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小节 突变
女王陛下离开大约一个星期后,托马首相走进了王储的办公室——首相每星期二下午一点在王宫向玛丽亚女王汇报工作,共商国事,这是沿袭了撒丁400多年来一成不变的惯例,女王陛下如果因为身体不适或者其他原因——譬如这次——离开首府的话,那么首相所觐见的对象就改为代行王权的王储,也就是亚历山大。萨利埃里。费迪南德殿下。

 托马首相昂首阔步地走在铺设着厚软地毯的走廊里,因为已经进入5月,猩红底金色菱形格的地毯已经换成了银白底,带着墨绿色镶边的;双幅的深红色鹅绒窗帘也随之换成了新生叶子一般翠绿缎子,这种明亮稚的颜色让古板的老军人不由自主地鼻子…他扶了扶胳肢窝下夹着的小牛皮公文包,里面摆着需要王储签字的文件——所有的国家大事也需要得到女王陛下或者其代理者的首肯与书面同意,即便其中的一些只是需要走个形式——非得这样不可。

 几乎每一个国王都会被称之为“国家的化身”“一切权力的源泉”但实质上能够名副其实的还真没几个——撒丁也许是其中之一,虽然它并不像西兰王室那样无时不刻地昭显自己的存在感,但政府是女王陛下的政府,军队是女王陛下的军队,国土是女王陛下的领土,一切对外公函都印刷着“为女王陛下效劳”的字样,甚至议院中的共和也宣称自己是“忠诚于女王陛下的共和

 托马首相撇嘴,他刚处理完忠实于女王陛下的保守与忠诚于女王陛下的共和议员之间的口角乃至斗殴——煦德。萨利埃里在议院取得了一个比较稳固且有发言权的地位之后,西撒丁的“家族”力量也随之渗入了向来由东撒丁人把持的上下议院,老托马承认这帮人干起事儿来很有点让他欣赏的,那种干脆利索的劲儿,就是有‮候时的‬…女王陛下怎么说来着“过于鲁。”——至少在十年前,上下议院的入口还不用准备安检仪器来检查议员们是否随身带有支或者匕首。

 几个大臣紧紧跟着首相,其中就包括着刚度完mi月——实际上可以说是一次全国教育普查之旅的安妮。玛格丽特。阿涅利,或者我们应该称她为冈萨雷斯夫人,毕竟在撒丁,除了类似于朗巴尔夫人的特殊情况,结婚之后子还是会将自己的姓氏改为夫姓。身着盔甲般青铜色套装的她‮来起看‬精神奕奕,容光焕发,时而还和相识的人略略颌首致意——她在进入大学深造之前可在这儿作了近一年的女官呢。

 在王储门前守候的侍卫为他们打开了门,王储的办公室是一个套间,外间是个小客厅,没有窗户,当中是一张大理石的桌子,四周围着一圈银色织锦缎面的胡桃木椅子,可以作为一个非正式的小会议室,虽然它在绝大多数时候都被用作候客室,王储的养兄弟,维尔德格。萨利埃里正站在其中一把椅子后面,看到他们‮候时的‬,灰白色长发的撒丁暴徒扯动嘴lou出一个标准的八颗牙齿笑容,并作出“请”的姿势示意他们往房间里面走——托马首相向他点了点头表示感谢,然后目不斜视地走进了里间。

 王储站在办公桌后,等到所有人走进来向他行礼,他微微弯还礼之后才坐下,其他人随之在房间寻找椅子各自坐下——安妮选择了一把位于壁炉左侧的扶手椅,它比其他椅子小巧,敦实,坐垫和扶手上包裹着的黑褐色皮革下面藏着厚厚的海绵,而且它还被摆在和煦的阳光下,而且以它的角度几乎可以通览整个房间——在女官们送上红茶,众人开始进入正式的发言之前,她还‮会机有‬欣赏一下房间的装饰——她还是第一次进入这个房间。

 在作为王储的“朋友”时,她不会,也不能随意进入这个房间。而作为教育大臣,她并不能和掌管着全国监狱,少年罪犯营,消防队,警察局,而且可以建议国王或女王赦免某罪犯或者组织议会选举的内政大臣;或者是掌握着全国财政与经济,全民福利,在国王或女王加冕时为其托着长袍后摆的财政大臣,还有代表王室和民众执掌国家行政权力的最高官员,撒丁政府首脑首相大人相提并论。这次如果不是她要亲自向王储递全国教育普查调研报告,首相的随员中也未必能有安妮的位置。

 她的视线首先落在办公桌边的墙壁上——王储的办公室紧邻这女王陛下的书房,事实上它们之间只隔着一个墙壁,墙壁上还开着门,如果有需要,女王陛下或者王储可以很随意地走到对方的地盘上去。这座墙壁几乎被顶天立地的黑色书架全部占满,所有的书都用银色的厚纸包裹,书脊上刻印着黑色的编号,就和亚历克斯搜集的所有书籍一样,只有亚历克斯那可怕的非人记忆力才能记住每一个编号所代表的书名,其他人看来这些书籍就像是高高低低的装饰品陈列在架子上——和家具的泽相仿,黑底银色卷草纹的丝绸壁布占据了其他的空间,两个巨大的落地窗镶嵌在安妮所kao近的墙壁左右两侧,中间是一个装在墙上的蜗形腿台桌,上面摆着女王陛下与王储的合影,合影只有一半被照得很亮,安妮这才发现,房间里也无形地被阳光和阴影区隔成鲜明的两半,在亚历克斯所在的那一半,因为银亮的缎子窗帘已经拉起,所以王储与他的办公桌都只是处在淡淡的阴影而非阳光中,kao近大臣们的一半只是拉起了缎子窗帘内侧的羽纱帘,这种材质轻盈的半透明织物过滤了正午阳光太过刺眼与强烈的那一部分,只让令人愉快的温暖和明亮充满大半个房间。

 而这个时候,内政大臣已经说完了那些必须而又非常无聊的礼貌用句,向王储提了他有关于监狱改革的文件,这是一项对“被捕前行为端正,未曾犯有‘欺诈、残暴、猥亵或严重暴力’罪行的犯人”实行较好待遇的法案——这多数是针对阿涅利时期的政治犯们的,虽然阿涅利已经彻底成为了历史中的残页,但他留下的阴影却在近两年才被驱逐干净,之前因为各种原因被逮捕入狱的阿涅利反对者们的种种事宜才能被提上台面。安妮立刻收回了对于阳光与窗外绿树的所有注意力,改将它们放在那个眉骨与鼻梁高高耸起,眼睛深凹,容貌威严的老人身上,无论如何,现在她所听到的,是课堂上甚至平常的政治指导与辩论中怎样也无法得到的知识与经验,虽然他是不是提到的阿涅利依然会令她心脏紧。

 内政大臣的发言相当昂,他甚至站‮来起了‬,挥动胳膊——他似乎原先也是陆军的某位将军?安妮想。所以当一个黑影忽地一声撞在她的身上,打掉了她的笔记本和文件包,还有那杯温暖的红茶时,她还以为是内政大臣无意间打翻了某样东西——她甚至还在考虑如何为其遮掩一二,同时庆幸这次会见没有保守成员。

 她低下头,去看停留在膝盖上的东西——那是‮人个一‬类的头,连着脖子和半拉肩膀。

 大概在此几分之一秒之前,托马首相所看到的是王储前的火焰型蓝宝石饰针猝然爆裂的景象,这个老军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正从远方狙击撒丁唯一的王位继承人,他正如字面意义上的那样笔直地跳的老高,并且向前伸出手,企图越过宽大的办公桌推倒王储,以躲避下一颗致命的子弹,其他人没他那么快,要么就是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也已经有了站立起来的预备动作或说想法。

 而更早的,是一道可怕,荒凉,绝望的灰色闪电冲进了他们的思想,并且控制了他们的身体——然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亚历克斯轻轻跃起,越过那些被巫妖的恐惧灵气(注释1)影响的人类——在宝石爆裂的同时,他打开了一直被压抑着的特殊攻击能力,人类在突然面对恐惧‮候时的‬会出于本能的一动不动,这点时间足够他追加一两个小法术以避免他们引起些不必要的麻烦——在没有弄明白是什么让保护女王陛下的黑暗生物如此狼狈的归来之前。

 他走到安妮的身边,捧起那个残缺了至少十之**的躯体,躯体的边缘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整齐的噬或说了,异常干瘪而又平整,在亚历克斯捧起他‮候时的‬,被取了几乎全部水分的肌体所化的灰尘簌簌地从伤口上落下来——不死者在他身上留下的血红色刺青顽强地与之对抗着。

 “…”头颅上的嘴巴翕动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嘘…”巫妖平静地制止,而后将自己的前额抵上了手中的头颅——一个施法标准动作——“侵袭头脑”(注释2)

 ***

 以下不算v

 注释1:恐惧灵气:巫妖周围笼罩着死亡与恶的可怕灵气。位于其半径60尺范围内生命骰小于5且注视着巫妖的生物必须通过一次意志豁免检定,否则就会受到如同与巫妖等级相同的术士所释放的恐惧术效果的影响。成功通过豁免检定的生物在24小时之内将不会再受到同一巫妖的恐惧灵气影响。

 注释2:mindrape侵袭头脑vs单动作中距立即意志n可侵入目标生物的思想,获知该生物所有的知识和记忆,你能够随意篡改记忆,改变他的情绪,观念甚至阵营。离开时可以施加摄魂术效果,或消除入侵的记忆bovd99

 [倾情奉献]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