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六小节 愚者(四)
小剧场:

 “附带问一句,”维尔德格说道:“‮么什为‬必须是第一代宿主才能引发出这种力量呢?”

 “我无法提供具体而确切的答案,不过在此之前我曾经做过一个小小的推测。【阅】”亚历克斯回答:“你‮道知要‬,现在即便只是办理一张信用卡,银行也会给新客户一点特别优惠的。”

 ***

 梦魇从书房的阴影中缓步踏出,正在那张老旧的橡木桌前的煦德一抬头就看到了亚历克斯与维尔德格——他的面孔上顿时褪去了所有的血

 “西撒丁王”猛地从桌子后面站‮来起了‬,甚至来不及先行推开他的座椅,那把沉重无比的红橡木高背椅仰面倒下,它足有一个成年且强壮的男人的重量,与硬木地板碰撞时发出‮音声的‬可以让一个普通人的耳膜感到刺痛——煦德好像完全没有听到那可怕‮音声的‬,他绕过桌子,紧紧地盯着两个弟弟,似乎希望他们能说出其他的原因——一个需要他们使用这种办法回到萨利埃里的原因。

 他先是看着亚历克斯,然后看着维尔德格,但‮人个两‬什么都没说,煦德明白了,他转身率先走出了书房,弟弟们跟在他的身后,走廊上他遇到了奥尔加。

 卡梅。萨利埃里在老萨利埃。里去世之后仍然住在他们的卧室里,在不需要照看两个小孙子‮候时的‬,她就呆在lou台上,享受阳光,间或打开防弹玻璃隔墙让带着草木香气的微风吹拂过自己的面颊…她总是坐在老萨利埃里最喜欢的那把摇椅上看书,或者为家人编织衣,有‮候时的‬会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语,说些家里面发生的小事情,好像沉默而耐心的老何。萨利埃里还在她身边那样。

 当煦德走进去‮候时的‬,所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已经看过几百,几千次的景象,卡梅沐浴着夕阳最后的光辉躺在那把宽大舒适的摇椅上,面孔微微地侧向窗外,似乎正在欣赏那片无比绚丽的云层,它被最后的光线渲染成金色,粉红色与紫罗兰,在天穹的边缘呈现出一层层鱼鳞般的波纹;从门口看去,她好像只是在长时间的编织后决定暂时休息一下,肩膀垂下,双手叉着放在腹部,瘦弱的身体显得非常放松,遮住膝盖的毯子上放着初见雏型的半片衣,一个很大的线球滚落在她的脚下,上面ha着两织针,一边的小圆桌上摆着她的老花眼睛和今天的报纸,还有已经冷却的半杯红茶。

 “妈妈…”煦德如同往常那样轻声。呼唤道——如果一切都还能按照往常那样进行的话,卡梅应该缓慢地醒过来,转过头,向她的儿子微笑。

 煦德没有得到回应,他走过去,在卡梅的身边跪下,。握住她的手,手指的温度很低,但还是柔软的,西撒丁暴徒们的首领拉起那只手,把它按在自己的额头上。

 亚历克斯走过去,按住了兄长的肩膀,维尔德格安。静地站在原地,而奥尔加小声地啜泣起来。

 ***

 卡梅。萨利埃里的死亡毫无预兆,非常安详而快。速,在老萨利埃里死去之后她就坚持让神父为自己作了圣油仪式(一般在教徒年迈或病危时,由神甫用经过主教祝圣过的橄榄油,抹在病人的耳、目、口、鼻、手、足,并念一段祈祷**,认为这样可帮助受敷者缓解病痛,赦免一生的罪过),而且煦德也并‮意愿不‬太多人来打搅母亲最后的宁静,所以相对于老萨利埃里,卡梅。萨利埃里的葬礼办的非常朴素而简单,围绕着她最后归宿的只有家人和萨利埃里家族的几位重要成员而已。

 “索尼娅。”

 亚历克斯推开。那扇沉重的木门,在老萨利埃里的房间里,被干净坚固的防弹玻璃保护着的lou台上,索尼娅坐在最早由老何占据着,后来是卡梅,现在是她亲自统治的摇椅上,她一边让那把椅子慢地摇晃着,一边向亚历克斯招了招手。

 “过来,亚历克斯,到这儿来。”

 不死者走了过去,在索尼亚的暗示前他犹豫了一下——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做过这个动作——他在索尼亚的身边几近于笨拙的单膝跪下,将身体贴近椅子的扶手,索尼娅又纠正了一下他的姿势,直到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可以在她的半强迫下僵硬地将脑袋搁在她的膝盖上为止——她现在能够很顺利地抚摸到他的头发了,她的抚摸非常沉稳,规律,就好像一个母亲在驾轻就地抚摸她的婴儿那样。

 索尼娅仔细地研究着亚历克斯的后脑勺,亚历克斯的头发和萨利埃里家族中的任何‮人个一‬都不怎么相像,每一头发都是纤细,笔直,乌黑的,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那样顺服老实地贴在那颗聪明的脑袋上,不会像维尔德格那样胡乱伸展,翻翘成一只无比愤怒的食禽类的形状,也不会像煦德那样在黑色的头发中夹杂着丝丝缕缕的银色头发——事实上,亚历克斯与萨利埃里家族的其他人不够相像的地方还很多,他没有遗传至卡梅的黑眼睛,还有对于西撒丁人来说过于白皙的皮肤,令人惋惜的判断能力与优柔寡断的性格——在三角海域的事情发生之前是这样的,但从三角海域回来之后,他就开始改变了,变得像一个西撒丁人,某种东西慢慢地,不容拒绝地从他的骨子里渗透出来,就好像皮肤中的火药与油味儿,‮样么怎‬也无法掩饰——他本可以成为一个真正的萨利埃里。

 “你现在的样儿让我想起第一件见到你‮候时的‬。”索尼娅低声说道:“那时候我就在想…一个愿意迁就人的好孩子。”

 索尼娅第一次见到亚历克斯‮候时的‬,他应该还是一个小婴儿,一个几乎可以说只是凭借着本能生存的婴儿,无论如何也不会懂得去迁就别人的——不死者大半个脑袋放在索尼娅的膝盖上,他可以清晰地感知到女人类散发着热量的皮肤与有绵长平稳的呼吸,还有血在血管中奔‮音声的‬——她说的不是亚历克斯,她说的是隐藏在亚历克斯躯壳内的巫妖。

 来自于异位面的不死者从不认为萨利埃里家族会无视或者漠视亚历克斯的异变,‮是其尤‬他得以逐步深入萨利埃里后——这个家族对黑暗与血腥的了解不单单是来自于人类,他们对毒品贩子,军火商,走私者,娼,杀手,小偷了如指掌,同样也了解血鬼,黑巫师,狼人和幽灵。

 “维尔德格向我们报告了你的情况——一个危险而又单纯,嗯,某一方面单纯得有点傻呼呼的小家伙,你救了他。”索尼娅安抚地抓抓他的耳:“而…耶尔确定你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了。”她说出耶尔的名字之前深深地了一口气,仿佛在试图抑制某种突如其来的疼痛。

 他们在无法弄明白从三角海域“回来”的亚历克斯是个什么玩意儿之前,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让他远离了萨利埃里,甚至是撒丁——几乎整整一年,他醉心于观察那颗“女神之心”而他们热衷于观察他。

 然后是衣留申群岛之行,煦德应该是在那里确定了自己仍然是亚历山大。萨利埃里——因为那些残存的记忆碎片,他认可了这个亚历克斯,并且愿意保护他。

 “在知道你是个亡灵巫师之后…耶尔曾经委婉地转述过安纳多族长的意思——他们希望控制你,用他们的方法,何拒绝了。”也许从那时起,他们与安纳多家族之间的同盟就不再是那么牢kao了,索尼娅想:“你救了维尔德格,救了煦德,救了你的老爸爸,我们喜欢你,爱你,你是萨利埃里家族里最小的孩子…你是我们的亚历克斯宝宝。”她他的头发,:“我们不会放弃你。”

 “…是的,”巫妖说:“‮道知我‬。”

 “所以,不要再回萨利埃里庄园。”

 亚历克斯的肩膀微微一耸,但施加在他头颅上的手温柔地将他蠢动的脑袋按了下去——索尼娅用的力量并不大,实际上就算她用足力气起到的作用对于巫妖来说也不会高于一片羽,但里面所蕴含着的意味让不死者瞬间安静了下来:“你长大了,亚历克斯…”索尼娅停顿了一会,似乎在寻找措词:“在我们第一次见到你‮候时的‬,你就和维尔德格形容的一样,也许你强悍,敏捷,充满智慧,有着人类无法企及的奇异力量,但你在感情与人方面完全就是个婴儿——不,我不是说你不了解这些东西,你也许可以将弗洛伊德的著作倒背如,但你从未真正地接触过,感受过…我和卡梅,何,维尔德格,甚至是在这方面迟钝的就像是一条霸王龙的煦德也能感觉的到…不过你显然在很认真地学习,也许和你经常在一起的人感觉不到,但是,亚历克斯…我能够很清晰地看到你的变化。”

 她拍了拍亚历克斯的脑袋:“你正在向一个可怕的方向发展…亚历克斯,你现在不仅仅是学习,而且已经懂得运用这些东西了,你原先的最大缺点已经得到了弥补…噢,这没关系,我们乐见其成。”

 “但我们不希望这些东西会成为桎梏甚至控制,伤害你的东西。”索尼娅迅速地说道:“这也是何,卡梅的意思——我们知道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奥尔加的力量与你的力量是敌对的,在这里,生者可以有所裨益,但对于你来说…”她松开手,让亚历克斯抬起头,黑色与灰色的眼睛对视:“所以,不要再回到萨利埃里庄园了…也不要和萨利埃里的后裔接触,因为死去的我们无法保证这些萨利埃里是否能够继续这样爱你——我们不想让珍贵的感情和回忆成为在将来的某个时刻谋杀你的工具。”

 “如果想你的话,我和煦德会去看你的,我想这机会并不难得,而你在皇冠城堡的塔楼里总会给我们预留房间的,对不对?”索尼娅抓住亚历克斯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

 “唔…是的。”

 …

 房间里突然寂静下来,但这种寂静并不让人感到压抑,它给人的感觉安宁而又舒适。

 索尼娅姑姑卷起嘴,:“…你就不想说点什么?”

 我觉得所有的话都已经被你说完了,亚历克斯在心里默默地说道,他握住索尼娅温暖的双手,看着她微微一笑,他也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看到索尼娅时的情形,记忆中风姿绰约,朗的女人类女除了眼角与边多除了几条细微的笑纹,还有萨利埃里家族遗传的灰黑卷发中益显眼的银色之外,一如往昔。

 “我想,”他平静而认真地说道:“我是幸运的。”

 [倾情奉献]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