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四小节 猎物(上)
“我不是萨利埃里,或者尊贵的女王陛下豢养的一条狗,”安托平静的说道,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微光:“哦…抱歉,我说错了,”他语气诚恳地继续道:“不是狗,是一只咩咩叫没脑子的小公羊,有着蹄子和角,见人就抵,自以为精明强悍,可以掌控一切——却没注意到自己脖子上拴着的绳子,我只不过是围着一木桩团团转的牺牲——只等在某个适合的时机被送上祭坛一刀砍掉脑袋,从颈腔里出血来作为新王登基的红地毯。【全文字阅读】”

 他‮音声的‬听起来倒是低沉悦耳,不过在亚历克斯身边的男与女都很少有喜欢高声大气的说话,而且他们都很习惯于在愤怒‮候时的‬放低声音,所以此时的平静并不能代表些什么——亚历克斯甚至在稍颤与有意放轻的尾音中听出了轻蔑与坚决——他经常在西撒丁的男人中听到的那种。

 阿涅利终究还是个西撒丁人,他的儿子也是——玛丽亚女王是个女,虽然她很优秀,而亚历克斯却是个不死者,在来到这个位面之前他对于生者的了解一概来自于脑浆和书本;老萨利埃里与煦德虽然明嘹但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如果现在是亚历克斯坐在撒丁的王位上,萨利埃里或许会试图劝说他将危险的苗头扼杀在襁褓里,但对于女王他们只有三缄其口,因为安托本来就是女王陛下为他们准备的敌人——煦德毫不怀疑,如果他们杀死了安托,那么萨利埃里就会成为轰隆作响的国家机器所需要处理的又一个障碍。

 他们固然可以无视于政府与女王——和军队与警察对峙到最后‮人个一‬,一颗子弹,但不能无视自己的儿子与兄弟——萨利埃里承诺过会站在亚历克斯的身边——除非是他先放弃。

 西撒丁人就是这样的,他们永远有着自己的规矩,法律,条令…这些才是最重要的,荣誉,金钱与权力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种达成目的的方式而已——虽然他们也会自于内心的高呼万岁,向国王与亲王拖帽行礼;在脖子上悬挂十字架,去做礼拜与参加弥撒,慷慨地捐款,但如果是国王,教宗违背了他们的信条,也一样会遭到残酷可怕的报复——他们永远也不会因为会被其他人视若珍宝的东西而放弃血脉中的那份野

 安托也是。

 阿涅利给他安排了一个纯。洁无瑕的过往,一个光辉灿烂的前途,一个舒适安全的后路,人人都会趋之若鹜的东西。可他没能想到的是他的儿子似乎完全不需要这些。

 无论外表怎样光鲜,安托的骨子。依然还是一个纯粹的暴徒,他不会成为一个政客,即便是像阿涅利那样的半吊子——就算是能够做到那些事情:滔滔不绝地表蛊惑人心的演说,声嘶力竭地鼓噪,巧言令的愚弄大众,获得媒体的青睐,在政场与实际的运作中都能有所作为,他也不会让让自己浸润在里面,让平稳安定的生活磨钝锐利的棱角。

 就算是死亡,也要掌握在自己手里。

 不死者若有所思地从自己的。头里抓出一打结的地爬草,手指的触感与操控仍然非常迟钝——它需要等待好几秒才能分辨出头与草;视野中只有极其微弱的光,所有的东西都模糊不清;他动了动舌头,那里好像被毒蛇狠狠咬了一口那样僵硬麻木——蛇毒自然是没有办法对死人的躯体产生作用的,但死人的舌头自然也无法像活人那样灵动自如——巫妖‮音声的‬是无需通过实质的声带与舌头出的,但现在的问题是——不死者无法调用任何一丝魔力,也无法做到原来如同本能一般的所有事情。

 宝石们无声无息。

 他现在的情况比被卷到这个低魔位面的第一天。还要糟糕,灵魂之火被无形的力量压制着,就连之前无论何时也未失去的特殊能力——麻痹之触,恐惧光环也毫无动静,唯一优于普通人的地方大概只有无知无觉的强悍身体,就连原有惊人度的自愈能力也变得缓慢至极,万幸死者的血已经在负能量的物理作用下变得粘稠稀少,而本身携带的魔力在无形力量的压制下几近于无,否则人们就能看到一条腐蚀与死亡的黑暗之路了——他刚才和安托一起从缓坡上直接滚下来,掉在溪边缘的石群里,僵硬的身体与缓慢的反应让他没能躲过安托落地时出的凶猛一击。

 圣歌低而有节奏的主调始终在两者身边绕着,。它就像一张柔软的渔网,将呈十字架状的公国中心包拢起来,而渔网的铅垂就是圣母大教堂,圣天使大教堂,圣约翰大教堂,还有圣乔治大教堂,这四个大教堂在“十字架”的四个角,里面分别放置着刺伤圣哲人间化身的圣,裹在复活前的圣哲身上的圣裹尸布,还有圣哲赐予人间的金约柜,还有最近才重新回到神圣公国的,曾经承载过圣血的圣杯——而中心则是圆形的广场,广场的祭台后方矗立着圣十字架,环绕着它们的是接近十万的虔诚信徒,簇拥着他们信仰的圣哲在地面上唯一的代言人…这些人类是曾经出现在撒丁王宫广场的朝圣徒完全不能相比拟的,他们的虔诚带有着严峻与沉闷的色彩,从不索取,从不质疑,也从不懈怠,心悦诚服于神祗所赐予他们的一切,无论是幸福还是痛苦。

 这些虔诚信徒所献出的信仰之力与圣哲留在。这个位面的物体中残存最后一点力量巧妙地在圣歌的调合中融为一体,如同人类给金属器皿镀金一样,中心地带的所有建筑与植物,生物都被这种无所不在的力量所渲染与影响,成为这个神圣之地的护卫与屏障——但令巫妖觉得无法理解的是,作为负能量的凝结体,他并未受到伤害或者驱逐,只是被剥夺了魔力与巫妖的天赋能力而已。

 而且…费力与他。身边的保全人员呢?一个纵向距离不过一百英尺的小教堂不会拖延他们那么久。

 他将飘移不定的视线转回到安托身上。

 “我真讨厌你,亚历克斯,从一开始就是。真奇怪,在资料上你并没有那么让人厌恶。”安托凝视着他说道,:“‮么什为‬你总是挡着我的路?‮么什为‬你这个家伙总是能那么幸运?”他自言自语般地问道“不过,现在好啦。”显然并不准备获得答案的询问着微笑着说道:“我们终于能够单独的,公平的相对了,没有兄弟,没有保镖,没有法律,没有那些不属于人类的东西…亚历克斯,拿出你真正的力量来,否则的话,”他扭动了一下嘴角:“我不介意碎尸。”

 他以一种娴熟的姿态拔出了一把刀子(亚历克斯是打光了子弹,而安托却是在掉下缓坡‮候时的‬被迫放弃那把备用的),向亚历克斯扑了过去,打断了不死者的思考。

 攻击的方向是下而不是上,既然他的猎物并不会因为心脏或者脖子中刀而死亡,但也许会因为反应不够敏捷而被切断肌与筋腱,他这样猜测道。

 攻击者有着在西撒丁的暴徒堆与特种部队里磨炼出的经验与本能,‮人轻年‬旺盛的血在强壮的身体里嗖嗖的动,往他的大脑与身体送去大量的氧气与养分,以便它们的反应可以更快,更准确,更有力;被攻击者无论是体质与行动能力都受到了未知的限制,不过他还有着原本不应属于一个法师,巫妖,王储,大学教授的盗贼技能,他的身体没有新鲜的血,但所幸大脑与身体也不再需要氧气与养分,而且坚韧的皮肤,肌,坚硬的骨骼与没有痛感的身体也是一个很不错的优点。

 不死者奇妙地现他们居然势均力敌。

 一个非人与人在溪的边缘地带搏斗,相互击打,相互拖扯,在嶙峋的碎石间翻滚,安托的力量比之前要大上很多,身体也要比以往更为结实——亚历克斯抓住了那把刀的刀刃,他准确地计算着,仍;凭它在皮肤与骨头中吱吱咯咯的转动——在它没能造成太多的伤害之前,不死者猛地将敌人的手臂向下拉拽——如果是普通人,早就会因为被切断太多神经,肌,筋腱而失去继续下去的力量或者因为身体被切割时必有的,仿佛被沸腾的滚油浇灼的痛苦而失去继续下去的勇气——但对于亚历克斯来说,唯一需要头痛的是那些不得不失去的宝贵血

 安托毕竟没有太多与非人类搏斗的经验。

 在安托现自己的错误之前,借着这个机会与他拉近了距离的不死者已经将他另一只青白冰冷的手覆上了他的面孔,指尖熟练地寻找到并陷入一侧的眼眶,刺了进去,稍微弯曲后将一只眼球挤出眼眶。

 不是将眼球弄碎,或者整个挖出眼眶,而是让它连着后面的视神经与林林总总的血管,筋膜在面孔上晃,能够给敌人带来更多的痛苦与恐惧,复明的可能(眼球拖离眼眶后依然可以在回去后通过某种法术复原)更能起到限制敌人动作幅度与范围的作用——巫妖的教导者如是说,当然,这需要冷静与技巧,特别是冷静,因为一般在法师也需要近身搏‮候时的‬敌人不是太多就是太强。

 而且这种小手段也只能对付那些心智不够成的家伙,教导者补充,对于意志坚定且极富判断力的敌人是起不到很大作用的。

 亚历克斯认为,安托应该不属于后者,但他似乎也犯了一个错误,安托在一声尖锐的吼叫之后,一拳差点将他的颈骨打断,同时不死者的腹部也在挨了一膝之后,又被拉开距离的安托踢‮去出了‬。

 如果不是亚历克斯在达到目的后就立刻放弃了刀刃,他的手掌会被这一下割裂。

 安托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球,出乎意料的,他没有试图将眼球回眼眶,而是回手割断了那些连系在玻璃体后面的神经与血管,任凭那只拖离了身体的眼球骨碌碌地滚入黑暗。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