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雪中悍刀行之姜泥 下章
第五章 玷污
 一股巨大的悲痛从姜泥心底升起,那美丽的眸子顿时水润‮来起了‬,下一刻,看着曹长卿着的大的,绝望地死死抿着泛白的嘴

 少女涩干燥已经润,前路已通。曹长卿终于起了大无比的

 他得意地抬起姜泥的右腿扛在肩膀,双手托着她的纤往下一拉,托着少女圆润的大腿部,把她小巧精致的股抬起来。

 左手着姜泥的右腿,右手着对方的左腿,已顶在花处的巨,下一刻便要破而进。少女精致清纯的股微微仰起,器微微分开,白腻腻柔软得仿佛就要化开。

 圆正上方笔直悬着一怒涨的具,青色的血管像游动的小蛇一样鼓起,坚硬的头黑黝黝就像一件铁器。

 “不要!放开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侄女…”姜泥意识到自己马上就要被壮的了,心里慌乱和绝望水一般涌出,最可怕的一刻终将无情地粉碎她最后的希望,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嘶声拼命的挣扎,纤细的四肢摆动,即使消耗殆尽的身体其实已经没什么力气了。

 曹长卿望的神情已经扭曲了脸,在花瓣的颤抖中,硕大头趁着少女道中出的又滑又腻的,撑开了她的鲜粉红的花瓣往里进。

 曹长卿已经感受到肿的大头被一层柔紧密的包夹住,中似乎还有一股莫名的力,收缩着自己头上的冠,缓缓沉下。

 “不、不要…棋诏叔叔…求你了…”小遭受的挤,姜泥意识到自己保守了二十年的清白身子就要被人玩享用了,整个身体竭力地挣扎想要逃脱,却给曹长卿紧紧住,没法挣脱。

 曹长卿下那如此可怕的巨物,更是让姜泥小巧的脸苍白绝望,棋诏叔叔‮要然居‬用如此大可怕的东西进自己那处连指头都难以进去的地方。

 姜泥纤细的五指死死的抓着曹长卿的手臂,清冷倔强的神情然无存,只是哭着拼命摇头,乌亮的长发散落在肩头脑后,凄恻得让人心碎。

 她想并紧‮腿双‬,扭动部,一切只是徒劳,挣扎的动作只能让她无法掩藏的器更加人。

 曹长卿狞笑着抓住姜泥的长发,迫使她仰起哭泣的脸,然后下身微微俯下,坚硬大的入少女丰翘精致的雪

 姜泥原本完美圣洁的小脸绝望到苍白,清澈的眼睛微微泛红,她无力地闭着眼,小巧的鼻翼不住翕张,泪水从精致的脸颊上源源淌过,神情绝望而又凄楚。

 白皙的美,两截雪白的大腿,上面是少女鲜户。曹长卿的具正在两片之间,用力前,粉黑的已经慢慢进入少女的身体,少女道相当的狭小,曹长卿的像钉子一样一点点撞入。

 姜泥的大小都不能合拢,出里面粉红色的,扩张到极限的道四周的肌在曹长卿每一次入时竟随着具向里卷进出,在具向后退时才跟着翻出来。

 姜泥不仅感到下体撕裂般疼痛,更感觉到一股难以用言语表达的鼓涨感,她拚尽了全身的力量左右扭动着部,企图摆进入已经她体内的丑恶壮之物。

 她觉得入她道内的不是曹长卿的具,是一烧红的铁,炙炎在她体内,她‮道知不‬那子是否就要穿透了她最后的防线,但‮道知她‬今天是难逃劫难,体的痛楚与心灵的绝望织在一起,她承受着对一个女人来说最痛苦的折磨。

 “呀…”姜泥脸色越来越白,突然痛叫失声。男人的具又深入了几分,清晰的感觉到冠已经顶住了一层薄薄的膜,那是她的‮女处‬膜,细而又过于紧窄的道,阻挡了头进一步探入。

 因为用力的缘故,‮人个两‬贴的更紧,那进入的火热更进入了一点,强烈的冲击挤之感,让姜泥剧烈的颤抖间再也不敢动了。

 只能作最后的无力哀求:“…棋诏叔叔…放过小泥人好吗…侄女求你了…侄女可以用嘴帮你…求你了…”

 曹长卿俯下身,身体重重地在她的身上,把脸凑到姜泥精致的脸颊边,在她的耳道:“侄女上面的小嘴叔叔我已经品尝过了。

 现在叔叔我要品尝你下面的小嘴。我已经感觉到侄女你的‮女处‬膜就在前面,下一刻我就要玷污你高贵的清白,让你真正的做叔叔的女人。”

 姜泥感到了曹长卿的具比刚才更加深入,她绝望地着泪,摇着头求道:“不要…我不要。

 叔叔…求你了…放过侄女吧…小泥人再也不敢不听叔叔的了…”曹长卿扯住姜泥的秀发,让她的脸对着自己,他喜欢看她流泪的样子,她越痛苦,曹长卿就感到兴奋。

 他喜欢把一件完美的瓷器一寸一寸的敲碎。玷污圣洁,想想都激动。他慢慢地将出数分,然后再慢慢入,间感受着少女细青涩的最圣洁的和他最丑恶的漉漉的摩擦。

 每一次的动姜泥都会紧张绝望地瞪大眼睛看着他脸,身体不由自主的绷紧。看着姜泥紧张绝望的精致圣洁的小脸,曹长卿再也‮住不忍‬望“小泥人你要记住接下来的时刻。

 天下最高贵圣洁的少女现在就要变成最的女人了。”曹长卿越说越兴奋,‮住不忍‬跳了跳“以后侄女不管有多少人再享用你的身体,你会永远记得叔叔,第一个用深入侄女清白圣洁的躯体的人是我,是你最尊敬的棋诏叔叔。”

 具退出少许,紧绷裂的‮女处‬膜微微恢复原状。姜泥正要开口哀求。曹长卿扳着她的肩膀,下身一,铁似的具毫不留情地顶入‮女处‬圣洁的道。

 姜泥的哀求凝固在喉咙中,曼妙的身体弯成斜体的雕塑。姜泥张大了小嘴却如同哑了发不出声音来,她的身体开始痉挛,脚尖绷得笔直,犹如在跳巴蕾舞一般,身体的肌也因极度的紧张而绷紧。

 她如同一具死去了的雕塑。姜泥清晰地感觉到这个男人是如何进入自己体内,具顶入道,将薄薄的‮女处‬膜撕得粉碎。

 就这么一瞬间,十八岁清冷高贵的少女,身体就不再完整。小泥人,那个倔强清冷的少女,那个自由翱翔的精灵,终于被玷污了。

 姜泥心凉如水,整个人都似死去了一般。曹长卿抚摸着少女冰凉的皮肤,感受着侄女体内的温热细

 被温暖紧窄的道紧紧包围着着,心头涌起说不出的舒服,他静静地享受了一会姜泥壁的阵阵收缩带给他的巨大快后,才开始向后退了退,从姜泥内拔出的半截具已经被鲜血染红。

 白净的外被带得向外翻开,内侧已沾满鲜血。接着殷红的处子之血从撑大的道口淌出,一滴滴掉在下那条白色的丝质内上。

 当具再次进入,姜泥哭叫着挣扎起来。曹长卿对满是泪痕的凄楚少女笑道:“被玷污的滋味如何,伦的滋味如何,被棋诏叔叔干的滋味如何,‮为以你‬去北凉就那么轻易。

 莫非高高在上的剑仙皇帝当久了,真就不食人间烟火。叔叔这就教教你挣扎在人世的痛苦。”

 说完按住她的股,用力一具借着鲜血的润狠狠捣入少女腹内,只余下少女压抑的呜声,像小兽垂死前的挣扎。

 姜泥绝望摆动小巧的部,试图摆带给她痛苦和辱的具。但无论她如何摇晃身体,具都牢牢在她雪白的股里面。

 僵持了片刻后,曹长卿全力一击,整具尽而入。姜泥银铃般的嗓子已经叫得沙哑,这一次凶猛的进入不仅贯穿了她溢血的道,也耗尽了少女已经受折磨的意志。

 姜泥张着嘴巴怔住了,她还是不相信这是现实,隔了半晌,才从喉咙中发出一声惨号,这声音仿佛从她的灵魂深入榨出来,身体无力地瘫软下来。

 曹长卿长的茎再次向里深入,一次次的冲击使姜泥的身体也随着前后震。姜泥的恐惧和愤怒织在一起,她开始扭动着人的身体,竭力想摆进入体内深处的茎。

 她尖叫着,啜泣着,眼睛被泪水蒙住了,眼前一片朦胧。持续地哀鸣着,已经尽情地表出来的痛苦,再也无法收回了。平清高骄傲的少女,现在只能沉浸在绝望的屈辱深渊中。

 “喔…好…真紧凑…高高在上的侄女皇帝,绝代风华的少女剑仙,…珍藏了十八年的纯洁的身体…感觉就是…”

 曹长卿感到极大的足,充分享受着姜泥鲜的‮女处‬体。具被包裹在一个十分紧窄温暖的所在,因疼痛而不断收缩的道内壁带给头极大的刺

 曹长卿如愿以偿,这高高在上的少女最宝贵的贞终于被他无情的毁掉了,当他那大的在姜泥娇花瓣的裂内时进出时,只觉一片温热,柔软和紧窄紧紧的包裹着他的,让他舒服得几乎要融化掉了。

 估计任何人也想像不出,这个外表如此高贵、典雅、圣洁清冷的少女皇帝就这样被她尊敬的长辈开苞,她绝美小巧的身子被抖动的像蛇一样着曹长卿,动着、来回蹭着,长发不停的在空中甩动。

 估计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会被震惊的惊掉下巴,只可惜这美丽只有曹长卿可以欣赏享受。

 曹长卿保持着上身直的姿势动着,像个国王似的高高骑在他的宝座上,俯视着臣服在自己下呻的柔弱女人。

 他舒服地耸动着,一次次的刺入少女的身体。他占有的这个少女,是全天下最高贵的少女皇帝,是喊他棋诏叔叔的西楚公主,是全天下人都想暴的绝美圣体。

 曹长卿感到绝无仅有的巨大的成就感,他的地凶狠着这清纯少女的,撞击着少女的精致的雪部“真紧…弹很好,有被住的感觉…起来得过瘾…”

 曹长卿品尝着绝美侄女姜泥的道,惬意快速地送着,撞击声继续将哭泣的少女进一步推向屈辱的深渊。

 珍藏了十八年的贞被这恶所夺的冲击,被强的羞辱,前路的深渊,姜泥咬着散落的青丝,着泪,好像一座雕塑。

 曹长卿跪在雪姜泥大大张开的美腿之间,坚硬笔直在姜泥高翘的小巧圆中央。

 被挤得张开,白腻的沟内满是落红。曹长卿赤着腿,具直起直落,像一铁杵,捣弄着那只又圆又白的美

 最初的干涩过后,弄得越来越顺畅。道内满溢的处子之血,代替了的润滑。

 随着具的捅弄和鲜血的淌,‮女处‬的道内渐渐响起了“叽叽”的泥泞声。密闭的弄得翻开,间鲜血四溅。

 “呜…求求…不要…停下…”大的凶猛地冲击着其实并不如何润的户,第一次被这样撑开的道壁已经疼得发麻。

 姜泥知道男人是不会对她怜香惜玉的,她想强忍着这巨大的痛楚,但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忍得住,姜泥在痛苦的旋涡中挣扎着哀求。

 她的悲鸣声,更显悲惨而可怜。这时姜泥的身体已无法,也无力再抗拒那狂暴的侵犯,她只能咬住那渗血的红,死忍着一声不吭,任凭曹长卿那越来越,越来越烫的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

 再是无情冷淡的体,也会有弱点。曹长卿就发现了让清冷女神奔溃的弱点。曹长卿的在极致的腔道内稍稍出一些,再猛的到底,头会一下冲开腔道深处那紧紧的小嘴。

 每当这个时候,姜泥紧紧抿住的苍白的嘴就会溢出一丝微弱的呻,如同触电般柔软的身体猛的绷紧,剧烈的震颤以腔道深处的小嘴为原点迅速放大扩散到全身,甚至带动在姜泥身上的曹长卿也颤动起来。

 随着慢慢出,头从挤开的小嘴中退出,这震颤也如同水面漾的波纹逐渐减退;直到猛的又来下一次撞击,起的震颤波纹和先前尚未消失的波纹重合。

 震颤一次比一次的撞击后更强烈!姜泥的脸色涨的通红,来自下体的一次比一次强烈的震颤让,姜泥无法抵挡,手本能的伸到自己的私密处,双手垫在自己和曹长卿的骨处,让手指作为缓冲阻止曹长卿的到最深!。

 曹长卿已经猛烈开始活运动,出的上沾满了姜泥的爱,姜泥腔道内的爱则更多,每一次都能听到“噗滋、噗滋”‮音声的‬。

 姜泥发出一声声惨痛的悲鸣,嘴儿里倒着凉气,娇躯颤抖起来,咬着下的贝齿将下咬破,鲜血出,抓住曹长卿后背的纤细的五指更是惨白如纸。

 曹长卿感受着姜泥在疼痛中的痉挛收缩,那种有力的收缩令他舒不已,简直要舒服得叫出声来,看着哀羞贞洁的清冷少女痛苦无比的神情,他嘿嘿冷笑道:“亲爱的侄女,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

 就算你是剑仙,有叔叔我如此厉害的在这里,你永远不要高估自己的忍耐。

 哈哈哈,好啊!‮到想没‬侄女你珍藏十几年的这么紧凑人,早知道小时候就给你开苞,再把你的皇后母亲弄上,可谓母女双飞啊。”

 臆想中母女同收下,曹长卿的动作渐渐的狂起来,得更快,更猛,更深,把姜泥得疼痛不堪,冷汗直

 “啊!呜…痛…咿呀…停下…呀…不要…”一阵又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从下体传来。如火烧般的痛楚令姜泥终于‮住不忍‬叫出声来,可是她这近乎求饶的痛苦娇不但没有令曹长卿停下来。

 反而令他的火烧得更旺更盛,曹长卿弓起了背,毫不怜惜地猛然加快了的速度,狂猛无情的冲击把姜泥的身体撞得不断痉挛搐,把她的呼叫撞成了断断续续,楚楚可怜的痛,也令她的脸上和身上不断渗出疼痛的汗水和屈辱的泪水。

 姜泥痛哭嘶叫着,感到下体好像被分裂后再逐寸逐寸的撕碎。本来是紧闭的两瓣花,现在已被巨大的撑得张开,殷红的血和分泌物混杂着从结合处淌下来,看上去无比的凄惨。

 曹长卿却干的意气风发,整个人在那青春亮丽的体上,手掌抓住耸的双狠狠捏,指尖掐着、挤着两颗娇粉红的头。他的脸上带着种足的表情,对掌中的这两团既充满了狂热。

 “小货…还是西楚的皇帝,还是十八岁的剑仙…这么…真是不可原谅…了这么多的水…你说,你是不是,是不是早就想找人干…”

 曹长卿狠狠地冲刺,一边冲刺一边问着,征服她的身体太简单了,自己必须要践踏她的尊严,粉碎她的自尊,才能‮会机有‬攻占她的内心!姜泥羞愤加,可是那每一次入自己身体深处的硬物都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怪异之感。

 而曹长卿却是完全的一幅享受之感,不断的着侄女的,还不停的羞辱着侄女道:“高贵的侄女皇帝,你看啊,你在被你的棋诏叔叔干着小,你在被长辈玩,是不是有兴奋之感,你是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我干死你!呼呼…”

 “嗯…”姜泥紧紧咬住嘴,默不作声,仅存的理智告诉她,就算是到死,也不能够就这么沦陷了心灵。

 偶尔小嘴张开,只是用来息,不然无法宣那惊涛骇般攻击给她所带来的搐感觉。

 曹长卿更加疯狂的撞击精致小巧的部,在姜泥原本纯洁的花园里无情的肆,丝毫不睬她的悲痛哀啼。

 在那白的粉颈上、满的房上、光滑的肌肤上,到处都是男人留下的口涎和齿印,显得格外和暴

 姜泥浑身的感觉神经,似乎全部集中道被入的娇里,感受着有力的摩擦着,撞击着自己身处的花心,自己就像是一片漂浮在波涛上的叶子,不停的随风起伏,随着身上无长辈的强力力动而上下抛动,姜泥疯狂的摇头,抿住的嘴不断的发出呻声。

 曹长卿深深醉这个完美的青涩身体。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用狠狠地她,玷污着这完美纯净的躯体,撕破她清冷的面孔,让她臣服在下呻

 曹长卿将姜泥‮腿双‬都到她的肩膀上,令她的股上翘,自己双手抓着她两只脚踝,撑着地面,身体下俯,下身快速地动,呼呼连声,在姜泥的猛烈地奔驰着“啊…天…天哪!好…好…好痛啊!不…不要了,我好痛啊…被…被你裂开了…”

 姜泥漂亮的脸涨成了血红色,双足向上弓起,足掌剧烈地搐着。她的头向后仰着,那本来小巧可爱的脖颈,已经青筋横冒,向外凸起,纤细的脖子吐出痛苦的呻声。

 姜泥软绵轻妙娇躯随着曹长卿的无力地摇晃着,两只雪白小巧的房更是随着曹长卿越来越大的动作在前后颤动,十分人。

 “你,你这皇帝,死你这侄女”曹长卿已经完全被望控制,表情狰狞地低吼着。

 他的气声愈来愈急促,他的也愈来愈急促,姜泥的身体在阵阵的搐下几乎筋,可是痛苦的强却没有结束。

 在姜泥声声惨呼中,曹长卿入的速度开始增块,两具躯体相撞发出时而清脆,时而沉闷的声响。

 在高速中,姜泥大小连着里的被带着进出着,一点点红得触目的‮女处‬之血向外四溅,冰冷的地板上桃红点点。

 “…啊,不、不要啊…被撕开了…好痛…不、不要了…棋诏叔叔…求你了”圣洁美丽的侄女在曹长卿凶狠的下,美丽依旧,但秽代替了圣洁。

 直到此时,曹长卿还有些不敢相信是真实的,惶惶忽忽的犹如在做梦一般,曹长卿瞪大双眼仔细的看着侄女绝美柔弱的躯体,每个部位都清清楚楚映入眼帘,这可是像仙女一样的清高的女人。

 是在男人心目中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女神。曹长卿以前想都想像不到她赤身体的样子,可现在却实实在在赤的在他面前被自己这个长辈干着,这个从小呵护长大的精致的身子现在就被她的长辈无的亵渎。

 凄楚的姜泥枕着自己的手臂,美丽的长发垂下,盖住了她精致小巧的半边脸,另外半边小脸清泪满满。

 她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唯有小巧的部翘起。曹长卿耸动着下体,凶猛的,来回视着姜泥那泛着红的曲线夸张起伏的身体,大手抚摸他面前那雪白小巧的部上。

 “清冷高贵的剑仙就在我下…清纯骄傲的侄女现在就被我”这个女皇一样高高在上的女神,此刻也成了在自己下哭泣的娇弱女子,乖乖臣服在自己的下,婉转呻

 看着清冽侄女哭得梨花带雨的脸。曹长卿摧残的望大盛,越加疯狂的送起来。

 “死你这臭婊,叔叔干死你这跟别人跑的妇!”曹长卿暴的撞击,每一次冲击都直达最深的花心,少女哭喊着的可怜模样,更起了潜藏在内的兽

 紧绷的美腿让原就紧凑的小更是紧到让人巴发痛的程度。姜泥死死咬住嘴

 身体被撕裂的那种痛楚,忽大忽小,又有一阵阵如水般的奇异快,冲击着身体每一处神经末梢,那种深深的被填满的感觉被充实的感觉被征服的感觉,一次次的纠在心头,‮住不忍‬呻

 “喔…干死你干死你…哪天就在大殿上让你穿着朝服干死你!”强烈的快让曹长卿更加卖力的动着,速度也逐渐的加快。

 在清冷侄女呜咽咽中享受着这冲刺的快乐,更何况,在他的心中,如此美丽高贵的少女在自己下被,更是有着变态的快,更顾不得少女的痛苦!

 “呜…不要…叔叔…我求求你…我的身子已经被你玩玷污…求求你轻点…求…不要…呀…好痛…”

 水润的眸子含着痛苦,如同蒙上水雾似的离,她的眼中闪现出一点清明,可这点清明就像是水中的枯叶,随着曹长卿的攻击猛烈,被汹涌的快下,立刻被冲走,消失不见。

 “侄女,你真不愧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嘿嘿…也是一个货,竟然这么感,…你看看你的样子,‮是其尤‬你的下面,水个不停…你不是很高贵很美丽吗,不还是要给我玩…让你不听话,让你背叛我…要不要你的叔叔我的更深点?”

 看着侄女清冷高贵的面容,从动人的优雅曲线,一双感细长紧绷的美腿,曹长卿的得发疼,不断的巴已经到达了高的临界点。

 “喔…太了…‮住不忍‬了…侄女给叔叔留个后…叔叔要进侄女的肚里…”

 曹长卿不顾姜泥痛苦的呻,忘我的奋力冲撞着,猛的用力,噗的一声,生生入了姜泥肚子深处,顿时,那小小的肚子撑的向外凸起。

 痛楚的惨叫声从姜泥的里传来,一时间,仿佛灵魂被撕裂一般,痛的姜泥娇容惨白,整个人无力的趴在了地上,只有那高跷的股被曹长卿双手撑着。

 惨白的面容,直的冷汗还有那几乎有些翻白的美丽眸子,姜泥觉得自己的眼前一阵阵黑暗,有种想要昏过去的感觉。

 侄女那呜咽咽的呻更加催动人心,让曹长卿更加的癫狂‮来起了‬。他反而猛的用手抓住姜泥的两只手臂,而后低吼一声,更加的快了,那部内的随着萧然的快速入摩擦的红润润的。

 姜泥差点被干昏过去,好几次都处于昏聩边缘。少女只是无意识的低低呻哀求。

 “呜…不要…叔叔…呀…好痛…曹长卿正是紧咬关头,那里肯放手,凶猛快速,越来越快,越越用力。

 越来越快,越来越强烈的冲击一下淹没了姜泥,她惊恐的哀求着“啊…叔叔,不…求求你…不要里面!”

 然而,她说的晚了,曹长卿怒吼一声,一手死死抓住姜泥右边的小巧部,右手死死抓住姜泥左侧的精致房。

 顿时,那入姜泥身体内的抖动‮来起了‬,一股股浓浓的津猛的发了出来,有力的进了姜泥的子深处,仿佛要一口气灌满一般。

 曹长卿的深深入到姜泥肚子,,姜泥仿佛被到了心肝。

 一瞬间,姜泥紧窄的私密处完全经不起这种强力打击,温热的力道让她整个身子都向后弓‮来起了‬,疯狂的蓄,这一刻,她悠长的呻一声,猛的后仰身子,那精致完美的双峰高高起,两条紧绷的美腿也紧紧的上了曹长卿的

 竟是在曹长卿那如同鞭子一般的击中兴奋的高了。这一刻,‮人个两‬的灵魂仿佛飞起来了一般,竟然下意识的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姜泥双眸离,脸蛋满是疲惫的红。曹长卿吻住姜泥的双。两人的爱体混合着些许‮女处‬血丝,从合处汹涌的满溢了出来。

 曹长卿紧紧的在姜泥身上,抱住姜泥的头吻了上去,依然紧紧在姜泥的小

 两人的爱体混合着些许‮女处‬血丝,从合处汹涌的满溢了出来。  m.iJSxS.cOm
上章 雪中悍刀行之姜泥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