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小节 愚者(八)
教廷发言人再一次仔细阅读了一次捏在手里的发言稿,虽然区区十几个单词他已经倒背如,但无论准备的多么充分,向广场上的数万以及世界上十一亿信徒宣告圣哲在地面上的代言人即将死去的任务还是会令他情不自地微微颤抖——惶恐,紧张,悲哀与一点惋惜…被强行糅合在一起——但如果有人能够如同巫妖那样深入人心,看到的也许也许会是另外一个景象:对于现任教宗的死亡,这个身着红色法衣的枢机主教大人是喜悦多于其他情绪的。

 他是前任教宗在临终前最后一次枢密会议中擢升的十六位新枢机主教之一,他们连同前任教宗所任命的三十七位主教级枢机一起形成了一股任何人也无法小觑的力量——不过在两百余位枢机主教中,中立派还是占据了绝对地位,他们对于前任教宗的进态度有着很大不满,因此才会造成一个并不怎么显眼的非罗斯与神圣公国籍的枢机主教在三天三夜的选举中意外地成为新教宗。

 但出乎进派与中立派意料的,新教宗居然是一个敢于有作为的人,这个表面温和,谦恭,甚至带点小孩子般的天真无的老人无声无息地自上而下给公教带来了不可低估的影响,而在内法庭庭长坦塔罗斯死去之前,主教们居然都‮道知不‬他在何时培植起如此巨大而惊人的力量——面对罗斯籍主教以及进派的咄咄人,近一半的中立派以及四十五名枢机为他构建起坚不可摧的盾牌——仔细思考一下,当初坦塔罗斯的疯狂之举也有着无法察觉的手在暗暗推动。

 整个圣座被这个容貌和修行都异常平凡的老人欺骗并且控制着…以至于在他踏入天国的大门之前,不会有人满怀勇气的直接站在他的对立面——也许就是因为他的表现太过优秀,所以圣哲才会决定以这种方式召唤他回归天国?而且因为他总是过于谨慎和多疑,他的身后并没有能够接过他的理念与位置的继承人——教宗的私人秘书斯漓枢机主教大人?圣座封圣部部长?圣座礼仪圣事部?圣座侍从长?…他们或许在某个方面有着值得称道的地方,但他们没有‮人个一‬能够取得足以让他们成为新一代教宗的能力与经验。

 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部长幸灾乐祸地暗喜着,进派已经积蓄好所有的能量来应对下一次的教宗选举,现在最有可能成为新教宗的四位候选人1个属于进派,3个属于中立派,但后者中的两位也只是在表面上保持中立而已。

 他一边考虑着应该向那一个候选人递去自己的橄榄枝,一边抬头看了看隐藏在角落的座钟,距离公开发言的既定时间还有1分钟,枢机主教作了一个深呼吸,然后示意侍从打开通往lou台的大门,阳光与新鲜的空气涌入这个密闭的房间,从他所在的角度可以看见广场上聚集着的信徒们密密麻麻的脑袋,但静悄悄儿的什么都听不见。

 正当整理好心情的发言人站起来向门外走去‮候时的‬,通往走廊的门被“碰”地一声用力打开,斯漓枢机主教大踏步地——因为这几个月来以继夜地看护与祈祷,原本肥硕的差点只能用滚的方式前进的躯体消瘦了不少,所以他才能做出这个动作——走了进来,他神采飞扬,高高地抬着头,惶恐与绝望的阴影不再像前几天那样严密地笼罩在他的面孔上,:“停止,停止所有程序,我亲爱的师兄,”他用一种让发言人想要呕吐的虚假声调宣布道:“圣哲的荣光泽被万物,他所赐予的奇迹应在他的代言人身上——宗座痊愈了!”

 发言人手里的纸条落在了被阳光照耀着的地毯上。

 上面写着——“…今夜,圣哲将会为他的代言人打开天国的大门。“

 ***

 在神的城中行走,沐浴在神的光下,‮是概大‬每一个尊奉着圣哲的信徒毕生的想望,莉莉也并不例外。

 她在神圣公国的心脏中尽情地漫游,陪伴在身侧的只有来自于撒丁的神父与还未正式发愿的贞德——他们从落满了大理石天使的圣天使桥开始,穿过光耀街,然后是环列着圣人雕像和廊柱的中心广场,广场连接着三座占地广阔的十字形古教堂,圣天使大教堂,圣母大教堂,以及最为著名的圣主大教堂,而后是教宗行宫改建的圣座博物馆和图书馆,它们都有着相似的地方——宽大的铜雕大门和整块的大理石柱,高远的大穹顶,栩栩如生的雕像,色彩鲜的壁画,青铜镏金的华盖与大祭坛,高耸的固定大风琴,彩玻璃组成的人像窗与永不熄灭的长明灯。

 莉莉的很多要求都能得到足,她可以走入那些普通人不得进入的地方,圣人使用过的祈祷室,不公开的地下墓室,教廷图书馆的藏书库——她可以直接阅读那些珍贵的手抄本;而且知情的人们总是会对她保持着一种隐秘而确实的尊敬,这一切都是在教宗痊愈之后发生的——那些平静中蕴含着怀疑与敌对的眼神变得温和,亲切,甚至是崇敬——她在教宗住所的走廊上走动‮候时的‬,那些身着黑色或红色法衣的大人们会为她让出道路,除了贞德,还有两个嬷嬷照看她的生活,一切都以她的意愿为标准,包括她身边的神父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虽然他和她依然可以说是撒丁国教的信徒,但他们好像都一下子得了严重的失忆症。

 甚至有些侍者会称她为“值得尊敬的”这是对于在世时有德行的信徒所奉上的尊称,莉莉‮道知不‬自己是否应该接受,她也并不怎么关心自己所得的荣誉,她的注意力主要都集中在教宗所默许的条件上面。

 虽然教宗并没有通过正式而公开的方式允诺,承诺些什么,甚至在莉莉出现在他面前‮候时的‬,他还表现出惊讶与惑不解——如果莉莉还是那个小渔村的傻姑娘,也许会相信他在这件事情上的确就如贞德所说的那样一无所知,但现在的莉莉已经接触了太多的上位者:上位者不可能对与自己切身利益紧密相关的事情和人毫无了解——圣哲在地面上的代言人将自己当作最后的希望,却不想因为可笑的“万一”而丧失理智与虔诚的名声——贞德孤身一人而来,除了一张只有歪歪斜斜,潦潦草草几行字迹的纸条别无凭证…如果莉莉只是徒有虚名或者不为荣誉,权力和地位以及亚历克斯的安危所动,这件事情也只能归结在一个无知者的冲动与天真上,并不会对教宗的名誉形成一点点损害。

 当然,现在莉莉已经证明了自己,教宗也含蓄地表示愿意履行承诺——遏制进派对撒丁的恶意行为,承认费迪南德一系于撒丁的合法统治权,承认由撒丁教区选举的牧师,主教…还有给予莉莉本人的一系列荣誉和实际的报偿——不过莉莉怀疑,这些本来就是他要做的事情——对于此位教宗她也有着一定的了解,因为他并不是罗斯与神圣公国出身,所以在他的心里只有圣哲与公教的利益值得尊重,而不会像前几任教宗那样将国家的利益放在首位。所以撒丁与罗斯之间的矛盾,他一向保持着不干涉,不主动,不偏向于任何一方的妥靖政策,只是想方设法地从中为公教谋取好处罢了。因此这位圣哲在地面上的代言人获得了大部分主教与神父的支持,不过也让某一部分人深恶痛绝。

 但不管怎么说,他的继续生存是撒丁和亚历克斯所需要的——总比换上一个企图对撒丁发动又一次全面圣战的疯子要好。

 而且教宗确实是一个让人非常愿意与之接近与亲密的老人,他宽容但不糊涂,理智但不苛刻,温和,高贵,知识渊博,言辞幽默而犀利,他并‮意愿不‬将那些‮意愿不‬和公教保持一致的人一子打死,而是更愿意用漫长的时间与实际的行动去感化和教育他们,将他们从危险的泥沼中拯救出来——莉莉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这一点,这让她有点茫然和无奈,但它既然能够为她要做的事情提供方便,那么她也就故作无知地接受了教宗的示好。

 公教所搜集的圣物数量和种类都可以说是惊人的,而每一次接近圣物,莉莉都能感觉到身体中的那份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温暖和冲动,‮是其尤‬在圣十字架,圣裹尸布,以及圣之前——她可以看见这些圣物力量的源泉——那闪闪发光的圣哲之血,这些圣洁的血让凡俗之子制造出来的糙之物变得光亮,华丽,精美,永不腐朽和损坏。

 ***

 深沉的黑暗中,白色的光柱从天而降,它逐渐变宽,形成一条广阔的道路,天国的大门在道路的末端打开,她可以看见圣徒与天使们在云层之上漫步,谈话时发出的每一个音节如同竖琴奏出‮音声的‬那样明亮而纯净,他们身后是洁白无瑕的建筑,它们就像小鸟那样栖息在漂浮的岛屿上面;飘渺而悠扬的圣乐无所不在,它指引着方向,而温暖的光和柔软的雾气就像是母亲的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莉莉的身体,让她能够沿着那条神圣的道路上升…她距离那道隔离了人与神的门槛越来越近,而早已守候在门边的天使与圣徒们已经欢喜地伸出手来接新的成员——莉莉在被光明所笼罩的形象中看到了自己早已过世的祖母,她曾经是莉莉最爱的人。

 但在她们的手指即将相触‮候时的‬——一股冰冷的力量将莉莉全力拉向后方,天使与圣徒们发出一声悲哀与遗憾的叹息,其中一个年轻的天使尤为伤悲,莉莉发觉她有着一张属于贞德的面孔。

 天国远去,黑暗重新笼罩大地,莉莉的灵魂与身体落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她后退一步,发现自己还在那个昏暗的,狭小的教宗私人经堂的祈祷室里,面前的黄金约柜依旧熠熠生光,两个天使所拱卫的宝座上的蓝钻如同恶魔的眼睛那样散发着碧蓝的幽光。

 身边的贞德依然保持着跪拜的姿势,双手合拢放在祈祷台上,低垂着头,神态怡然,但那种苍白之中还能透出苍白的脸色却让莉莉能够立刻知道,她的生命远远地离开了她的躯体。

 [倾情奉献]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