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四十章 圣杯(21)
莎丽娅焦躁不安。【全文字阅读】

 她就和任何一个被宠坏的小女孩那样觉得诸事不顺——‮人个每‬都讨厌她,她也讨厌‮人个每‬——在被人热烈膜拜‮候时的‬,她被迫离开了那些虔诚的信徒,像个崇敬恶偶像的异教女祭司那样参与到渎神者的血腥仪式中去——虽然这个节日在数百年前就冠以圣人的名字,但血淋淋的折磨与杀戮还是昭显了它罪恶的本质;她被可怕的飞蛾与怪物袭击——这个充满了黑暗与污秽的地方才能滋生出‮多么那‬地狱中才有的魔鬼!—追随着她的一百多名信徒与圣殿骑士们几乎死伤殆尽,她虽然没有受伤,但也是连续几个夜晚都不得安宁;…还有那可诅咒的瘟疫!谁知道它会这样的肆无忌惮与无法控制?——现在甚至连疫苗也成了助纣为的帮凶了!坦塔罗斯主教,那个严厉而温和的长者怎能让自己处于这样一个危险的境地呢?一想到自己距离死亡有多么接近,罗莎丽娅就寒而栗。

 她诅咒撒丁的愚昧,诅咒医生的无用,诅咒教廷的漠视,诅咒那个感染了瘟疫的小婴儿——分泌物与血就直接在她的脸上,这令罗莎丽娅恐惧的几乎要发疯,不过即便是这样,她也不敢诅咒坦塔罗斯主教,因为她怕自己会在睡梦以及无意中说出那个真相——那个足以彻底毁灭她的真相。

 “你得忘记,”她对自己说,:“罗莎丽娅,一切都与你无关。”

 依照常理,在当时的情况下,罗莎丽娅是应该留在瓦林西亚市的,但由于众所周知的某个原因,伊诺根本不敢将她留在那里——如果那个时候亚历克斯没有亲自出来安抚,西撒丁人的狭隘心也许会让他们撕碎罗莎丽娅——只用手指与牙齿…留在那儿,圣母才知道会出些什么事情…既然一样要隔离,那么还是直接前往原先地目的地——很默契的,女王陛下没有对此**发表任何评论,所有地知情者也保持着缄默,毕竟罗莎丽娅还是王室成员之一——但她的继承权资格没有获得通过—这却也在意料与情理之中,虽然撒丁国内地体有致一同地将报导中心偏向了亚历山大王储而对罗莎丽娅的作为轻描淡写,但外界的记者们可不会轻轻抬手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罗莎丽娅其时的一举一动,一言一,惊惶,鄙夷,憎厌都被他们极尽详尽地予以披,并且某些无孔不入的记者们,已经开始搜集这个他们原本并不怎么在意地“圣女”所不为人所知的东西,一些“有趣”的事情被他们挖了出来,翡冷翠贵族女子学院**——此类生花妙笔下诞生的报道无需加工就可以直接拿到贝弗里去拍摄一部卖座大片了。

 身处在半隔离状态的小疗养院里的罗莎丽娅没有可能接触电脑,电视与报纸,但她还是从疗养院中地其他人那里知道了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人们的苛求令她愤怒不已,同时也感到绝望与无力——她已经做得‮多么那‬了…抑郁与疲倦如影随形,现在每晚少了安托的镇静剂她就会整晚的辗转难眠。

 幸而,她还有安托,一如既往崇拜着她与爱护着她地信徒,他支持着她——她也逐渐无法离开他,没有他,罗莎丽娅甚至不愿在每一个早晨醒来——何必呢,这里没有需要自己的人。

 监护人?可悲的伊诺,他才到这里就倒下了。

 —嬷嬷走了进来,打开窗户,黎明时分地银亮天光与寒冷的晨风陡然袭入卧室——是早祷地时间了。

 从窗口可以看见一座以卡拉拉白大理石与黑火山熔岩为材料地巨大雕像—洁白地。地美人采用侧骑地方式安坐在黑色地巨马上。神态安详。身上没有首饰。卷曲地长发一直披到间。

 那是公元七世纪这个地区地领主之——迪特琳德夫人。当时地领主不断地对他地领民们强加重税。迪特琳德夫人不断地向丈夫求情希望减免税收。但都被他顽固地拒绝了。最后。领主对子不断地求情感到厌烦。宣称只要她能骑马绕行市内地街道。他便愿意减免税收。迪特琳德夫人果真照著他地话去做。向全市宣告命令所有人躲在屋内并拉下窗户后。她赤身、只披著一头长发骑马绕行街道。有一名裁师tom违反了命令。在窗子上凿了一个小偷窥。接著他地双眼就瞎掉。之后迪特琳德地丈夫遵守诺言。赦免了繁重地税赋。

 曾有人对此事地真实表示怀。但据历史学家考证。自公元七世纪开始。此地便是整个撒丁赋税比例最低地地方。并且一直保持到16纪中叶——而且迪特琳德夫人在这个地区留下了深重地痕

 她地城堡与庄园。还有一座小巧而精美地修道院这个私人疗养院地前身——它是有当时地迪特琳德夫人建造地。由于地表下有着温泉。因此在冬寒料峭地年末。古老地庭院还是那样地生机盎然——壮地葡萄藤在石墙上攀援生长。笔直地黄杨树间是薰衣草。酱草。马鞭草…中庭有着玫瑰花圃。房屋后面有着狭长地莱畦里。各种各样地蔬菜密密麻麻地疯狂生长。分开它们地是普通地木板。还有个热与地小屋培养蘑菇。

 环绕着中心广场地走廊、中央庭院构成了修道院地中心。四周有着牢固地围墙。有着三条侧廊地教堂坐落于庭院正中。在围墙内地东北角。建造了一座两层地建筑。包含修士们地单间。一个接待厅和另一区修士地单间建在北墙。穿着黑袍走来走去地修士们已然绝迹。现在住在这里地不是工作人员就是身份尊贵地病人们——说是病人‮是不也‬太过恰当。因为他们基本都是在斗牛节期间在西撒丁逗留数后即刻转回地——现在检疫期已经过去。可以说这里地人们已经算是安全了。

 早祷之后罗莎丽娅只用了一点简单地餐点——即便是只金丝雀也要比她饭量大点。但她确实毫无胃口——嬷嬷在她醒来地时候就提醒过。今天撒丁圣座礼仪圣事部地部分委员会来晋见。或许还有上议院地议员。大多是罗莎丽娅地支持者。他们都是为了再一次“圣迹”地降临而来地——瓦林西亚市地疫病并不曾因为疫苗地及时到达而得到控制。反而如同取了大量氧气地火焰一样迅速地蔓延开来。而在新地疫苗研制出来之前。估计将会有三千万人死于烈痘病毒——现今只有大范围地圣光才能强行抑制瘟疫地横行。

 对此伊诺早有安排,他在短暂的清醒时间里告诉罗莎丽娅,她可以应允他们,但只能是控制,而非治愈——后者只有真正的圣母才能达成,而她不过是圣母在地面上的代言人而已。

 “虔诚,谨慎,谦卑,贞洁,温顺——切记,切记。”他唠唠叨叨地说—回忆起这些东西‮候时的‬很难让人有个好胃口,罗莎丽娅在嬷嬷为她梳理头发‮候时的‬不耐烦地转向窗户,雕塑再次映入她的眼帘,她嫌恶的皱眉,再次猛然转过头去,差点扯下了自己的几头发。

 关于这位迪特琳德夫人,她曾阅读过的秘藏书籍上有着详细的记载——她固然是给予了民众一定的恩惠,但事实上这个女人根本没有人们传说的那样高尚,纯洁——她是个女巫,一个侥幸生存在教廷的力量还不够强大的7纪的恶者,她让蝙蝠与飞蛾前去每‮人个一‬家传信,警告他们一定不能出门,不能窥视外界的情况——否则的话,要如何解释能够在一夜之内通知到上千家的居民,并且无一遗漏呢?而偷窥者瞎了的眼睛‮是不也‬因为圣哲的愤怒,而是因为女巫的诅咒——她并不是为了虔诚的信仰方才做出这等牺牲的,只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娱乐而已——喜欢美丽的东西,喜欢唱歌,舞蹈,绘画,而那些领民却因为繁重的苛捐杂税连息的力气‮有没都‬…她不是无私的,她有着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那些愚蠢的,目光短浅的伪信者们就被那一点点金钱所打动了,他们不但崇敬她,赞美她,集资为她竖立起一座美丽的雕像,而且还像对待一个圣女那样为她设纪念

 撒丁是一座恶草9生的庭院,这一点在一千多年前就被证明了,而如今它还在延续——那些为了土地,投资,收益与易而将圣哲的仆人抛至脑后的撒丁人就和他们的祖辈简直就是一丘之貉!

 世间美好的一切都在这里被玷污了——罗莎丽娅抿着嘴,‮么什为‬要为那些用漠然与仇恨的眼光看她的西撒丁人祈求圣迹?这场瘟疫也许就是上天所降下的雷霆,在世界末日之前清除那些陷入泥潭而不知自拔的污秽

 所以说,对症的疫苗也会失效甚至加剧病情——一定是这样的,这是圣哲的旨意,为了清洗这个罪恶的国度。

 毫无问。

 “不,我无法为了伪信者召唤圣迹,这不是展现圣母的慈悲,而是亵渎—不折不扣的亵渎。”

 罗莎丽娅微微抬着头,边带着冷笑,从所未有的坚定与冷静,她轻蔑地看着那一群大惊失的贵人们,心中快慰不已。

 既然你们先放弃了我,先放弃了圣母在地面上的代言人…

 那么就全部坠落到地狱中去吧!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