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三小节 果实
“喔哦…这个家伙的脑子里还有什么值得你感兴趣的东西么?”维尔德格在亚历克斯的授意下将萨特同学拖进走廊的阴影里,巫妖精准地丢了一个“侦测思想”过去,读取到的一片混乱令这个非人者皱眉,他一边娴熟地在对方的思想里翻来翻去,同时谨慎地将翻查过的东西归回原位——鉴于它们主人的身份,不死者并不准备让一个西兰王室成员在圣南西亚大学得到精神分裂者的荣誉称号,虽然亚历克斯看来,一个总是在宗教信仰与科学信仰间徘徊犹豫的蠢货与前者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比前者还要糟糕一点。【阅】

 他无法理解‮么什为‬会有人那么强烈地认为信仰与知识会是死敌。

 没有人能够否认或者剥夺一个法师的求知**,他们为了追寻知识与力量的极致几乎可以做出任何一件让他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这一点即便是面对着他们曾经或者依然信仰着的神祗也是不会有丝毫动摇的——顶多是暂时保留一下,而费伦的神祗多半也会表示出一定的宽容和理解,毕竟强有力的下属并不是每天都能在挤挤挨挨的信徒与灵魂聚集的荒原上随便拣拣就能挑出这么一两个的,何况有很多时候,他们的研究也能给神祗带来一些惊喜…唔,有时也会是惊吓——巫妖又一次不可避免地想起那个无比悲催…嗯,从某方面来说也是无比伟大的某位施法者。

 就算是在这个低魔位面中,想象力最为疯狂的导演也‮到想没‬虚构出一个真正毁灭世界的大魔王来——虽然说卡尔萨斯还真是个“善意恶行”的标准模板。

 “请问…需要我帮忙吗?殿下。”或许是某种不可言传,只可意会的巧合,就在不死者想到大魔王‮候时的‬,这个位面实质意义上的反面boss异常适时地出现在走廊的另一处阴影中,与三人(?)之间的距离至少有五十英尺之远——这点距离当然不会对于非人类的视力,听力构成什么影响,血鬼‮音声的‬就如同在身侧响起,柔和,低沉,带着少许叹息般的尾音。

 “阿萨迈特。”维尔德格说道。“族长。”亚历克斯补充,向他微微弯下血鬼只看衣着的话与任何一个西兰传统型人物没有两样,宽松的白色长袍,遮住了面庞的侧面与头发的头巾,将阳光很好地遮蔽在身体外面——他面色黑如檀木,额头宽大,眉骨高耸,而茶的眼睛深深地凹陷下去,从耳往下留有锐刀似的胡须。

 “除了将您们的被保护者带走之外——没有什么别的需要了。”亚历克斯回答道,一边礼貌地给与含蓄的回礼,一个隐秘的标准手势抹去了残留在萨特身上的魔法痕迹。

 在得到亚历克斯的允许之后,血鬼缓步“走过来”虽然他移动脚步的方式与外面的长袍会令人误会他在“低空飞行”——死神的脚步,这是阿萨迈特族的特之一,来自于荒漠的他们是血族中的杀手。他们为给那些他们酬劳的雇主工作,而酬劳通常就是雇主的血。亚历克斯用那种无论是人或非人都会为之骨悚然的眼神盯了他一会,最后决定什么也不做——他现在和血鬼们中的大部分相处的还不错;不死者提供的法阵解决了“原血”的问题,虽然不足于让魔宴同盟如同千年战争之前那样肆无忌惮的进行“征召”(魔宴通过拥大量地制造低阶级的血鬼),但也足以让他们以及愿意kao拢魔宴的中立派在新成员的数量上成功倒秘隐。而且现在深藏于撒丁内海海底的法师塔已经很不错了——已经用高纯银粉为介质制成的具有反映灵敏、耐磨,耐,防辐屏蔽等等优点的银漆进行全面涂刷的塔壁可以保证不死者随心所地在塔内飘来去——所以巫妖的心理暂时还没有那么不平衡。

 “是不是所有血鬼氏族都在为王室或者政府服务?”目送被直接打包带走(西兰的大袍着实很方便)的西兰王室萨特…****(维尔德格记不住他的名字了),死灵骑士兴致盎然地问道。

 “这是一种需要…当然,国家有着容忍的底线。”撒丁的王储一本正经地回答,没有那个国家会允许自己的国土上有着不受控制的集团力量——而不死者根本不需要血鬼进驻这个名义上属于他的国家,每一个没有经过邀请的血鬼如果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途经撒丁,就必须向这个领地意识格外强烈,有着无以伦比的独占与控制的巫妖报到,就像他们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就得拜访负责此区域的,秘隐或中立的亲王一样——他们也可以不那么做——不死者不会在意随时增加几个备用的试验品与收藏品的。

 “不过我想,今天他只是因为看到了而不得不为罢了。”亚历克斯可不认为这样摇摆不定的懦夫值得一个血鬼的族长亲自随身护卫,即便他是西兰王储…哦,现在应该说是西兰国王了,最宠爱的一个孩子,但无底深渊在下,那个侥幸没被海洛因弄坏了脑子的可怜虫没有将萨特立为王储——他没有那样的价值…连增值的可能‮有没都‬。:“你应该由看到他的铭牌。”

 维尔德格的面孔显示出一种孩子般的天真无:“我以为这是一个有关于‘科学’的学术交流会。”而不是神秘主义者的神秘集会。

 “科学与‘技术’。”亚历克斯在最后一个单词上加重音量“这次阿萨迈特所提的学术交流项目是‘库存血输氧能力下降原因’——与人体内的新鲜血相比,血库的血由于一氧化氮散失,导致其向身体组织运送氧气的能力大幅下降。”他尽量简单的解释:“补充一氧化氮后的库存血质量明显提高。研究人员下一步打算进行大规模的人类临试验,观察补充一氧化氮对于改善库存血质量的具体效果,以尽可能减少输血的副作用。”

 ‮么什为‬我觉得像是遇到了一个益求的美食家?维尔德格想。

 “研究者偏向自己感兴趣或者与自己切身相关的项目是很正常的事情。”巫妖慢地说道,向外走去,死灵骑士紧随在后。

 “你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死灵骑士在灵魂连接中继续:“刚才那个家伙叨咕的莉莉——他以为是你把莉莉卖给了教廷,以换取教廷对撒丁的宽容…嗯,诸如此类的东西?他在哪儿像睡美人一样地睡了整整八年?”

 莫名其妙的家伙,他可不记得莉莉和这个西兰人有过任何可以称之为约定或者感情之类的东西——而且还支持着他在八年之后变得更为愚蠢可笑。

 “他的问题并不仅仅在于时间。”亚历克斯回答:“最大的谬误是——莉莉的选择出于她自己的意志,没有任何人‘命令’或者‘出卖’她。”他确认过,除非这个位面有着一个和他来自于同一个地方的强**师——这个低魔位面的人类对于魔法的免疫力很低,同样地,魔力也会很容易在他们身上留下印记,想要抹除这些痕迹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就像要用刷子抹平油一样。

 尤其莉莉的精神力量——即便是在八年之前,也不会像油那样脆弱,如果真的有人企图控制她——就算可以成功,也必定会在她的灵魂上留下深刻的印记,那样的话,亚历克斯不可能‮道知不‬。

 “他并没有像睡美人那样沉睡了整整八年。”亚历克斯继续回答维尔德格的问题:“他只是完全沉在了圣迹里。”

 在费伦,任何一个智慧生物,哪怕是脑部只有核桃大的地也知道一个法师的东西不能随便拿(更别说是一个巫妖),谁能知道上面和里面,或者以后会出现些什么东西呢——在这里,不死者不得不感叹一下这个位面的智慧无机物的可爱,无论是火热的“女神”阴冷的“金绿”还是“费丽西亚”和“冰之翼”就算是千年女神化身所寄居的“绿松”也可以说是个温柔守信的好孩子(我相信某些人类与您会有截然相反的看法)。

 巫妖留下的黑曜石在他的控制下一直源源不断地向曾经的“恐怖之石”现在的“圣石”提供能量,纯的负能量,在它们的帮助下,每一个进入到这块宝石影响范围的人都能享受到异常丰盛的负面情绪筵席…恐惧,悲伤,愤怒,绝望——它敏锐地挖掘出人类灵魂中最为脆弱与隐秘的东西,并且强迫人们面对,而不是逃避与遮掩,就像无形的利剑在人类的身躯与灵魂上刻画出正确的前进方向——西兰的宗教长老们欣喜若狂,他们为之建造了庞大的宫殿与密如蛛网的道路,朝圣的人类疯了一样涌入沙漠触摸这个可以给与他们警示与忠告的宝石——狂的信仰飓风席卷了整个西兰,这还只是个开始——随着西兰骄傲地将自己的圣迹展示在每‮人个一‬类的面前,形形的各类人物就像是飓风带来的海啸那样扑向西兰…

 巫妖抚摸了一下嘴,那个时候,旧约公教中并不是没有人企图强迫莉莉再次展现圣迹与之对抗,不过教宗和撒丁的态度都非常明确——过多的圣迹并不是人类所需要的,至少不是大部分人类所需要的,有着这样的强硬庇护,莉莉才能免于在复一的圣迹中被隐藏在身体中的圣血石同化为一个金灿灿的正能量结合体。

 莉莉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对于她的最终决定,亚历克斯深表遗憾——不过他还是慷慨地决定在自己离开前解决掉那颗讨厌的亮闪闪的东西。

 …发现自己的思维最近经常有超晶壁发散倾向的巫妖将自己的思想线拉扯回来——维尔德格的问题:“我只是对果实的成程度进行一下必要的了解而已。”

 果实?这个词很微妙,维尔德格这样认为。

 “嗯,是我培植的果实。”

 维尔德格觉得更加微妙了。

 事实上亚历克斯并没有说错哪怕一个单词(如果误解是你理解力不够),无论法师还是巫妖,都不会在没有必要‮候时的‬说谎——在血鬼那里获得的两块黑曜石确实很强,可惜内容单调,且会互相冲突,无法融合——相比较起来,那颗美丽小巧的紫牙乌中包含着的东西更为合意,可惜的是力量过小,恩…还有点太过执著的小问题。

 就像是被ha进墨水中的植物——负能量逐步入侵,一点,一丝,一分…直到将那只果实修整成巫妖所需要的形状与颜色。

 …亚历克斯发现自己刚刚犯下的一个小错误——这颗即将成,散发着美妙力量的果实也许并不是单纯或者愚蠢——它之所以如此不计后果,应该只是因为…

 自己给予了它所需要的东西。

 植物拼命地墨水,是因为想活下去,而它之所以无所忌惮地汲取黑曜石的能量,是为了自己的信念——它的神所赐予它的任务,它存在的意义。

 不过,正如墨水的花卉会不可避免地改变颜色,它所得到的结果也必然在扭曲的外力下变形…

 万事皆是如此。

 “维尔德格~…”

 不死者轻轻敲打着指节,感受着其中蕴含着的磅礴力量。

 “嗯?”

 “我们去采摘果实吧。”

 ***

 那个…很抱歉,今天的顺延至明天…还有工作…不过这章有4000字

 [倾情奉献]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