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二小节 婚姻
“那件礼服,部以上,肩膀以下的部分一共镶嵌了1o95颗f1级别的1至2克拉圆钻(f1指“f1a1ess”在十倍放大镜下内外俱无瑕疵)。”费力身体纹丝不动,神情肃穆的如同参加葬礼,他轻轻翕动嘴,除了站在他身前的亚历克斯谁也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钻石的颗数与天数相对应,从他们第一次彬彬有礼的见面直至今——一份别致的备忘录,价值12oo万。”

 对于未来的朗巴尔勋爵来说,这样刻薄无礼的小小失态真是很见。不过亚历克斯并未感到意外,不用读取费力的大脑,不死者也知道这个严谨而拘礼的男人正在翻开属于“劳拉”的那一页——那是道很浅的伤痕,浅的就像是一针轻轻地划过皮肤,留下一道白色的印记,没有剧烈的痛苦也没有可怕的伤口,却始终难以痊愈。

 长达数百英尺的猩红地毯上,罗斯未来的王储妃在父亲的扶持下缓步前行,从外表上看,她端庄,温柔,带着和钻石一样无可挑剔的微笑——与亚历克斯资料中所见的照片有着很大的不同:平淡无奇,有点自然卷曲的褐色短被全部往后梳,在层层叠叠的头纱与钻石王冠下,寻常的五官在化妆师的帮助下变得鲜明而立体,稍有些矮胖的身躯倒很适合中古世纪风格的礼服——介于她的部与部都不怎么突出,虽然在钻石璀璨夺目的密集光芒中很难有人能够集中注视那里过三秒钟。

 她走到预定位置还需要十分钟三十五秒,婚礼手册上是这样说的,而距离不远的罗斯王储爱德华看似全神贯注,充满喜悦之情地期待着他的新娘,可在亚历克斯偶尔与之视线相‮候时的‬居然还会很有分寸的微笑致意,自于内心的微笑,和他的新娘一样完美——如果他能早一像这样真正的成起来,而不是借着所谓的“爱情”逃避应负的责任与应尽的义务,劳拉。格林。维斯特也许还能避开那个让她丢失了性命的无聊游戏。亚历克斯漠然地想道,太可惜了,如果在费伦大陆,这个轻浮暴躁愚蠢却有着如斯感地位的家伙根本就不会有连累到别人的机会。

 亚历克斯把视线投往那道精致的玻璃走廊——防弹玻璃走廊,从作为出点的圣约翰座堂一直延伸到目的地圣天使大教堂的入口——最右翼的侧门,中间的圣门是为了圣哲以及人间的化身所开的,只有在重大节日,弥撒由教宗亲自打开,这对人世间最为尊贵的夫妇之一也未能令圣座破例——玻璃墙壁的上方是绵延数百英尺的粉玫瑰花蓬,虽然有着直升机在上方盘旋,但绝对无法确定其间行走的人所在的准确位置,成千上万的热情观众也被阻隔在玻璃走廊之外,

 但透明坚硬的屏障并未能。影响到人们的热情,他们依然高声欢呼与祝福着这对新人——罗斯王室无偿归还的圣杯正在某个礼拜堂的祭台上闪闪亮,这事儿虽然不曾公开,但也不算是什么秘密——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能感动这些虔诚的信徒的了。

 何况其中还有一千名罗斯公民——。他们与相近数量的各国王室成员与政要们不同,他们来参加这次婚礼与回去的费用都是由罗斯王室支出的…还有其后的餐会,顶级的鱼子酱和一磅数万元的白松1ou据说都是使用飞机空运而来,还有数千瓶价值千元的香槟——一场奢靡至极的婚礼。

 希望罗斯王室不要因此而破产。

 亚历克斯挑眉,他还清楚地记。得费力给自己“上课”是所提及的一些“公开的秘密”

 罗斯王室与撒丁王室不同,他们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拿着政府津贴和纳税人的钱——直系的王室成员至少有5人,而支系是前者的十倍之多。直系成员属于王室核心成员,他们代表王室,并且拥有王室成员全部的特权,享受王室成员所有的待遇,另外他们也有着自己的土地与产业,譬如说:单单计算罗斯国王的私人财产,至少也有数亿元;如果将他以国家名义拥有的所有资产包括在内,他的身家可高达数十亿元_——您也知道,在很多时候与地方,是很难弄明白私人与国家的。

 “老师”费力信手在纸上画出罗斯王室谱系,树状图。表——伸出的枝条十分繁茂。

 最棘手的是那些支系,因为威灵顿王妃的关系,。王室与公众关系更生微妙变化,近年来架空王室甚至取缔王室‮音声的‬不绝于耳。为拉近与公众的距离,罗斯王室的财政顾问不得不开始史无前例地逐步公开王室财政收支情况——罗斯的民众显然并不怎么喜欢用自己口袋里的钱去供奉比起普通人来说已经算的很富有的王室成员——因此王室拨款与津贴在政府支出的比例中越来越少,而支系的王室成员‮上本基‬没有什么固定资产,按照法律与传统他们又不得进行商业活动,问题是这些人都很擅长大肆挥霍与有去无回的投资,如果单凭年俸,还有从国王陛下手中领取的王室成员津贴,根本无法支持以往那种随心所的生活——所以现在是国王陛下从自己的收入里固定地划拨一部分作为王室成员的津贴基金,可那也是饮鸠止渴。

 ‮是其尤‬这两年,。罗斯王室的财务开支和运转费用因为不断增加的王室新成员而大幅增加,其中仅旅行支出一项就达到了12oo万,如果政府不提供紧急财政援助,罗斯王室今年将有望出现46oo万的财务黑

 这也是‮么什为‬罗斯王室成员会对撒丁的王位虎视眈眈的原因之一——撒丁女王的个人资产就几乎是整个罗斯直系王室成员的资产总和,‮算不还‬那些固定资产与王室资产——这是属于撒丁王室直系共有的,但现在撒丁王室似乎只有玛丽亚女王,亚历克斯(罗莎丽娅与安托,以及他们的孩子只能算作支系,除非亚历克斯确定断嗣)…更不用说还有一整个富庶的国家作为后盾。

 但不管怎么说,撒丁终究还是属于“远水”而翡冷翠大公大概就是“及时雨”了,据这次也一样做过“功课”的亚历克斯估计,大公之女从母亲那儿继承的遗产与父亲的馈赠约在4亿左右,而且她的财产只有很小一部分是固定资产或是不可随意动用的信托基金,其他的都是股权,证券,黄金与不同的投资项目,但在她能够自行处置手中的产业之后这个数字差不多翻了两番——这和新娘是个商业奇才不无关系,她所投资的项目几乎都能得到不错的回报。

 而且,如果能够经由这桩美妙的婚姻连通堪称世界商业中心的翡冷翠城邦,对于罗斯的进出口贸易也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孤悬于两大陆之间的罗斯和撒丁的恩怨一直可以上衍至中世纪,与西侧的其他国家之间则间隔着一个有着广大疆域的西大陆联邦——一个极度不可kao的,唯利是图的自由主义者。

 …

 巫妖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