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二小节 种植
罗莎丽娅在一个温暖的午后停止了呼吸,在此之前她放弃了以往为之不惜任何代价也要保住的一切,信仰,荣誉,爱情,婚姻,尊严,仇恨…有些人在死亡来临之前会变得愚蠢,而有些人会变得聪明,撒丁的公主恰好属于后者,罗莎丽娅非常清楚地看清了自己,——虽然她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喃喃地诅咒,她怕亚历克斯不遵守自己的承诺,或者王室与政府‮意愿不‬承认这个第二王位继承人…事实上,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复杂,在确定罗莎丽娅的死亡之后,她的儿子自然而然取代了她成为地位仅次于玛丽亚女王陛下与亚历克斯的人,民众的反应也很平和,除了少许过者,没人将一个婴儿和他父母的恶行联系在一起,而且距离需要做出抉择的时刻还早得很,小艾伯特现在还是个婴儿。而男最佳生育年龄是3o-35岁,很有可能,他们的王储在明年就会给撒丁王室带来一个新成员,别误会——保守的撒丁民众所指的是王储妃。

 按照撒丁的法律,亚历克斯的孩子的继承权排名是在艾伯特之前的。

 那些寥寥无几的反对声音在因为各种事故而姗姗来迟的“第一次致意”(新生的王室成员第一次公开1ou面)之后沉寂了下去——小艾伯特的父母亲已经无法履行这一义务,他被女王陛下抱在怀里,向聚集在广场上的撒丁民众展示,就像三十多年前展示亚历克斯样样。

 三十多年前的小婴儿已经成长为一个高大拔的‮人轻年‬——亚历克斯站在她的身后,面色沉静地看着下方沸腾的民众,他们最多呼喊的还是女王陛下万岁以及王储万岁——这样的情况也许能令那些忠于费迪南德一系的议员与贵族们舒服一点,亚历克斯对罗莎丽娅所说的话让他们就像是在股上扎了一刺那样坐卧难安,他们绝不希望亚历克斯有这种念头,如果可能,他们甚至想将艾伯特回他母亲的肚子里去,撒丁需要继承人,可是这个继承人的身份也太复杂了!

 令人惋惜的是,如今的亚历克斯虽然依然谦逊,沉默,深居简出,但他在民众间的声望已经不能和三年前那个让人感到陌生与突兀的王储殿下等同而论。女王陛下已经为他铲除了所有的藤蔓和荆棘,现在正在不吝心力为他打造一个稳定,安全的宝座-——没有人再能对他的话语置若罔闻——他愿意承认这个孩子。

 艾伯特还是个婴儿,这次公。开1ou面的时间很短,亚历克斯得到女王陛下的允许后离开了半圆形阳台后的房间,大步走向庭院中的温室,那是个长方形的老式玻璃暖房,培养无花果与葡萄。

 莉莉坐在温室中央的i的清香——小姑娘并没有注意到这份特别的殷勤,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扇半透明的玻璃门上,亚历克斯一进来,她就跳‮来起了‬,向他冲了过去——如果不是两者之间还有点远,她也许会像一颗子弹那样撞进亚历克斯的膛。

 亚历克斯在察觉到她的行动。时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抬起双手,微微向左右张开以便能在第一时刻抓住她——不死者并不喜欢与别人如此紧密的接触,莉莉应当知道这一点,但她显然正处于一种不正常的亢奋状态中,近似于歇斯底里,紧张,惶恐,不安,茫然…灵魂的波动剧烈且急促,这让亚历克斯略微表示了一下他的宽容——一秒钟的接触,容许这个小姑娘紧紧地抱住了他,然后王储抓住她的手臂,把她从自己身上剥下来。

 “生了什么事情?”不死者温和地问道,实际上在刚。刚的接触中他已经对莉莉身上生的事儿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现在只是需要确定一下而已。

 爱情小说中经常会描写某人的身体“滚烫”不过这。只能说是一个略有夸张的形容方式,因为人类皮肤感觉,特别是可以代表全身皮肤的手指,在感觉到“烫”‮候时的‬,所接触到的物体已经过了4o度,对于人体来说,躯体体温冬天只有36。4度,夏天则是36。6度,四肢还要低一点,除非刚刚经过烈运动,但那时体温也只可能升高至39度,所以当你感觉到某人“滚烫”‮候时的‬,一般来说,她(他)正处于极其危险的高烧中,应该采取降温措施并且送医——不过亚历克斯确实感觉到莉莉的身体是“滚烫”的,如果按照普通人的说法,他就像是被一块人形烙铁狠狠地烫了一下——莉莉身上汹涌的正能量无比凶狠地排斥着不死者的接近。

 那块无法毁弃的正能量结晶…巫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嘴——他没有想到一块圣物也能这样阴险狡诈不择手段——它在不死者的威压下一向沉默而驯服。

 它选择莉莉作。为新“容器”也许并不是毫无理由的,莉莉是一个信徒(虽然国教与旧约公教对立,但崇拜的神祗似乎还是一个),健康,强壮,聪明,纯洁——最重要的,她还有着这个位面罕见的易感体质——天空,大地,海洋,阳光…它们所蕴含的微薄魔力能够在少女美妙的身躯中累积起来,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任凭其白白失或者被损害,而且她也有着足够的敏锐可以捕捉到它们,利用它们。

 莉莉应该是在非自愿的情况下被它占据了身体的一部分——巫妖短暂地考虑了一下是否可以通过某些特别的方式从莉莉的身体中取出这块该死的石头,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正能量与负能量的冲突并不适合在人体内生——如果他还想要‮人个这‬体完整并保持活力的话。

 不死者拿起一只满的张开了一个个口子的无花果:“试一试。”

 “什么?”莉莉傻傻的反问。

 “让它芽。”

 莉莉眨了眨眼睛,犹豫着,模仿着曾经从电影中看到过,嗯…那个大脑袋et的动作——少女细细的手指按在那只被摆在桌面上的无花果。

 一开始毫无动静,在莉莉准备收回手指‮候时的‬,它飞快地爆裂,出枝条,长出叶子——它的生长甚至波及到了其他的无花果与葡萄,玉米皮编织的果篮,还有下面那张橡木的桌子,与配套的椅子。

 几分钟之后,一棵古怪的植物成型,它长在温室的泥土中,橡树的基干上长着无花果,两者身上盘绕着葡萄藤,顶端出了两三条与橡树主干相比起来尤为纤细的玉米穗。

 亚历克斯与莉莉不得不跳起来,并且向后退两步,以免自己被疯狂生长的植物融为一体。

 少女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就像第一次看到魔术的小孩子,这个魔术还是自己表演的。

 她在五分钟之前还很紧张,很害怕,罗莎丽娅的事情她从亚历克斯这里知道了一些,包括伊诺,那个被正能量侵害的千疮百孔的身体可以让一个身经百战的士兵做上一个月的噩梦…她没有向其他人寻求帮助,甚至没有让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儿,‮道知她‬这意味着什么,一不小心,她就有可能毁掉亚历克斯的所有努力——在神圣公国的视线终于从撒丁转开之后,她可不认为亚历克斯会高兴看到又有什么东西引起他们的注意。

 现在她已经把这些令人苦恼与恐慌的事情忘了一大半了。

 “很好。”巫妖称赞道。

 “别担心,什么事儿都不会有。”他在那棵畸形植物上敲了敲,它以眼可见的度枯萎,倒塌,成灰,找不到一丝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就让工作人员以为他们胃口好的掉了葡萄,无花果,果篮还有桌椅好了。

 不死者1ou出一个难以察觉的微笑,它是向丑角、傻瓜和无可救药的家伙们出的。

 ***

 亚历克斯和莉莉一起回到王冠城堡,她可以与卡梅妈妈与索尼亚姑姑暂居在同一座塔楼里。

 巫妖在晚餐前先去了自己位于主塔楼顶端的起居室,也是研究室与图书室,维尔德格正在那里等他,今天一直与王储形影不离的近身侍卫别有任务,他去了另一个地方,与‮人个一‬秘密会面。

 “衣留申群岛特使——就是派。”衣留申群岛——最大的毒品原料供应地的统治者亲自前来?

 这可不是个好现象,亚历克斯慢地打开自己的魔法袋,从里面找出刺青用品,:“那个着装有着鲜明的后现代艺术风格的将军…看来衣留申群岛情况不妙?”

 “不好。”往那些银光闪闪的刺青针上瞥了一眼,死灵骑士扭动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罂粟非法种植面积比2o4o年增加了59%,鸦片产量增加了近5o%,达到61oo吨。派布鸦片生产令已经有2年,但非法种植活动的猖獗程度也达到了创记录水平,而且非法种植者的装备与人员正在臻完善,派的军队损失不少,他的下属也有几个在蠢蠢动,好像背后有个大家伙在支持。”

 “那些人绕过了撒丁,当然不会希望倾向于我们的派继续控制衣留申,何况派的做法会严重损害他们的利益。”亚历克斯点数了一下手上的材料。:“国际毒委员会怎么说?”

 “他们要求派在半年内拿出应有的成效,否则的话…”死灵骑士并拢手指,在脖子上优雅的一划,然后摊开空空如也的双手:“其他的,什么‮有没都‬。”

 罗斯…他们在国际社会上的影响力依然不容小觑——除了国力,军备,丰厚的资产也是一大原因——不过‮多么那‬年下来,他们借着四处劫掠获得的财富也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才会如此急迫地寻求新的财源…撒丁是,衣留申也是。

 “我们来问问派吧。”亚历克斯安详地说道。:“他有没有兴趣种蘑菇?“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