饼般的|房子越来越。

 “按照我们圣父的吩”一见到您。就将您带到他那里去。”小伙子回答。

 “哪儿又是哪呢?我瞧不见哪儿有我们可敬的圣父。”

 “不就在哪儿吗?”小伙子把胳膊伸的长长的。手指指着远处山坡上的一个小黑点。

 可敬的圣父。哲的表上的代言人兴高采烈的挥舞着滑雪杆。踩着漂亮的滑雪板。从覆盖着松软白雪的青黑色岩石上飞过。它按按静静的。就好像被厚厚的包裹着的婴儿。实际上却硬的可以把一颗脑袋瞬间的粉碎。

 他噗的一声落进下的斜坡。白色羊法衣里的‮腿双‬早就条件反般的弯曲‮来起了‬。不残留着的力量依然推着他向前。再向前。风声在他无边便帽旁的吹奏着单调的曲子。他觉的浑身发热。‮是其尤‬耳朵。虽然他身边的无数次的给他套上防寒的耳套。但他总是像个调皮而又谨慎的小孩那样。下了缆车就把它们摘|来装在口袋里——反正是绝对‮意愿不‬进行此项活动的。

 他喜欢聆听风声。以及所有的。自然的美妙‮音声的‬。因为圣哲‮音声的‬也在其中——他必将听从他。正如以往的六十七年中所作的那样。

 当他看到斯漓主教所乘坐的那辆雪车啃哧啃哧的爬过来‮候时的‬。就挥动滑雪杆。在一片阔的上转出一优美的大弧线来。向他们靠拢——‮道知不‬是不是众之仆〈教皇称)的错觉。这辆雪车要比平时慢了很多——难道是过厉害关系?

 好‮儿会一‬。它才终于蹭到伟大的圣父面前。可怜的斯漓主教比之前更加艰难的在两个教廷卫兵的帮助下从高高的踏板上爬了下来。

 “唉。我可敬的圣父哪…”一见到教皇陛下。我们的主教大人就上前弯下去吻了吻他手上那枚铭刻着十字印记的白金戒指。

 “怎么呢?我爱的孩子。朋友。事情又没有如你所想的那样发展呢?”

 教皇陛下温和的问道。一边将刚摘下的滑雪手套带上去。这里太冷了。

 “秉承圣哲的旨意——我赶去了。可没来及。”看着教廷卫兵将那部雪车轰隆隆的开走。斯漓主教才绝望的说道:“我带去了您的命令。可是他们已经将那份文书送走了——盖着印信的。签着名字的。一切已成定局。无法挽回了。唉…”他喊道:“这都是由于我的优柔寡断所导致的。是我的罪过哪。”

 “…”教皇陛下沉默了一下。:“既然你秉承着圣哲的旨意…那么就将这无可挽回的。作为圣哲的旨意看待吧…”

 他仰望天空。好象上面写着圣哲的预言。

 战争在你愿意时开却并不在你乐时结束。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