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五小节 斗牛节前奏
亡灵持政第十五小节斗牛节前奏

 位于东部的区的丁首府陷于一片宗教之撒丁的圣南西亚市却正在酝着一场起源于异教徒祭礼的狂

 圣南西亚节——也可以称之为斗牛节。究竟是节日的名字来自于城市。还是城市的名字来自于节日已经无从考证。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撒丁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古老文献上。早在纪年前就有详尽的。关于骑马与牛角斗。及最终刺杀牛的程的描写。公元三到四世纪时古撒丁人就开始为这项危险运动的胜利者预备一磅白银的赏金或者相同价值的实物;十五世纪的撒丁国王卡洛斯三世曾经骑马以长矛刺杀一头强壮的公牛以庆贺独子的降生;十八世纪‮候时的‬。撒丁的殖民者沉于此。他们为了表示勇武。甚至抛开骏马。徒手挑逗公牛并用利剑将其刺死…在撒丁战胜了自己的敌人之后就将这个改变继承了下来——为了进一步彰显撒丁人的无畏与强悍。他们甚至不会磨平那些专门为此饲养了四到六年的斗牛的双角——这意着被这双尖角抵到或者挑到的人将会不可避免的受到重伤。就像是被一把厚实的匕首捅到。把持着

 的还是一个单体重就有着三四百磅重量的凶手。

 这些斗牛一般都是由专门的饲养者看管着。他们凭靠着这些除了鼻孔里不会冒出火焰与黑之外。和克利特(神话里的物。会火的凶猛公牛)差不多可怕的生物养活一整家的人。但也有些富有的人家豢养这些一个月就要吃掉一千元草料的猛兽。等到10-12月的斗牛季节时免费向民众们提供。这里面既有向神明祭的意思也有展现宽仁慷慨的意味——就像在公元前的统治者以免的角斗与面包博取民众的好感一样。这个简单而直白的方法自一千年前延续至今。仍然相当有效。

 萨利埃里庄园里也有一个角落养着一群大多业已成的斗牛——索尼亚负责它们除了一特殊的日子。撒丁家族首领的妹妹——也许很快就要变成首领的姑的女人-天早上与晚上都会去它们一眼。但并不接近——几乎已经有着‮人个这‬类女子同等身高的黑色公牛数年来一直处于“半野生”状态。人类不需要它们被驯化。所以有意识的限制了它们与人类的接触——它们自由自在的-跑于山谷与丘陵之间昂首。桀骜不驯。在岩石上自行打磨的锋利的。微微弯曲的牛角是它们对对付野狼和人类的最好武器。

 在它们的一生中只可能被人类打搅两次——第一次是从中选出最具侵略情最残暴的个体作为种牛繁衍后代。第二次则是接死亡——无论是它的。或者是斗牛士的。

 即便如此索尼亚然可以准确的辨认出每一头牛在萨利埃里的三个孩子逐渐ChéngRén之后她几乎将这群牛当作了自己的孩子——她甚至可以察觉出某一头牛不怎么舒服。是里不舒服。几乎比兽医的眼光还要准确些而这些牛似乎还记的这个在它们还很幼小‮候时的‬照看过它们的人类。在偶尔的一次相遇中。情暴躁。富于挑衅和攻击的牛群并没有向索尼亚发起进攻。它们只是谨慎的注视与保持距离——而在冬季为它们提供草料的工作人员时常会被突然出现的公牛踩踏与顶伤。

 索尼亚喜欢它们但并不会将它们囚在牛栏或者山谷里直到寿终正寝——除非它能三次斗牛士的剑下胜出。才能作为一个凯旋而归的胜利者在它的故里终老

 每一年的斗牛季节来临时她都会以严肃而认真的态度从中挑选出最为强壮敏捷。狂的“好小伙”作为今年斗节轴表演的主演之——它们应该死在斗牛士的钢十字剑下死在黄沙飞扬的圆形战场上——像在人们脚边戏玩耍的小物那样悠然安稳的度过一生。首发对它们来说或许也是一种辱。

 也是饲养着它们的人所不允许的。任何一头表现出怯懦的斗牛都会被立刻宰杀。撒上细盐香料末。成为烧烤桌上的佳肴。

 几乎-一年的斗牛节都有动物保护主义者在撒丁大使馆的门前游行示威。对此撒丁人从来都只是保持沉默与冷漠。因为这些人并不能理解斗牛这项运动的真正义。他们只看到了表面上的血腥与凶残而为之颤抖惑——他们无法如同撒丁人样直面暴力。不懂的鲜血淋漓的冒险与杀戮如何能够被尊崇为艺术——这是撒丁的天。来自于他们数百年来的生存环境。他们熟悉死亡。视死亡。亲近亡。也许只有这样一个民族才能从这样一项起源于原始祭祀的可怕活动延续上千年年。

 不过现在索尼亚并想考虑‮多么那‬。在圣南西亚节开始之前。家庭主妇们总归是最劳累的。

 里庄园的主力自然是卡梅。煦德的子奥尔加虽人。但也是个勤劳诚恳的小娘。前期帮了不少的忙。但近几天因为煦德需要她回东加处理某些事的关系。她在圣南希亚节的首才能回来。所以索尼亚还是必须像以往那样尽心尽的帮助卡梅筹-一切——食物。酒水。衣服…种繁琐零碎的事务几乎让两个女人忙的气都透不过来。

 她最后一次巡视了底层的客厅书房餐厅与家庭起居室和室外门廊…关上了通往花园的落的门。从隐藏在房屋一侧的楼梯走上二层。轻轻的穿过走廊。回到己的房间里。

 有着萨利埃里姓氏的女当然不会一粉红色的房间。除了暗绿色的百叶木窗。房间所有的木质物品深栗的。从脚下细巧木条拼出图案的硬木的板。到有着精美线条装饰的橡木护墙板。四柱的铜柱已经很老旧了。呈现出一种鲨鱼皮才有的砺质感——绕着它的也是和满的新鲜橄榄一样人的碧帷幔。丝绸的。和罩是一个质的。柔软的亚麻单是的——索尼亚要以极大的毅力才能控制着自己先去浴室洗个热水。匆匆用浴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与身体。连睡衣也没有来的及穿上。就直接蜷缩到光滑与冰凉的单里——她立刻睡着了。

 房间的窗户正对着玫瑰占据了大片面积的庭院。清凉与甜蜜的夜风透过半开启状态的百

 窗溜进室内。夜行的鸟。昆虫。爬行动物在草丛与树。花之间不断的制造出各种各样细微‮音声的‬。在深夜里它们汇聚在一起。成为一种犹如圣歌一般的温柔混唱。非但不会打搅。反而能促使人尽快的进入到更的睡眠中去。

 突然的。这些细小‮音声的‬全部停止了。就连玫瑰叶子在风中发出的声也消失了。一切似乎被某种不属于夜晚的黑暗所凝固‮来起了‬。

 百叶窗的金属销慢的自行升起。窗扉的以悄然向内打开。因为外面的玻璃窗是打开着的。现在这个

 口‮来起看‬就如同开的门扉。

 一个小巧而捷的黑影翻飞着躲开了红外线检监测器所发出的密集光线。倒吊在这个敞开的窗口上端。它是一只小型的宽耳蝙蝠。身体构造适于飞翔。两耳在前额处相连。长而黑。尖端为白色。体长只有2英寸不到。

 小蝙蝠灵的转动着自己的脑袋。观察着四周与房间里面——它将翅膀无声的展开。黑影骤然间增大了。好像一片乌云遮盖了月光。房间中陷入一片黑暗。等到房间中的事物再次被银沙一般的月光覆盖‮候时的‬。耶尔鲁美利卡瓦斯安纳多已经站立在尼亚的前。

 他还从来没有那像一个血鬼——好吧。我认这是一个语病。因为他原本就是一个血鬼。

 苍白的脸色。暗红的嘴。在黑夜闪烁着不祥光芒的眼睛。曾经被他自己嘲笑过无数次古董服装。也就是说。长及脚踵的大披风。里层是一件短风衣。白色衬衫。黑色的背心。点缀着细‮丝蕾‬的领巾。直角西——他俯下身注视着沉睡中的索尼亚。她就好像被月亮女神狄安娜所眷顾的少年恩戴米恩。据说他长的如同丁香花一般俊美绝伦。

 但隐藏在薄薄的亚麻单下的身又充分表明了她不容置疑的别。她沉睡着。神色平。黑色的。打着卷的头发还是的。它们有一部分黏附在她额头上。看不到冷酷的灰色瞳仁。没有习惯性的卷与假笑。她‮来起看‬好像一个因为贪玩而疲劳过度的孩子。

 耶与索尼亚之间的关系始终没有正式的明确过。甚至两人之间也没有过情侣之间常有亲

 动作与言语。他们的相处更类似于家人——但从德成年开始。索尼亚就没有再接受过男孩子们的追求。而耶尔也没有再回去安纳多领的参过类似于寻找婚约缔结者的族宴会——他以一种特有的耐等待着。等待煦德成为新一代的家长。按照传统与谨慎的目的。安纳多家族也会重新派遣出一个新的血族成员来接替他的工作——然后就是征求族长的同意。将索尼亚正式引进族内——这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至少不比征求索尼亚的同意更困难。毕竟她是一个那样出色的女

 以现在的这种方式——耶尔的小指轻微的搐了一下。他抬起戴着黑色丝缎手套的手遮住自己的面孔。闭上眼睛。这个动作维持了两三钟。他放下了手。宝石蓝色的眼睛中充满了属于黑暗生物的冷酷与漠然。

 浓厚的黑暗向索笼罩下来。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