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二十九小节 魔宴(3)
“这个国家…虽然在大多数氏族的眼中是一个…浮躁而又混乱的地方,但他们忘记了,这个大陆的存在和任何一片漂浮在海面上的土地一样长久。【阅】”有着少年外表的不死者轻声说道,他带着客人们走过幽暗的门厅,大厅,从大厅毗邻的走廊进入庭院,蜀葵和命名为约克和兰卡斯特的红白两相间的玫瑰花旁边是地窖的入口——冰凉的气息从里面缓慢地洇入外界,里面还有新鲜与正在酵的果实的气息,还有落叶、块、蘑菇、禾杆、青苔、土…以及覆盆子、樱桃、草莓、石榴、醋栗、杏、苹果、梨的味儿——葡萄酒因为原料,产地,酿制方式与储存时间的问题都会散出与众不同的味道。

 他们沿着宽阔平整的石板阶梯走下去,没有一丝光线,无论是来自于火焰还是天空,但不死者依然能够清晰地看见花岗石质的甬道两边整整齐齐地排列着的巨大酒桶,还有间隔数十英尺就会出现的一个小房间,沉重的铁栅门上挂着锁,里面同样堆放着酒桶,这些房间通常是人们为储存珍贵的陈年美酒所准备的,你可以在任何一个酒庄的地窖看到类似的布局。但亚历克斯看到了尚未全部被酒桶遮住的墙壁上斑驳纵横,有深有浅的抓痕,基本都是有序的五条一排,有新有旧,铁栅门上也残留着相近的印记——可以想象,在数百年前,大规模的“千年圣战”中,魔宴所制造的大批新生血鬼就被抛置在这里度过最为痛苦的“转化期”——人类身躯中的巫妖翻阅着来自于梵卓亲王的记忆,这个位面虽然魔力混乱淡薄,但在规则方面依然与托瑞尔有着极其相近的地方——从人类转化为黑暗生物必定需要经过身体与精神方面的一系列检定,身体无法承受“原血”带来的变化的,会被血鬼们直接杀死毁弃,而身体通过考验,但意志不够坚定,思想不够冷酷甚至还保留着人类的脆弱,愚蠢的家伙则会成为在某个特定时刻抛出的无谓牺牲品。

 但即便是最为好战的棘秘魑族在近百年内也没有动过类似的大规模“圣战”了,勒森魃族也不曾在这段时间内创造过任何一个后裔。

 “让我们先来尝试一下这个,”他们往深处足足走了两英里左右,勒森魃族族长才停住了脚步,他举起空无一物的手,4只略带曲线的高脚素身水晶酒杯从空无一物的黑暗中浮现出来,而后浅金黄的,透明度极高的体连同无数细腻的小泡沫翻腾着从杯子的底部涌出,每一杯大约8盎司左右,尤尔率先握住其中的一只,并且向亚历克斯沉默致意。

 亚历克斯伸出手,如法炮制,这些不死者们品尝酒类并不需要像人类那样努力睁大眼睛,扩张鼻孔,让葡萄酒扩充到口腔的每个部分(那个动作‮来起看‬听起来做起来都很像在漱口)——他们比常人敏锐何止百倍的视觉,嗅觉,以及味觉可以告诉他们所饮用的体中所包含的一切,从原料的产地,采收,种类,酿制时间,到酒,水,糖的含量——第一次榨取的白葡萄汁二次酿制的香槟起初带有榛果、蜂mi、干杏、秋叶和烟熏味,精致的气泡充盈口腔,随后演化成薄荷、花香和香料的丰富香气。

 “是新酒。”尤尔说道。

 他们第二次尝试的是粉红。的香槟,在第二次酵时小心轻微地让酒与带皮红葡萄接触,让它带上巧的樱桃、红莓、桑葚的红色浆果颜色和柔和的紫罗兰香,入口干脆清,后续则是如同人类中的美妇人那般平衡丰腴、细腻圆润的美妙滋味。

 第三次出现的酒杯就丰的多。了,然后他们从酒体较轻、具有高酸度的白葡萄酒开始,一直品尝到酒体更强、更圆润的果味白酒,最后是一种比柠檬酒还要深的金色酒,它‮来起看‬就像是动的黄金,在光线微弱的地窖里它依然能够在酒杯里闪闪光。

 “我希望这能不逊于您的酒。庄中所有的。”尤尔说道,贵腐白甜酒,正是亚历克斯在萨利埃里庄园里最多选择的一种饮料,有蜂mi、丁香花、刺槐花、烤杏仁、香料和香草的复杂香气,入口后能够感受到酒体里带有木瓜、无花果和榛子的特殊香气。

 “太甜。”维尔德格挑刺。

 “因为这是6puttonyo酒桶里,一个puttony代表一桶2o-25kg的贵腐葡萄),所以这里的贵腐尝起来会比较甜。”勒森魃族族长耐心极好地解释道,:“不过新的贵腐甜白酒我依然采用6puttonyos的,”他优雅地做了一个手势,:“毫无办法,某些事物无论经过多久也无法改变,希望您们可以理解一个勒森魃的怪癖。”

 “甜mi总是大势所趋。”亚历克斯说道。

 尤尔1ou出一个微笑,宽容而温柔的微笑“正是如。此,”他说,然后继续向前走去:“幸而这些可爱的孩子们都已经存在了足够长的时间,年岁越久,甜味也总会高一点。”

 我可不想喝到醋(酵过渡的葡萄酒会变成葡。萄醋),维尔德格腹诽道,不过他并没有将自己的桀骜不驯表现出来——这个有着纤细少年外表的血鬼有着令死灵骑士戒备与…畏惧的内在,虽然他很不想承认,但这个家伙的力量确实深不可测——而且据他所知,勒森魃族都是一些脑筋混乱的家伙,他们优雅,但同样暴力,他们会对弱者表示怜悯,但并不介意残杀他们——他们对弱者缺乏耐,他们追逐权力,而又抛弃权力,时而表现的对某样东西甚至某人兴致,但可能在下一刻就弃之如敝帚…

 按照棘秘魑族。族长所说,近百年来,勒森魃族族长并没有创造过任何一个后裔,也不容许任何一个血鬼(除了勒森魃族族长与寥寥几个他所允许的访客)进入这里——那么说,这些葡萄酒都是这位年长的血鬼自己酿造的?同样喜欢手工作业的不死者眨了眨眼睛。、

 贵族…维尔德格在心里吐舌头,做鬼脸,哼哼。

 “酿酒是件很值得尝试一下的事情。”尤尔说道:“每一份酒都是有生命的,你看,我的寿命注定我可以看着它们度过一生——从诞生、成长、成、衰退到死亡,我可以充满乐趣地关注它们每一时刻的微小变化——但即便我可以通过木桶看见它们的颜色,形状产生变化,嗅到不断在花香,果香,泥土,皮革,坚果之内转换的气味,但我仍然无法控制以及估计到最后的结果,它们都是不一样的,就算是相同的原料,产地,采收与酿造的时间,它们还是会像人类那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类型,每一批,每一桶,每一杯,甚至每一滴都是不同的——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它们最美好与开始**的时间也完全不同——需要掌握时机,一味等待或许最后只能喝到苦酒,或是醋…”

 维尔德格聚会神地想要继续听下去…这个血鬼当然不会只是请他们过来喝酒,但勒森魃族的族长沉默了一会之后,又一次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向前走。

 这次是红葡萄酒了——从玫瑰红酒,新酒,酒体轻,味淡的年轻红酒开始到浓烈的成红酒。

 在喝过一杯近百年的贵腐之后,后面再出现储藏期跨越三四个世纪的红酒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了,毕竟连着果汁,皮和一起酵的红葡萄酒中的某些因为本身的特质与需求而不得不选择长保存期(一般在酿造后五年内须喝掉的酒,被称为“短保存期”;在酿造后十年内须喝掉的酒,被称为“中等保存期”;能存放十年以上者被称为“长保存期”),甚至有的品类根本不把时间放在眼内,竟能完好保存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简直是越陈越好。

 随着他们逐渐深入,所品尝体的颜色逐渐转深,而后又慢慢变浅,浓度也在不断上升——白葡萄酒会因为储藏的时间加深颜色,红葡萄酒却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失

 维尔德格觉得不死者在品酒方面要比人类有力的多了,不单指敏锐的感觉——他们喝下去的酒足以干掉一只大象。

 最后呈现在四个非人面前的,是还不足一盎司的,玫瑰紫红钻石一样的漂亮体,少年清脆高昂‮音声的‬突然变得低沉,:“…与我同年,能够保存下来的只有这点…很抱歉。”他垂下眼睛:“这也许是个冒险,因为即便是我,也是第二次品尝它,我并‮道知不‬在这些年里,它究竟产生了怎样的变化,”他短促地微笑了一下:“这也许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在你把它送到嘴边之后。”

 “谨慎是件好事。”亚历克斯慢地回答道:“但如果只有谨慎的话,那与坐以待毙又有什么区别呢。”

 来自于异位面的不死者异常干脆地喝下了这份泽瑰丽的体。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