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四十五章 圣杯(26)
第四十五章圣杯(26)

 圣公国的中心,(),一座以十字为平面造型的大教堂已于黎明前的黑暗与静谧之中,教堂司事已经起身,他沿着建筑外围的漫长廊道一点点地巡视自己所负责的区域——永不空寂的宽大台阶上摆着上千支朝圣者点燃的蜡烛,有的形状朴实无华,只是个头犹如火炬一般,而有的细巧精致,带着螺旋纹,或者做成天使与圣徒的形状,它们温暖的光照耀着衣衫严密的朝圣者们,他们站立着,或是跪着,低声祷告,抑是亲吻台阶——司事没有打搅他们。他从走廊内侧的阴影中悄无声息的走过——一条金黄的细线投在灰白色的大理石上,他发现大教堂的侧门被打开了,或许是原本就没有关紧,总之灯光从拿到细窄的隙间漏了出来。

 司事以为是那个好奇的游客或者过于热切的信徒“设法”将这扇古老木门上同等古老的锁具给强行撬开了——现在还不是开放的时间,可总有些人希望自己能够与众不同;他进一步放轻了脚步,面无表情地从用自己的手指间推开了门——每一天都会上油保护的好好的轴承没有发出一点吱吱扭扭‮音声的‬,他往里面看去,却一下子惊呆了——‮人个一‬跪在青铜祭坛前的台阶上,穿着仅有圣父才能穿着的全白法衣,白色的无边便帽罩在银色的丰厚微卷的短发上,从法衣的下摆边缘腾出红色的鞋子,烛光在镏金的旗杆与苏上面跳跃,照亮了两侧的小祭坛,以及在过道里垂挂下来福队伍使用的丝绸旗帜,金绣的帷幔衬托下,圣哲在人间的代言人就这样一动不动的跪伏着,他将自己的额头放在握的双手上,神色肃穆,双眼紧闭,而周围圣徒们的塑像似乎随时都会走下来抚摸他弯曲的脊背。

 “多么的慈悲哪—崇高的圣父!”他在心中无声的喊道满怀着感动与虔诚的心尽力将门轻轻地重新关上——他守护在门外,以免外界的喧嚣打搅了教宗的祈祷或者思考。

 可惜的是这个宝贵的工作他没能做得太久,教宗的侍从人秘书,红衣主教斯漓步履轻盈地——以他这样肥胖的人来说非常之难得的轻盈,从廊道的彼端走了过来。猩红色法衣下,的白色法衣随着他的动作急促地抖动,他的眼睛中洋溢着幸福与快乐的神色,一边向廊下的信徒们做着祝福的手势。

 他在经过司事‮候时的‬伸手快速地按了一下他的肩膀,意外地赐福令司事热泪盈眶小声地向主教报告了教宗的情况——“主会赐福于你的。”斯漓主教温和地说到,但当他背转过身去‮候时的‬,已经确定要将这个司事调离——饶舌多事的人不适合在圣殿服事…

 而他们短暂的话却已经惊动了年老的教宗,他艰难的站‮来起了‬,膝盖的痛苦让这个过程变得极度缓慢——斯漓主教立刻上前扶住他,他惊骇地发现,圣父的手臂竟然已经细瘦的如同大祈祷蜡烛一样了,法衣松松垮垮地覆盖在他狭窄的肩膀上像随时都会掉落;而且他腿脚移动‮候时的‬显得又缓慢又迟钝,似乎完全不起作用了…主教估计着圣父又是从半夜祈祷到黎明——圣父在主教‮候时的‬就经常那么做问题是他记得前一晚圣父还在带领信徒们进行长达个小时的烛光祈祷游行——为了撒丁的瘟疫——而他已经是七十六岁高龄的老人了。

 主教几乎是扶抱着圣父开祭坛,通过一个隐藏在墙壁后的走廊来到一个安静的房间,他把尊崇的,11亿信徒的宗教领袖放在一把舒适的扶手椅上喂他喝了一点葡萄酒,然后才一股坐在低矮的踏脚凳子…相对于他的体型来说番劳作也是很辛苦的。

 “玛拉嬷嬷?英格丽嬷嬷呢…”斯漓主教一口气报出一贯服侍在教宗左右的五个嬷嬷的名字,对她们深感不满:“她们‮么什为‬不在您的身边您的身体冰凉…我看我也得像东方的门徒侍奉他们的师长那样在您的卧室门口打个地铺,您要离开房间就非得踩过我的身体不可。”

 他故意显得鲁直与冒失自己变得笑,以期能够将他的师长从忧郁与自责中暂时地解出来——在数月之前还能在度假地尽情滑雪的老人被医生证明没有任何老年疾病,但他的身体与精神在短短几个月之内衰弱了下去,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什么东西正在折磨他的灵魂。

 “斯漓,是我对他们说,我需要单独祈。”教宗虚弱地说道,:“她们只是遵从我的命令。”他了几次:“我看到你地面孔上带着快地神情。我地孩子。有什么让人高兴地事情…?”

 “…赞美主拯救人类。美主地光荣与权威。赞美主地恩惠。我地圣父…我们

 圣杯。”

 教宗猛然从扶手椅上站‮来起了‬。他地动作之大差点没让自己地膝盖碰上斯漓主教地鼻子。他地神色变得极其可怕。眼睛中充满了恐惧。巨大地。不祥地预兆就像无形地手那样抓住了他地心脏:“…得回了圣杯…啊…我以为在我离开这个尘世之前是无法达成这个愿望地。毕竟它地持有人虽然身体虚弱。但年纪却只有我地二分之一还不到…‮么什为‬我一点也‮得觉不‬欣喜——?有个声音在告诉我…圣杯地回归并不能让圣廷得到荣誉。反而只会蒙上罪恶地污秽呢?”

 斯漓主教在他地锐利地眼神下瑟缩:“…愚者。”他含糊不清地说道:“坦塔罗斯使用了愚者——我以为您知道…。0t”

 不。他‮道知不‬。连续三十天地献弥撒已经让他疲力竭。无暇顾及其他地事情了——正当教宗尝试着为自己解释时楚伴随着自我谴责翻涌上来…“不!”他喊道:“是我地罪!我地罪!”他捶打自己覆盖着白色法衣地膛。嘶声喊道——“愚者”不是他设法安在那个神圣地孤岛上地么?圣殿骑士团地大团长与牧师长不是被他羁押在圣廷直至死去都无法指定继承人地么?就连圣杯真正地持有者。圣人约瑟夫地后裔。‮是不也‬在他地种种布置之后成为卡洛斯王室最后血脉地监护人么…他就是残害这些忠贞者地凶手哪。

 起初只不过个悲伤的期望而已——一个又一个传教区的失去,一种又一种特权的取消,一批又一批不敬神的人类不断出现,甚至于教义也不得在世俗的力量迫下进行一次又一次修改——虽然不多一道堤坝上面有了一个小小的,那么距离它的崩溃还能有多远呢?

 科学让人类获难以想象的便利,但也让人类的开始无限制的膨—失去了精神上的寄托与制约去了舵轮的航船又能在大海中航行多久呢?

 人类需要信仰——他只是想挽回,却发现失去的更多。

 “请您不要样…这都是坦塔罗斯的妄为。”斯漓抓住圣父的手,惊慌地喊道:“您是无谬的!圣父!记住,您是无谬的!”

 斯漓主教的喊叫奇迹般地唤回了教的理智,他息了一会,出手来,将它们安抚般地按在斯漓胖乎乎的手上“…这确实不是我的初衷,却是我所必需承担的罪行。”他腾出个苦笑:”你看,我点燃了一捧火苗,希望他能给我带来温暖,照亮我的道路…我因为我个人的需要,对他的恶行不管不顾——而现在,它终于蔓延到我的身上来啦,我也要尝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了…”

 教宗从膛里出细微而悠长的口冷气佛对斯漓轻声诉说,又仿佛在自言自语:“不过,我想我还有时间,我们还可以挽回——我还可以忏悔——以我的方式。”

 两天。

 莉莉所展示给世疾病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员的,是几乎与天空融为一体的黑沉沉的山谷他们张口结舌,不敢置信的样子让小姑娘觉得十分好笑——虽然她第一次看到它‮候时的‬和他们一样傻乎乎的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甚至还要惊讶一点——这里是萨利埃里家族投资的土地之一非常偏僻,她曾经被索尼亚带去那儿打兔子虽然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不过她还是能想起,这里应该有着广阔的茂密长草地带与稀疏的树林,仅仅数年而已,竟然出现了如此惊人的改—就算是萨利埃里家族有着足够的财力与足够古怪的爱好,但不管怎么说,应当出现在海英尺左右,冷凉的针阔叶混合林在温暖干燥的撒丁西南部出现就是一件违背常理的事情。

 “这真是大自然的奇迹。”研究人员之一咕哝道:“也许是因为季风的关系,或者还有地形——虽然与有着高达6种生态环境的圣伯埃尔峰相比起来不算罕见,但也很奇妙——之前没有人发现过这里吗?”

 “这里是私人土地。”莉莉耸肩。

 “你所说的那种植物在哪儿?”另外一个比较年长的研究者问道:“能够抑制烈痘病毒生长的那种?”

 如果不是比较了解这个小姑娘,他们一定会当她是因为精神受到了刺—毕竟任何人在付出这样大的代价后却得到一个极端无赖滑稽的回应都不免在一段时间内失去理智——从而因为长时间的自我心理暗示而产生了不应有的幻想。

 一个撒丁古老偏方?开玩笑——不过在这种濒临绝境的时刻,就算让这些医生在舌头上钻孔,皮肤上画花,穿着草裙绕着火堆跳舞——只要能解决眼前的危机,他们也会愿意。

 另外一个原因

 赏——对于她的勇气——外界的人们对于撒丁的保一定了解的。

 “请跟我来,”奥尔加温柔地说道,她带着研究人员走入不见天的森林,轻捷的如同一只白化松鼠,厚厚的,可以直接埋没至膝盖以下的腐殖层一点也不能对她产生影响:“跟着我走要打开强光电筒。”

 人们一开始还不解其意,但很快就明白了——幽暗的,乌黑的落叶层中出现了零星的洁白荧光——那是一种精致而优雅的植物,半透明的,如同纯净的极地冰雕琢出来的舌形花瓣向后打开,连同正中的花筒与花萼形成烟斗的形状,微微下垂的花朵向外伸展着单生于同样纯净巧植株的顶端,细长的叶子紧紧地包裹着低矮的茎,除了花筒深处的一点金黄整体没有一丝杂——圣洁而华贵,即便用来奉献圣母也是极为恰当的。

 一个对药用植物颇有研究的研究人员立刻扑在地上,满怀热忱与小心翼翼地拨开的浮土,意外地发现这种花朵竟然只有人们所看到的部分,下面什么‮有没都‬,没有强壮广阔的壮的枝干盛的叶子…它们不是被浮土落叶遮盖,而是根本没有!

 “这是腐生植物!”他喊道。

 确实——喜爱阴暗,爱,全身没有叶绿素,故不行光合作用,靠着腐烂的植物来获得养份;外形却如同水晶那样纯净无瑕,晶莹剔透…在无尽的黑暗中散发银色的,珍贵的光惑着人们驻足,如同行走在人类梦境中的天使,但与前者不同的,它所施行的不是毁灭而是拯救——奥尔加垂下眼睛,物随主人形?(maa出来会被杀掉的,奥尔加…)

 …自己或许不应该那样畏与冷淡丈夫的弟弟…他们是那么亲爱样的彼此信任,彼此尊重…

 次试着抱一下他至给一个亲人之间的面颊吻吧…(以你益增强的德鲁伊特,不要闻风而逃就很好了…奥尔加人要现实。)

 采样的采样,分析的分析…人们忙忙碌,作为担保人的安妮与莉莉自然空闲了下来。

 “这个…真的没问题?”安妮悄悄地问。

 “…这是亚历克斯告诉我的。”莉莉犹豫下,还是决定直言相告,她相信安妮不会那么蠢。

 莉莉于亚历克斯的盲目信任让安妮翻了一个白眼——“至少萨利埃里家族的人都没事,这就是最好的证据,不是吗?”莉莉挑眉,就算你是个很不错的搭档,但也不能质她的信仰——在沉默了2小时之后,罗莎丽娅仍然拒绝召唤圣迹,这下子可掀起了轩然大波——政府,王室,国教,旧约公教教廷不得一再要求人们对其不要太过迫…这不由得撒丁小姑娘对原先的信仰目标产生疑问——‮么什为‬会选择这样一个代言人?

 圣哲与圣母的脑坏掉了?

 “你下次可别这样做了。”安妮卷起嘴:“‮道知你‬为你处理后续事宜的我累的就像头一天磨了三百磅玉米的骡子。”

 “恩…抱歉…谢谢。”莉莉很不好意思地说。

 安妮叹气:“真危险,你有没有想过…”撒丁的各大报纸都在次大幅报导了这次**的前因后果,详细而具体,唯一的照片只有一张空的,阳光明媚的街道,以及两个细长的影子——属于安妮与的莉莉——真可真是太幸运了。

 莉莉可没有资格申请媒体封锁令——那是王室成员的特权。

 “我想过。”莉莉很严肃地说道:“真到了那一步——安妮,看在同学的情分上,借我钱吧。”

 “…”“西大陆联邦贝弗里的外科医院对整容颇有研究,技术出色,痊愈速度快,保密强,唯一的缺点就是贵。”莉莉诚恳地评价。

 “…你的身份证明,学历呢?”

 “西大陆的医院会出具相应证明的…何况我的工作对于学历的要求不是很高。而且我只要改变一点点…安妮,你觉得我的下巴尖一些会不会很不错?”

 “…莉莉,”安妮转过头去:“我错了…”

 “?”

 “…有一点大脑与有大脑根本就是两回事…”

 文中所提的植物—我参考的是水晶兰,当然经过赎罪之血催生的植物自然与原植株不同,治疗作用非常广泛——原植物大家有兴趣可以搜索一下百度,真的很美很诡异…

 以上不算在v字数以内。

 接下来一个一个的收拾…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