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七小节 恐惧 (3)
“在那个人类女死去之后,他依然会无比虔诚的祷告与祈求。【全文字阅读】”不死者漫不经心地更换了一个坐姿,白袍摇摇晃晃地在水中沉浮,让他毫无原因地想起来到这个位面的第一天,不过这些突兀的思绪并没有影响到他继续自己的论述:“惊讶,愤怒,犹豫,质疑,否认,拒绝…这些都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在获得新的知识之后,甚至可以说,新的信仰。”所以说,萨特恐惧的并不是自己对于母亲的背叛,‮是不也‬对于长老,父亲,传统,宗教法的背叛,而是对于最基础的,最根本的,信仰源头的背叛;原本他自己,自己的伙伴,兄弟,姐妹,父辈,祖辈,甚至于自己的后代也必将一代代尊崇下去的东西——但当他克服这份恐惧之后…巫妖在亚历克斯的躯体内耸肩,一个新的科学信徒产生了,正如他所说的,这是一个全新的,暂时‮来起看‬还不错的发展。

 “他已经受到惩罚。”黑暗中‮音声的‬无比压抑与沉闷。:“他会幡然悔悟,重归真主的怀抱。”

 “也许,”不死者谦和而无意义地附和了一句:“这就是你的工作不是吗?你帮助他跨越了这段恐惧——不可否认,这段时间,他会成为一个最为狂热地信徒——但只要离开这片水域,他就会慢慢地摆拖记忆的控制,省悟过来,他会为自己过于薄弱的意志懊恼地捶顿足,他会进一步地从各个科学角度来诠释自己所遭遇的痛苦,以此为论据否定你所守护的一切,并将结论公之于众——又一个被科学所营造出来的神奇地方,就像那些会让小球自动滚上去的坡道,每一年自动寻转360度的球形石块等等等等…”

 不死者微笑着做个一个标准动作,将不祥的波动隔绝在外:“你的力量有限,而人类会尽快将痛苦的东西忘记而只记得那些令他们感到舒适与愉快的——而科学将会在他有生之年不断地加深他的信念,直到他彻彻底底地成为它的信徒,甚至选民—我们都知道,反扑的力量总是比较大一点。”那么就让他堕落下去吧,真主的火狱已经设置在他的面前——既然他无视我的警告,心甘情愿地沉沦在污泥里。”

 “…可是,”不死者的眼睛闪着光,。他‮音声的‬愈发甜mi而轻细,他向前微微俯下身体,好像和自己的朋友耳语一般:“你没有感到恐惧吗?”

 他脚下的沙一层层地翻滚‮来起了‬。

 “这是一个预兆…终有一天,科学将。会统治这里,就好像统治其他地方——你所守护的一切将化为泡影,消失无踪,即便想作为一种传统或娱乐留存下来也未必可得。”

 “不。”这次黑暗中‮音声的‬回复的。很快:“这是不可能的。”他自信地说道:“西兰是最为虔诚与热忱的,为了捍卫自己的信仰,他们甚至不介意献出所有的财产与自己的生命。”

 “现在的西兰是,将来的呢?”不死者惋惜地说道:“你所。守护的存在选择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大陆,选择了一个单纯的种族来将自己的种籽传播下去——这个选择‮是概大‬最为理想的,不与任何其他的国家接壤,也不会出现其他的民族与宗教——艰难却是唯一的生存坏境以及由此产生的,强悍而固执的情,单一的文化,单一的信仰,单一的言论,铁一般的律法,世代传承的标准**与仪式…”有点类似于费伦的扎哈拉,燃烧的世界,命运之地,,扎哈拉的居民拥有坚定单一的信仰和高度发达的文明,然而正因为如此,半巫妖导师的书籍上注明他们可能是一种威胁,这并不是什么好词汇,而且受到利益驱使,为了探寻新事物和收集传说的冒险者及商人正在竭尽全力攻破这个堡垒;不过在巫妖被迫离开费伦之前,这个国家尚能保持完整,因为在费伦,人类虽然是主要种族且有着不容忽略的力量,但还是有着无数的智慧而强大的生物与之共享这个安身之所,没有那个种族可以为所为——最重要的,扎哈拉有着自己的神。

 西兰的神早已离去——据巫妖的推测,甚至比其他的。本位面神还要早一些——那些曾经在王室与神殿非常普及的神灯,飞毯如今‮在能只‬传说中找到。长老的**与故事苍白无力且找不到任何值得信服的证据。

 虽然信仰的传承依然在继续,但西兰人不惜以。资源来强迫自己与他人维持传统的做法无异于饮鸠止渴,随着大量的资源外,外来的力量,财富,新的知识还,特别是科学,一样难以遏制地入了这片古老的土地并且以最快的速度无声无息地改变周围的所有事物,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一个无法给人类带来好处的宗教或者其他什么总是会被另外一个能够给人们带来好处的事物所取代,这是规则,至少在人类中无可动摇的铁则…

 “但惟有真主才。能给予人们救赎与安宁。”黑暗中‮音声的‬说道,亚历克斯的笑容略略加深:“‮道知你‬电视吗?”

 “…呃,知道。”

 “那么,动画片知道吗?”

 “呃,知道。”毕竟它能够通读‮人个每‬的记忆,只要他离自己足够近。

 “那么…”亚历克斯说了一个很新的动画连续剧名称,这个它可‮道知不‬,所以亚历克斯又很耐心地述说了一遍故事内容,对方也很礼貌地将这个很新但内容还是千篇一律的勇者斗魔王型的动画片从头听到尾,不过最后它不得不表示了自己的惑。

 “嗯,没发觉吗?”亚历克斯简单地点题:“这里面,挫败黑暗boss阴谋的是超级英雄,拯救全人类的是超级英雄,获得人们爱戴与尊敬的是超级英雄,而这个超级英雄是一个被高科技装备全面武装的人类——既不是真主,‮是不也‬真主派遣下来的天神或者使者——当孩子们被这些动画片里的妖魔惊吓,而父母安慰他们将会有真主前来保佑他们‮候时的‬,他们会怎么说?他们会说真主没有这个能力保佑他?!这是很自然的,因为动画片里没说真主能比所谓的超级英雄更为强大有力!甚至没有提到过真主以及他的使者。”

 “…”黑暗中‮音声的‬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没有说话——按照西兰的教义,是不能存在偶像崇拜的,真主,与真主的使者的形象甚至不能出现在神圣的礼拜堂里,更遑论是给孩子们观赏的动画片。

 即便可以,难道还要神祗与动画片的超级英雄争夺孩子的喜爱吗?

 “等他们长大一点,接触了更多的东西,——汽车,飞机,航船可以让他们随心所地四处游逛;电话可以让他们随时联系到亲友;电视,电脑可以让他们足不出户就能了解整个世界,而先进的武器与防卫设施可以保证他们不受外来的侵害,最新的医药与护理则保证他们身体内部的安全,人工培养的瓜果粮食可以足他们的口腹之…可是真主呢,没有人见到过他,也没有人感受过他的恩惠或力量——他对人们,几乎已经失去了切实的影响力——这种情况在两个世纪前已有端倪可察,譬如说:原本是为了裁断西兰国王的继承人以及坚定继承人的信仰而存在的你…以及,除了恐惧,还应该有爱、喜悦、惊奇、愤怒、悲伤,这六种是人类的基本情绪,它们也应该是你的力量吧。”

 黑暗中‮音声的‬首次沉默不语——它的力量确实是来自于西兰民众的信仰,而随着外来力量的入侵,人们的信仰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动摇——这也是它抓住一切机会展示真主所留下的珍宝的缘故,虽然人们最后所记得的只有它带来的恐惧。

 “你想要什么?”虽然已经是苟延残,但曾经读取过无数记忆的存在当然不会是个蠢货——它只是被一直不愿承认的事实突然被人撕开暴lou而有点“小小的”不适应和畏惧——即便无法读取他的记忆,它也能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不会去无缘无故地去浪费自己的时间与力量。

 很强的力量。

 “哦。”亚历克斯一派良善地伸出手,手掌里是两颗黑耀曜石——它们曾经被镶嵌在属于秘隐与魔宴两位首领的戒指上,拥有着支配的力量,能够帮助佩戴者支配敌友的一切,包括身体,感情,力量等等——不过它们现在死气沉沉,似乎从来不曾有过属于自己的意志与思想,不死者略为放开自己的压制与隐蔽,阴冷澎湃的负面能量立刻气势汹汹劈面而来,幸好这里本来就没有什么生物,不然大概会被立刻成森森白骨来代替沙子铺满湖底。

 “我只是想让这个世界更为多姿多彩一点而已。”

 不死者真诚地说道。

 ***

 湖水翻滚,人们高兴地看到一个黑色的头颅冒了出来,是亚历克斯,他向岸边游过来,肩膀上扛着昏的萨特。

 然后是维尔德格,他抓着莉莉,小姑娘面色苍白,但还勉强保持着清醒。

 其他的人也陆陆续续地冒了上来。

 人们喊着真主保佑涌了上来,有两个女走出帐篷,给莉莉带来了一件干的黑色长袍,她的衣服漉漉地贴在身上很不雅观——经过亚历克斯‮候时的‬,她本能地抓住了男子的长袍,亚历克斯仔细地看了看她的眼睛,拍了拍她的脑袋,嘱咐她先进帐篷里暖和一下——沙漠里,夜晚的温度是很低的。

 医生们围着萨特,他没有什么外伤,除了全身透,昏不醒之外什么症状也没有,他的兄弟与叔叔们忧心之余还记得向亚历克斯表示谢意和敬意——毕竟提出以这个方式解决争端的是萨特,而且他还是亚历克斯带上岸的。

 亚历克斯简单而温和地解说了一下入水后的情况——湖的底部突然发生震动,沙在水里形成浓厚的雾障,他准备浮上水面时看到了似乎失去自主能力的萨特,就将他一起带了上来。

 如果不是去掉了中间的那一段,这个解说可谓非常真实。不过这个变故岸上与水里的人们是不得而知的,不死者自己的计算方式表明岸上的时间似乎只过了五分钟不到。

 他在自己的帐篷里沐浴,更换了衣物,然后去探望了莉莉。

 镇定剂对于有着正能量结晶在体内的莉莉起不了太大作用——她的思维异乎寻常的活跃,但身体与精神却差到极点,两者冲突让她非常痛苦——最后还是巫妖默发了一个睡眠术才让她真正地睡着。

 据那颗紫牙乌宝石所言,维尔德格,莉莉也在它的考验范围之中,只是它拒绝告诉亚历克斯两人最为恐惧的是什么。

 亚历克斯留下了那两颗黑曜石——他并不担心圣湖中的存在会拒绝这份惑——为了摆拖最深的恐惧,就算是最理智,最冷静的神祗也会变得愚蠢迟钝,而他只要耐心等待,那枚成的石榴会自行落入他的手中。

 这也可以说是一份意外的惊喜——虽然对于最近好像已经和罗斯达成协议的旧约公教来说只有惊没有喜——一个原本就足够深蒂固的异教同样有着能够展现奇迹的圣物,这个消息足够让那些枢机主教们烦恼一阵子的了。

 ***

 第二天早上,亚历克斯在清晨的雾气中走出帐篷,第一缕阳光穿过湖面时,祈祷报时人大声呼喊着人们起来行晨礼。

 亚历克斯看到了萨特,他一个晚上就衰老了十岁,失去了几磅的和水分,罩在宽大的白袍李活像个幽灵,但他的眼睛就像湖水一样清澈明亮——全身都带着冰冷的水汽,似乎在帐篷里做过大净(祈祷前沐浴全身)——他目不斜视地走到湖边,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匍匐在地。

 “赞美真主,真主伟大!”高亢的呼声从所有西兰人的喉咙中喊出。

 [倾情奉献]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