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二十小节 攻防(5)
细长的落地窗在三只蝙蝠即将碰到自己‮候时的‬开启,入不之客后迅关闭,宽大的房间顿时陷入纯粹的黑暗——这些窗户根据实木的特点设计成鱼腹造型的叶片并没有如同普通的百叶窗那样留下足够的隙,阳光在光洁细致的硬木地板上停留了短短一瞬,连空气中的灰尘也不曾照亮,就再次被关闭在这栋古老的建筑之外。

 有一个血鬼正在这个房间的另一端等待着他们,他面容严肃地向落地时便已恢复原状的三个“血鬼”做了一个的手势,并示意他们跟他走,墙壁尽头的书架无声地旋转,前面引路的非人类脚步轻捷如同一只灵巧的黑猫,曲折狭小的楼梯没有任何照明设施,除了新生的“婴儿”之外,每个血鬼都具备的夜视能力不需要那些——那个血鬼一直背向他们,与其说是信任,倒不如说是从蔑视与傲慢中所滋生出的轻忽之心让他不曾察觉或者注意身后的三个似乎是为了礼貌而收敛起气息与力量的非人类中有两个拥有着与他们表明的身份完全不符的内在。

 楼梯的末端是一个小门,引导者率先走‮去出了‬,外面是一个冰冷而又宽广的空间,没有蜡烛也没有电灯,更不要说是阳光,但这个房间并没有沉浸在浓重的黑暗里,它被柔和浅薄的银光所笼罩——垂下的吊灯里没有明亮温暖的火焰,只有被去了大部分水分的白色重瓣花朵——亚历克斯能够认出这是一种来自于东大陆的奇异花朵,它被称之为“夜光白”因为这种雪白的花朵里含有大量的磷,能够在夜间出清冷的幽光。

 房间的中央摆放十几把丝绒或织锦缎沙,成群的小家具——都不大,都是代表某个时代的小家具——大部份是桃花心木和橡木制的,墙板的材质采用与家具相同的桃花心木,从颜色与光滑程度来看,它们应该是诞生在同一年份中的,还有金属的罩灯、舒适的皮脚凳、厚重的书架,长绒的地毯,华丽的褐色丝绒窗帏和椅套,泽暗淡的银具,以及那些仿佛有着灵魂的古老肖像画——在沙与地毯上或躺或坐着几个年轻貌美的人类,男女都有,他们对血鬼们的突然出现并不怎么惊讶,只是一个个缓慢而优美地站立起来行礼,动作舒展而协调,充满韵律感,看来接受过一番训练以求最大限度地展示自己的优点与吸引力。

 “请随意些,”那个引领者漫不经心地伸出手指抚摸了一下身前的空气,:“可以选择进食,沐浴,休息,或者阅读,这些孩子会足你们的任何需要——今天夜里会有一个小型的非正式宴会,我想我的主人会很高兴见到愿意尊重并遵循戒条的新朋友。”——除非必要,血鬼们总是昼伏夜出的,在清晨时分拜访一个血鬼简直就像是在深夜时分拜访一个刚刚入睡的人类,作为监控着一整个城市的“亲王”当然不会高兴从自己的棺材里爬出来就为了去接受一次例行公事的晋见,但出于梵卓的骄傲与富有,他们也不介意让其他族群的血鬼感受一番属于上位者的慷慨——也可以说是一种隐的拉拢与示好。

 那些人类中已经有两个女。孩儿和一个男孩子站‮来起了‬,优美而轻盈地向三个非人类走过来,他们拉下颈部的丝带,就像拉下礼物的包装,动作娴熟,自然,充满韵律感,笑容甜mi,眼睛中毫无畏惧与退缩,只有跃跃试,渴望,还有属于自己的梦想,虽然他们的肢体动作极其努力地想要表现出自己的谦卑与温柔,却又很难控制住心底的**,不让它们在炽热的视线中表1ou出来——他们应该都是渴望成为血鬼的人类,为了这个他们愿意将自己的身体,生命,灵魂摆在命运的赌桌上,却‮道知不‬庄家早已收回了所有筹码。

 正如亚历克斯所了解到的,已知。的血鬼们已经有近百年没有创造过任何一个后裔了。

 梅柯瑞尔将自己有着尖利指。甲的手指放在那个男孩子的脖子上,他激动地抖,热量从他的颈脖与面孔辐出来——人类的身体上包裹着喀什米尔羊织成的长袍,这种织物轻、薄、暖,介于丝绸与皮之间,它的价格惊人,计算‮候时的‬不使用件‮是不也‬用磅,而是黄金使用的盎司,这一部分是因为这种纤维品质绝佳,数量稀少;另一部分就是因为直到现在,这羊背上的那层要移到你背上用的都还是中古时代的老法子——它们为血鬼们很好地保持了食物的温度,就好像人类会用保温瓶储存热汤一样。

 引导者礼貌地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很少会有血。鬼观察其他的血鬼用餐——尤其在彼此都不怎么熟悉的情况下。至于这位夫人的同伴——他们应该有着自己的处理方式,血鬼安然地缓步走到门前,将手搭在被摩擦的相当光滑的铜把手上。

 亚历克斯垂下眼睛,将双手放进宽大的斗篷里,从。他所站立的地方,楼板无声无息地粉碎。

 路德全身的全部竖立‮来起了‬,瞳孔缩成一。条细线,肌绷紧,利爪从指尖探出——他抓起面前的少女,恰好挡下反应过来的引领者不加思索的一击,引领者的指尖,手掌,臂膊依次穿过了人类脆弱的身躯,将她撕开,从一片狼藉的内脏中冲向胆大妄为的敌人。

 梅柯瑞尔愉快。地1ou出了雪白的牙齿,两稍稍弯曲的犬牙紧在下,她用一只手抓住男孩的下巴,另一只手则刺入他的锁骨中央,轻松地将他从颈肩连接的地方撕开,滚烫的鲜血从碎裂的躯体中迸出来,在空中形成一蓬细密的血雾气,人类男孩的头颅在空中翻了一个跟头,眼睛茫然的大睁,似乎还没能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仿佛来自于晴空之外的可怕轰鸣声中,整个楼面塌陷了下去,沉重的家具裹挟着人类柔软的身体,因为惊恐而变得扭曲丑陋的面孔上嘴巴已经张大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但不知是过度惊慌而导致失声还是被过于巨大‮音声的‬湮没,他们的呼救与惨叫变得格外微弱——非人类们甚至没有将一丝心思放在他们的身上,冈格罗族的路德已经准确地咬住了引领者的脖子,梅柯瑞尔再次化身为细小的血蝙蝠,在漫天灰尘中截杀一两个也许是同样受到“招待”的“客人”——亚历克斯等人的打搅让他们愤怒地失去了应有的辨析能力。

 亚历克斯没有去注意自己的临时同伴,在进入这个建筑之前,他就已经和两个血鬼确认过——从未正式合作过的三个非人类还是各行其事为好,生疏的照应与过多的顾虑大概只会让事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失败——这是对“组队打怪”有着很深爱好的半巫妖导师用无数血泪换回的宝贵经验。

 来自于异位面的法师专心致志地控制着自己的法术,放弃一部分强度而换取的涉及范围让这个只有三层的建筑瞬间成了个有着高穹顶的单层房屋——在一阵沉闷的晃动之后,精美的大理石马赛克拼画下暴1ou出金属特有的质感,亚历克斯没有任何思索地伸出手——暴的电从他的手指尖溢出,从丝细迅扩展到人类的手臂直径,蓝白色的,耀眼的光蛇在钢铁板块上跳跃,蜿蜒游动,扑向每一个能够让它们通过的地方,它们在遇到阻力时产生的高温让金属的楼板就像被烙铁灼烧的纸张那样塌陷下去,下面是空旷的地下室,墙壁,地面同样呈现着钢板特有的金属蓝色,这原本是一种很好的防护,但在巫妖追加了一个电系法术后,下面近百个木制的棺木燃烧‮来起了‬,里面的血鬼出人类无法听见的尖叫声,从火焰中逃出来——而四处窜的强电正在恭候他们的光临——只有一部分已经从“婴儿”进阶到“仆人”的血鬼才能化身为蝙蝠从火与电的包围中冲突出来,其它尚未掌握非人能力的“婴儿”在电与火焰的双重肆下出绝望的号哭,带着金黄的火焰与蓝色电,通体焦黑的非人类就像是被投入油锅的虾那样到处蹦,他们在此之前引以为豪的,比人类更为坚韧的身躯在此时成为了延长其痛苦与恐惧的最佳保证,他们甚至会在无法忍耐最终死亡的迫近时撕咬自己碰到的每一样东西,包括自己的同伴。

 亚历克斯身躯内的巫妖在费伦‮候时的‬并没有亲自观察过血鬼,或“检测”一下他们的力量,但生者的脑浆与导师的书籍,记忆能够让他建立起一个鲜明的立体形象。

 “当血鬼领主的大军步入战争之时,整个世界为之颤动。不死亡灵是整个世界中最危险的生物。在不死领主的意志控制下,他们成为堕落而又强大的敌人。你无法与它们理论,无法贿赂它们,甚至是威胁也无济于事。它们无所畏惧,毫无怜悯。它们不需要温暖,也不用喝水之类的生计之事。当它们前进‮候时的‬,整个军列充斥着它们以前敌人的尸体和囚魂。它们唯一惧怕的只有对它们造成伤害的阳光,它灼烧着**污秽的**,并能够真正的毁灭这些自然生物。但这对他们的敌人并没有任何帮助,当血鬼伯爵的大军进入战场前,这些不死的领主会用他们死灵法力召唤出翻滚奔腾的暴风乌云,来保护他们的仆从们免受阳光的侵害。行尸出现,黑暗来临。”——取自于《费伦怪物图鉴》

 在这个位面的血鬼显然比他们缺少了些什么,不单单是力量,还有更为重要的东西。

 当然,这并不代表巫妖希望遇上一个强大而棘手的敌人。

 亚历克斯安静地看着成群的蝙蝠纷地从自己身边逃走——在敢于向自己进攻的第一个小型飞行生物被施加了一个“**解剖术”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富有勇气与献身精神的后继者——巫妖在最后一只蝙蝠冲过自己身边‮候时的‬捏碎了一颗蓝宝石,里面预设的法术瞬间动。

 紧接着,他抚摸了一下手指上的宝石,在火焰与雷电,烟尘的掩护下在空中消失。

 地下室并非这个建筑最深的一层,在它下面还有一层广阔的空间,就像现代建筑中经常出现的双层地下设施一样,这层空间被花岗岩与钢板严格地保护着,在通向它的道路上和这个建筑的其它部分一样布满了陷阱与警报,很可惜,这些看似严密的装置大部分都是属于人类的“科学”制品,些许电,高温就能让它们自取毁灭或者精神错,寥寥几个简单,直白的魔法陷阱则几乎可以忽略,最重要的是——巫妖并没有准备走常人走的那条路。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