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一小节 真实
迪亚格在短短一秒钟里被数十长矛做成了一个很:。【全文字阅读】千载提供阅读-

 但至少有上百锐利的长矛刺穿了不死的虚影,英灵们显然将重点集中在了撒丁的王储身上,虽然亚历克斯‮来起看‬是那样瘦削单薄——不死早在英灵们动第一次攻击之前就开始移动—而后上了第二波长矛的热烈

 银白色的鞭子蟒蛇那样高高地昂起头来,青蓝色的火焰随着它的动作而环绕不死的周身,晶莹剔透的远程攻击武器撞击着它们,然后出清脆悦耳的碎裂声,堆积在巫妖的脚下——它们最初的断面是非常整齐的,因为它们不是被斩断或因为撞击而折裂,而是“苍火”所带来的物理伤害已经远胜于水晶所能承受的高温——金的熔点是1773摄氏度,水晶的熔点是17133摄氏度,虽然“苍火”暂时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温度,但水晶在受热时易裂的缺点早在上千年前就被这个位面的人类所知晓了。

 但不得不说,比起在几个世纪前在生‮候时的‬,这些英灵多多少少还是掌握了一点作战的技巧,他们懂得分散力量进行包围,以及一个小组接着一个小组进行车轮战,而不是如同历史中记载的那样没有任何章法而言地独自向前冲杀,毫不顾及与配合自己的战友,更别说是互相支应了。

 亚历克斯移动自己‮候时的‬既快速又安静,就像是水晶丛林中的原住民那样轻松自如——在托瑞尔大陆学习的技能还不曾被巫妖忘却,所以他只是准备与施放了“飞檐走壁”——一个一级法术,而不是“蛛行术”或“飞行术”而且后会很容易遭到飞斧攻击——几柄透明但镶嵌着银色花纹的长柄斧头从各个方向投掷过来,亚历克斯在英灵们愈兴奋的嚎叫声中敏捷地跃上了窟的顶端同曾经谋求知识而倒吊的奥丁那样将自己悬挂在一需要三个成年男子尽其可能的伸展手臂才能勉强环抱的水晶柱末端——几个英灵以与其臃肿体态毫不相符的速度踏着向空中伸出的晶体向他包围了过来,亚历克斯沉稳而冷静地挥动银鞭,将那些透明光滑,显得很是精致的强悍战士打成粉末。

 在粉末重新凝为英灵之前,不死抓紧时间在密如雨丝的箭矢中尝试唤起与控制死灵——巫妖的超凡能力之一,但动静全无;亚历克斯对此不是非常遗憾—在托瑞尔位面,巫妖要召唤起死灵要看对方是不是某个神祇的信民,一般来说,信民的灵魂属于他所信仰的神祗,这些在生前与死后都高呼着奥丁的名字,将自己献给奥丁的英灵果然不会被他的召唤所驱动。

 不死眼眶中的灵魂之忽地跳动了一下,银鞭上的火焰突然参入了一丝妖异的金绿色——瓦尔基里平静地悬浮在空中监督整个战局,英灵们继续前赴后继,都不曾注意到英灵重生的数量正在减少…缓慢而隐秘的“金绿”将自己的身体隐蔽在青绿色的“苍火”中,贪婪的巨:吃着每一个被主人击溃的灵魂曾凝结起来的碎片在它面前全无抵抗之力。

 最后一个英瓦尔基里的身前化为粉齑,象征着胜利的号角被吹响,奥丁的女儿骄傲而喜悦地张开双臂,冰雪的碎末沉入了生出水晶的湖—考验已经结束丝毫不曾怀疑这些被毁灭的战士是否能在次重生——就像她从不曾质奥丁的力量。

 不死看着瓦尔基里打着那双洁白的巨大羽翼飞至自己的面前,绚丽如极光的神与神力绕在她的身上丰的身躯中含力量,美丽的面容威严而庄重,她向亚历克斯伸出纤长的双手,:“我的勇士,你已通过最后的考验。”她就像某种电子仪器那样一丝不芶地说道:“古老的天空、不死的大地,并一切的主宰物的基石与支柱。诸神之王,也是死之王、权力之神、魔法之神——我的父亲所赠予你的智慧与勇气不曾被你轻易抛弃有资格获得瓦尔基里的青睐,跟随我来吧瓦尔哈拉的殿堂正在期待着你的到来,我们必将以理想的方式度过美好的每一天将会服侍你一如子服侍丈夫,你可以和所有的勇士们一起在夜晚纵情宴,白昼则尽兴地战斗,周而复始,永生不绝。”

 她声调如同在哦十四行诗。但音量却类似于母狮地咆哮。当最后一个字母消失在空气中。她也伸出了自己地双手。准备引领面前地亡灵前往既定地目地地。

 幽深地眼眶中火焰就像是宝石折出地光芒一样锐利而冰冷。瓦尔基里略微呆滞了一下。她是奥丁最小地一个女儿。在此之前尚未引领过任何一个亡灵。她从来‮道知不‬一个亡灵地眼睛会使这样地寒冷无情。

 “瓦尔基里…”“龙言术”动。亚历克斯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冬天地雷声那样沉闷却能从耳膜直接贯穿灵魂。瓦尔基里地意志显然并不如她地身躯那样坚实。在短暂地犹豫之后。她地手指轻轻地放在了不死骨节分明且毫无血地双手上。

 属于神祇地智慧与记忆奔腾翻滚而来——奥丁自述九夜吊在狂风飘摇地树上。身受长矛刺伤;我被当作奥丁地

 自己献祭给自己。在无人知晓地大树上!没有面包滴水解渴。我往下看。拾取鲁纳斯文字。边拾边喊。由树上掉落。…他以永远失去一只右眼地代价换取地智识;只要将它刻在木、石、金属甚或任何材料上。就能得到无穷地威力地。真正地鲁尼文;铭刻在黄金宝盾上地命运决辞;栖息在奥丁双肩上地乌鸦每不断地喋喋不休(代表思维地福金(hugin)及代表记忆地雾尼(munin)。他们是奥丁地眼线。会将每所见地物向主人报告)。甚至还有奥丁在别地神饮宴时。对思维和记忆述说内容所进行地思索与决策…

 唯一地缺憾就是没有“黄昏之战”地资料。因为这个瓦尔基里显然在此之前就被锢在这颗羽翼状地水晶中——但从记忆中所看到地。在阿瑟神系中生地种种事情已经很明确地标示出命运——也就是位面规则地存在与走向及触摸到它地可能——这是来自于异位面地巫妖所急需地。

 比空气的动还要轻微的触碰惊醒了不知不觉沉入了众神记录的不死,这是一个善意的,没有任何伤害的触碰,所以他预设的意外与反制法术并未动—那是一个吻,在双上。

 一直关注着这里的死灵骑士慢慢地张开了嘴巴,眼里的火焰几乎要如同巫妖的苍火那样笔直地出来。

 他的是冷的,面颊是冷的手是冷的,瓦尔基里惑地眨着眼睛,她挪开双时,长而卷曲的睫扫过亚历克斯的耳边,他是那么冷,冷彻心肺,就连她身上与生俱来的温暖与力量都被这种强硬的冰冷一丝丝地剥夺殆尽。

 “恐惧灵气”“麻痹触”以及——巫妖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瓦尔基里的身上“痛苦毁灭”——与此同时,他默默地召唤了“库巴哈尔”“女神”“金绿”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所需的东西。

 “库巴哈尔”挥柄斧砍下了瓦尔基里美丽的头颅“女神”丽的火焰席卷整个窟“金绿”四处巡游,将先前那些侥幸逃脱的漏网之鱼一一入腹中,英灵们出愤怒的咆哮,但随着栖身的水晶逐渐融化们的反抗也随着呼声变得散,微弱于完全消失。

 亚历克斯放开紧紧抓瓦尔基里的双手“库巴哈尔”用六条手臂抓住了无力坠落的柔软身躯,从断颈处痛饮属于神的金色血,她甚至有意与“女神”分享,死灵骑士看到可怜的女神用“巴巴拉”的面孔无比痛苦与压抑地搐——但还是接受了,没有一颗灵魂宝石会放弃唾手可得的力量。

 “费:西亚”在亚历克斯的背后现身似乎想要像往常那样将自己的主人与他指定的生物与非生物纳入自己的领域,却又好像被什么迫着或说威胁着。

 亚历克斯随手出自己的武器,被活化的鞭子就像一条活生生的黑曼巴高高地抬起自己的上半身同附加了“物体”那样的猛然弹出去——它打碎了一片岩石后灵敏住了一个凸角,尾部用力在岩壁上一拍以人类眼根本无法识别的速度重新展开进攻——空气中泛起阵阵涟漪,一个透明到几乎无的身影在窟的正中央缓缓出现。

 不死能够识别出这是‮人个一‬男的外形,他的衣着竟然和普通人一样,衬衫,长,皮鞋——虽然都只是些空气的折造出的线条。

 “您好,我是真实。”

 他清晰地说道。

 法术解释,不算入内

 lerateddmovement飞檐走壁v迅捷个人1轮/级无否在使用平衡攀爬和潜行技能时可以用正常速度移动而不受惩罚

 rope活化绳vss单动作中距1轮/级无否产生50ft+5ft//级的魔法绳依从你的指令行动

 voiceoffthedragonn龙言术vss单动作个人1cm/级无否唬骗涉威吓+10能说龙语可使用1次暗示术

 spiderclimbb蛛行术v单动作接触/级意志n可受术可以在墙壁或天花板上爬行不用做攀爬检定

 操控不死军团(trollleggionn)

 巫妖可以操纵总量在他智力值10hdd以下的的,只有8hdd以下的生物才会被自动操控,那些9hdd以上的强免疫这种特殊能力。被活化的也包含在内。

 这个能力的范围是巫妖的智力值1000。被操纵的可以听从巫妖对他们用心灵传递送的命令来攻击角色。巫妖不能布特殊的命令—军团只能进行简单的攻击。

 巫妖也可以用直接说话的办法来对出更特殊的命令。(,)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