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情栬生活 下章
第七章
 王光看着她喝完粥、搀扶她上躺下,象哄小孩子一般地对她说道:“宝贝儿,好好睡一觉、不要再干活儿了,乖乖地休息,等我回来!”

 亲了她一下,又说:“乖,不要让我担心,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好的,知道啦。” 张小冰不耐烦,闭上了眼睛。

 “要好好睡觉。”王光又嘱咐了一遍,才出了门。这一觉睡了好久,等她睁开眼睛,天已经蒙蒙黑了。她似醒非醒,躺在上发呆。

 “醒啦?”王光的一张笑脸凑了过来:“要不要喝点水?”“不要。”她摇头“现在几点了?”她又问。

 “快7点。你饿不饿?”“不饿。我想去洗澡。”说完,她就跳下。他一把抱住她:“慢一点,起不要这么猛。”

 “不用这么小题大做,我又没有什么事儿。拜托你放开我吧,我臭死了,要洗澡。”

 “真的没关系吗?”他不松手,再次确认。她冲他保证似的猛点头。“要不要我陪你去洗?”“想得美。”

 “我就是想得美!”嘻嘻一笑,他一把将她打横抱起,走进了浴室。和光光在一起,过得,很――自在。

 王光生乐观、直、且不拘小节,张小冰被他感染,似乎也恢复了童心,俩儿人经常是于喜笑颜开中、于嬉笑玩闹间,就把一天天的时光给过完了。

 和他在一起,哪怕仅仅是――简单地去吃个饭、逛逛街,她也会觉得无比的舒畅惬意和欢乐开怀。

 自小到大,张小冰也算是个条件理想、一帆风顺的孩子,可是,似乎也总是一直有一把尺子悬在头顶,不断地拘束着她的行为、衡量着她的得失。

 也许,是因为比许多人幸运和优秀吧?所以她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独立空间和自由放任。但是,她觉得那更象是一种换…为了得到的更多,就要更加的独特出众。

 现在,和他在一起‮候时的‬,她完全没有了这种束缚,一切都是任意而为,想到哪做到哪,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女孩,很小的一件事情也可以博她一笑,她得到了一个伴侣和一个宠爱她的人。有时候,她会陪他去赌点儿小钱,一帮人去喝点儿花酒,她感觉新鲜刺

 和他在上‮候时的‬,她依在他的怀中,向他娓娓诉说自己的这种全新体验,不过,在这种时候,他似乎对上下其手更感兴趣。他和她的爱经常是夜以继。他们喜欢在不同的地点,变换不同的角色。

 有时侯,他们会假装伦。有时侯,她会蹙眉垂泪,装作不愿,然后在他的半挑逗半强迫下,束手就擒。

 最近,他发现了新的玩法,因为她怕。他就边搔她的边进行,简直是对她的双重考验,就象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

 她的头脑不能思考,身体得到极大的乐趣的同时,又保受折磨,足他的征服

 也许,他在她的身上得到的也很多吧?她是那么的妩媚多姿、娇憨动人,在她的身上没有扭捏作态,她的反应直白地告诉他,她,对他的身体充满渴望。

 并且,她对新奇的游戏乐此不疲,这些都让他觉得赞与喜爱。有时侯他俩一起观看a片,他喜欢看欧美的那种直接的过程,强劲狂野。

 她喜欢日本片子,过程绵。他抱她在身上,在她看的情动‮候时的‬,轻吻她的耳朵。她的脸红扑扑的,真象苹果。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红微启,象是在邀请他上前采携。

 她的美态溺毙了他,通常‮候时的‬,他会无法忍耐,直接地强烈地得到她。可是偶尔,他也喜欢继续挑逗,促使她投降。只是这样,会忍的比较难受。

 爱过后,她喜欢和他赖在上。她喜欢他搂着她,如同爱着一个宝贝。某一次,她在半醒半醒之间,感到他在轻吻她的眼皮,缱绻连,如水温柔。

 他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不象哟!――是梦是真?如梦如幻。有时,紧紧地相拥和宠腻地抚摸,轻易的,就引发了下一波的情。

 体的极致愉伴随着心情的畅恬适,一切竟是这样的完美。这天,张小冰正美美地呆在在家中,就,接到了林立的电话。

 他本想要接她下班,她说:“不用啦,我现在不上班了。”“怎么啦?你病了吗?”“不是,就是不想上班,所以辞了职,在家里呆着。”

 “那你现在在哪里?是在家里吗?我们见面谈谈,是怎么回事?”张小冰不想欺骗他,可是,又不想让‮道知她‬自己目前的状况。

 正在踌躇犹豫间,就听他说:“怎么,不想见我?”“‮是不也‬,不过,我现在不想谈。”

 “也许,你有什么难言之隐?我很担心,如果,你不想说我不会问。那就让我见见你吧!你现在在家里吗?我马上就过来看你。”没等她开口,他就挂断了电话。

 张小冰拿着手机有点发呆:怎么办?再过‮儿会一‬,光光就要下班回来了,突然撞上一情敌,肯定得生气。

 再说这一碰上,他们的事林立不就都知道了?还有这个林立,他的身份也是有点…也‮道知不‬他上次答应她的话能否一直兑现?

 看看手表:4点半,还来得及。她先是拨通了王光的手机,撒了个小谎。然后换衣服,出了门。她在楼下站了不到2分钟,就看到林立的汽车出现在路口。

 车在她的身旁缓缓停下,林立摇下车窗,上下打量了她一阵,微笑说:“气还不错,上车吧。”张小冰从他汽车的尾部绕过去,打开车门,钻进去。

 林立冲她一笑,边开车边说:“看你气不错,让我白担心了一场。看来,不上班在家里养的好。”“嗯。差不多吧”她抿嘴一乐。“你说,我们去哪呢?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他问。

 “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随你吧。”过了‮儿会一‬,汽车停了下来,在一片住宅区里。好象是他的家?上次没仔细看,感觉似乎是的。去他的家不妥当。她说:“是你家吗?我不想上去。”

 “别担心,不会‮么什出‬事的。家里只是比较清静,方便说话而已。这会儿有小阿姨在家里收拾屋子和做晚饭,我们俩不算孤男寡女。”说完,他温和地一笑。

 自从上次得到了他的保证之后,他算是信守诺言,一直没怎么找她。他给她打过几次电话,简单地问候问候她。

 约她出来的那次,他们也只是吃了个饭而已。也没什么吧?她跟着他上了楼。他的家里确实有个阿姨在收拾房间,林立叫她沏了茶上来。

 “平时没有应酬‮候时的‬,我喜欢在家里吃饭。小阿姨会给我做饭,她7点钟下班,如果那时候我还没有回来,她就把饭菜放在桌上。我也不用洗碗,她第二天中午来‮候时的‬会收拾好。”

 “这样好,家里干净,你的生活也健康舒服。”她说。他对她微微一笑,说:“对了,有件事还没来得及‮你诉告‬:我前两天升官了,当上了处长助理。

 算是一次迈上了两个台阶,你得恭喜我。”这么说,算是个很高的级别了。“那可真得恭喜你。”张小冰对他由衷一笑。

 “承蒙领导的赏识。所以最近很高兴,今天本想找你庆祝一下。”他说。“噢,是吗?”她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到想没‬,你却辞了职。这么不喜欢工作吗?”他向她身边靠了靠,关心地问。他们坐在客厅里的大三人沙发上,此刻,他的身子紧挨着她,有点暧昧。

 她往角落里移了移,向后靠去,不说话。

 “不想说就别说啦。反正你只要好好的,就行了。”他不勉强她,看了看表,说:“在我家吃晚饭吧?算是为我庆祝。好吗?小阿姨手艺不错。”她抬起头,对他说:“不如我哪天专程请你吧?今天我想先回去啦。”

 “可是。”他缓缓地说:“‮道知不‬下次见到你,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我觉得你很难接近。”他拉过她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大手里摩挲。

 “我的心思我想你是知道的。可是,‮道知不‬你‮么什为‬‮意愿不‬和我交往,现在竟连做个朋友也不能够。”

 “我愿意和你做普通的朋友,我甚至愿意做你的伴。但是情侣不可能。注定是不能答应你,所以不想给你希望。其实,我们的相处算不错,我是很信任你的,‮道知你‬吧?”

 “这我明白。最起码,‮道知我‬你愿意让我给你快慰。如果你不提,我也不会提这个。也是因为这,我更加不想放手。我想要得到更多。如果你愿意,我们就从情人开始也行。我们曾经那么亲密,你一点儿也不把它放在心上吗?”

 “当时你情我愿,‮人个两‬都满意。这不是好?何必总是念念不忘?一开始,我和你就不来电,因此不能当你的女朋友。

 而且,有件事还没来得及‮你诉告‬:我有爱的人啦,就是最近的事。”她使劲出自己的手,说:“所以现在,我们只能做普通朋友,所以你我要保持距离。

 明白吗?我的话说清楚了,我要走了。”“你爱他吗?”“我不是说了:我有爱的人啦。

 虽然,也‮得觉不‬很爱很爱他,但是很喜欢他。为了他,要得罪你。”她说。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啦。”“不,这是基本的礼貌。”“有这种礼貌的男人不多。”“可是这样,也不能给我加分。”

 “是啊,让你失望了,‮起不对‬。”“没关系,我会继续想办法的。”“最好不要。”他温柔地看着她,说:“让我送送你吧。”

 “那好吧。”张小冰是由林立送回家的。下了汽车,她向他摆了摆手。他微微一笑,开车离去。站在路边,张小冰的心底突然涌现出了一个错觉:也许这会儿,她的光光正站在窗户旁,透过玻璃向下看着她呢。

 自己的谎言也许就这么被戳穿了吧?…她没有抬头,而是径直走上楼。打开房门,看见王光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回来啦?你吃饭了吗?”他问她。

 “没有。你呢?”“也没有。”她走过去,坐在了他的身旁,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伸出手臂环住了她的,她轻轻地依偎在他的前。

 他们这样静静地抱着,好久她都不想说一句话。然后,她听到他说:“回来的还真早,是不是想我啦?”“嗯。”她给出肯定的答复。

 “我就知道。所以等你一起吃晚饭呢。”“嗯。”她忽然就感到一阵酸楚涌上心头,明明是欢喜,却觉得心酸。她抬起头,双手住他的脖子。没等她施力拉他的下来,他就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

 他们轻轻的吻着,象是怕伤到彼此,或是打破什么贵重的物品,温柔缱绻而又小心翼翼。她的轻贴着他的。软软的,柔柔的,他的嘴象一片羽

 她偷偷看他,发现他闭着眼睛,黑黑的浓浓的睫在她的眼前颤动。他此刻的样子好纯情呢。略一分心,她居然轻轻地笑。迅速地加深了这个吻,他紧紧地堵住了她的嘴巴。轻柔的一吻引发了无限的热情。

 当她从睡梦中醒来‮候时的‬,已月上中天。她被他搂在怀中,他的一条腿还着她的,这就是…眠吧?悄悄地,企图爬出他的掌控,他却一下就发现了。

 “想去哪儿?”他的长臂一捞,就把她拉回自己的怀中。“有点饿。”“对呀,说好一起吃晚饭的,怎么就跑上啦?”

 他说话吐出的气息拂过她的耳朵,引起她的一阵麻。发现她的异状,他更觉得舒畅开怀,搂紧了她,不给她挪移的空间。他的嘴吻着她的耳朵,舌头也调皮地钻了出来,在她的耳垂处打圈。

 她忍无可忍,拼命扭动身子闪躲。肌肤相触,擦出点点火花。他的眼眸炯炯,紧盯着怀中的可人,在这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好爱她。  m.iJSxS.cOm
上章 情栬生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