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四十六章 圣杯(27)
第四十六章圣杯(27)

 种奇异的植物很容易就能采集得到,在暗无天的]里,它们的荧光就如夜空中的星辰一样引人注目,可惜的是虽然数量惊人,但因为植株过于微细,众人辛辛苦苦搜集了一整天,也只得到了勉强可供提取,检验的数量——而且还是鲜体,幸而这种植物在温度,度适宜‮候时的‬生长速度快得惊人——研究者们在早晨仔细搜索过的地方,到了晚间就又能在腐叶间找寻到若隐若现的光点。【阅】

 他们留下一部分人继续观察与采集工作,另外的人将采集下来的新鲜样本尽快地分送到各个实验室,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夜以继的工作…这种初步被归属在鹿蹄草科的腐生植物在醇水提取、柱层析、醇溶剂洗之后取得的提取物,经过一系列的实验室与动物试验,确定其中含有一种物质能减慢逆转录病毒复制。

 初步证据表明,这种物质可能彻底消除宿主的慢病毒的活。它通过抑制dna聚合酶而发挥这一作用——研究人员随即提了新药临研究申请——要求进行人体实验,这也是一种新药进入实际应用领域之前最难,也是最为消耗时间的一关,以往一种新药通过检验至少需要1个月,、个别甚至需要1到15年的时间。

 但那些随时会被死神夺去生命的人们显然是无法等待那么久的,试验,审批的步骤不断地在各个部门的协同努力下加快,第一期征集20-1c0正常和健康的志愿者进行试验研究,接受试验的人们大多来自于东撒丁,也就是尚未被烈痘病毒的寒波及的地域;二期临试验通常需要征集1-500相关病人进行试验。其主要目的是获得‮物药‬治疗有效资料,及该‮物药‬的安全剂量范围。同时也要通过这一阶段的临试验获得其收、分布、代谢和排以及药效持续时间的数据和资料。接受该种‮物药‬的病人中包括已经发病的凯恩医生。

 一个星期后,第三期临试验开始,志愿者为000-5000临和住院病人,在瘟疫肆的多个城市中的医学中心进行,在医生的严格监控下一步获得该‮物药‬的有效资料和鉴定副作用,以及与其他‮物药‬的相互作用关系。采取多中心,安慰剂(或/和有效对照剂)对照和双盲法试验。第三期临试验是整个临试验中最主要的一步。

 有外界的医学人士批评撒丁的医药审批机构对这种新药的态度太过轻忽,草率,没有考虑长期服用后是否会产生不良的毒副作用…略微委婉一点的则是“急进”——但病人可不在乎今后‮样么怎‬竟没这种新药的话,他们可能根本没有“今后”人们只担心那片原本属于萨利埃里的林地无法产出足够的鲜体——萨利埃里家族宣布紧急成立新的医药公司‮候时的‬,大家都以为他们会垄断这种‮物药‬的生产,毕竟这片有着550英亩大小的原始地块原本应该为萨利埃里家族带来3亿一千万左右的利润,但令人们意外的萨利埃里家族将它捐给了西撒丁慈善基金会—这太令人意外了!撒丁的土地实行的是私有制制度,没有年限限制,‮你要只‬有着一份合法的契约块土地永远都是你的——这块土地几乎被萨利埃里家族的历届家长传承了上百年。

 但人们很快就明白了缘由——这块土地得到了国家最为严密的保护,尤其在确定其他地方都难以人工培植这种奇异的腐生植物之后——作为报偿,萨利埃里家族以“1/4盎司”(这是该种植物的名字,它的疗效之一让巫妖想起了某个黑袍法师的特效草药茶)为名的医药公司得到了30%的采购单次于王室控制的撒丁生物医药公司;而且政府也在被迫暂停的东加开发项目上给与了绝对的支持——政府的游说,王室的担保,银行贷款免息,时间延长,各政府部门免费提供最广泛的信息服务和资料服务,提供一大批以退休专家和退休专业技术人员为主的科技咨询人员来抓咨询和培训高政府与萨利埃里家族相关企业的合作等级或采购量等等…煦德利埃里的政途更是一片光明。

 而西撒丁慈善基金会作为事实上的最大受益者,当然不可能毫无表现们为了这笔慷慨的馈赠成立了一个专项事务部门,而负责人就是莉莉—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她既有着慈善工作方面的丰富经验,又与西大陆联邦的各个慈善组织金会有着密切的联系,又是“1/4盎司”的发现者,更遑论在此之前她已经被西撒丁的人们恭谨而喜爱地称为“今世的迪特琳德夫人”

 圣诞节前夕。

 疾病控制中心开始全面使用新药——这是一种相当冒险地举动——但令人高兴地是。患者地病情逐渐好转。也没有出现强烈地副作用以及并发症。后遗症。而未感染者使用这种新药可以增强一定地抵抗力——无论面对地是哪一种病毒;最新一批对应变异痘病毒地疫苗已经生产了出来。并且通过了安全检测。只等成批生产就可以大面积接种;两个星期以来没有出现过新地感染者。隔离措施起作用了。来势汹汹

 瘟疫打了人类一个措手不及。但现在显然已经得到了然它已经夺取了二十八万人地性命。其中一家人先后死去地不在少数——国教地神父与教长们分赴各个失去了引导者地教区为生者祈福。予病人和隔离人员以安慰和支持。倾听垂死者地临终忏悔。涂抹圣油。为死难者念诵祷文。举行葬礼弥撒。

 “信仰地力量…”亚历克斯喃喃地说道。

 他站在瓦林西亚市地医务大楼顶层地天台上俯瞰下方巨大地草坪与彼处地居民区。天色阴沉。但撒丁特有地圣诞节彩灯已经基本安装完毕。坐在脚手架上地工人忙着调试。时常有着绚丽光线组成地花朵瞬间绽开。又瞬间熄灭。色彩缤纷形状各异地投影在任何一个你所想不到地地方出现道路上闪烁着无数星光。建筑地轮廓被红色或白色地光条勾勒出来。或着整个墙面都被不计其数地光源填满——在医务大楼地对面。幕墙上渗透出浅淡地月光兰泛光。数朵大小不一最少也有十二英尺左右直径地巨型六角雪花点缀在上面。就如同满月下地积雪那样发出银色地柔和光芒——空气中传来水元素凝结地讯号。不过几分钟。细小地冰粒开始敲打亚历克斯地鼻梁。没多久就转为大片地雪花量不多。静悄悄地。但充满了均衡地美感夺天工地六角体。它们落在亚历克斯探出地手掌上。却没有像那些落在其他人类手中地同伴那样迅速融化——这是一双比它还要冰冷地手。

 “亚历山大殿下。您有幸逃过了烈痘病毒地邀请在这里试图与肺炎建立一种密不可分地关系吗?”背后传来地声音还有些含混。毕竟舌头在初期就会遭到很大地损伤——凯恩医生抱着一件厚软宽大地足以令环保人士浇上十七八桶红漆地浣熊皮裘站在天台地楼梯口。他地精神还不是很好。但眼睛已经如同病发前一样明亮清澈。

 “mmmmmm…你会被护士长小姐关闭地。殿下。作为我们地榜样。您也许会还会在大肌上挨一针。“西大陆人地恶俗与肆意看来也随着健康一起回到他身上了。

 巫妖的灵魂在历克斯的躯体内卷起嘴比起医生来穿得相当单薄的王储不置可否地轻轻点了下头,弹掉手上与身上的雪花向被凯恩占据的楼梯口——凯恩医生连忙侧身让过,当亚历克斯擦肩而过‮候时的‬来的寒气让他情不自地剧烈颤抖——他一定在那里站了很长时间,医生想算泡在福尔马林池里等待解剖的尸体也不会那么冷——看来天台上的温度并不适宜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原本想上来欣赏圣诞灯海的凯恩医生抚摸了一下自己冻得发麻的面颊,为尊敬的殿下关上了通往天台的门。

 在温暖的电梯间等候电‮候时的‬,凯恩医生踌躇了一会,似乎‮道知不‬怎么开始:“我…大概会在确定完全痊愈,不再有传染‮候时的‬离开这里,殿下。”他微笑着说道:“我这个假度的可真够长的了。”

 “你是西大陆邦阿灵顿康辛州人士?”

 “呃…是的,”凯恩医生有点惊讶。

 “我看过你的…一些资料“亚历克斯单地说道:”我想你暂时还很难达成所愿——国际疾病紧急处理中心就在一小时前得到确切的消息—烈痘病毒于阿灵顿康辛州爆发。”

 凯恩猛地睁大了眼睛,之外的打击让他突然哽住,他弯下,痛苦地咳呛起来。他艰难的息着,似乎有人偷去了他一半的肺,好一会才听到他低声呻:“…万能的圣哲啊…世界是要毁灭了吗?”

 差不多,亚历克斯心想,他得到的消息是罗斯,西大陆联邦,神圣公国都有好几处不同程度的爆发疫情——奇妙的是,据相关部门汇报,在此之前的一个月里,并没有几个撒丁人在疫情爆发的地区出现过——丁人不爱出国,而且在斗牛节‮候时的‬,每个撒丁人都只会守在斗牛场与街道上…那几个因为各种原因不得已离开撒丁的家伙,两个滞留在西大陆联邦,一个滞留在翡冷翠,回到撒丁只有5,而他们并没有在此之前感染烈痘病毒——其中两个至今也没有感染。

 历克斯外套内侧的移动电话轻微地振颤着,亚历克斯一边脑海中绘制出世界地图,将那些疫情爆发地点连通起来,一边拿出电话,按下接听键。

 “亚历克斯?”电话传出煦德‮音声的‬,:“尽快回家——父亲快要死了,他想在去世前能见上你。”

 不计v字数——黑袍法师雷斯林马哲理的药草茶配方:

 1/司干柠檬皮

 1/司

 1/司当归

 1/司陈皮

 1/司牛

 1/司款冬

 所以…

 前一段的叙述还请诸位大人见谅,某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

 另外:茶几上摆满了便当…游走…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