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十四小节 询问
亡灵持政第十四小节询问

 你认历山大萨利埃里费迪南德殿下吗?”

 “认识。【全文字阅读】”

 “怎么认识的?”

 “溺水——嗯。我救了他。”

 “在哪儿?”

 “西蒙顿度假中

 附近的海里。”莉莉当然可以答“三角海域”但众所周知。萨利埃里家族的三角海域基的是衣留申毒品在西撒丁上岸时必经的中转站她不能让自己的回答让别人把亚利克斯与毒品易联系在一起。

 但那个询问显然抱她相反企图。

 “伤了?”

 “我用采贝弄伤了他。”莉莉不好意思的笑笑。:“他突然抓住了我的脚。我被吓了一跳。”如果单的回答“是的”也许会被认为是伤——而伤。大多与犯罪或者罪犯有所关联。

 提问者来回走了步。

 “你和你的父母就为此的到过萨埃里家的房子和钱?并且萨利埃里家族有意与你们的父缔结婚约?”

 “我的父母很早之就想和我的叔住在一起。萨利埃里家给了我们五千元。还有一幢海边的小楼。有四个房间。很不错——至于婚约。这只是大人的想法。我想要上大。”

 旁的议员们出了不以为然的神色——提问者意让他们觉的莉莉以她的家庭一直被萨利埃里家族豢养的意图落了空。

 即便是下议院的议员们。个人平均年收入也在六十万元上下。而一4房间的海边小楼最好的也不过在两万元左右。

 “但你也曾经说过己是亚历山殿下的未婚。”

 “那时候的我有点太幼稚了。因一些女孩子嘲笑我没有男朋友…当然。他们没有什么恶意。”莉出明朗的笑容:“事实上。我和亚利克斯从来都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但那时候我身边只有他一个是撒丁人。所以…我拿他当了挡箭牌。对此我感到很抱歉。”她把手指绕在前深褐色的大眼睛望上看。好像不小

 做错事情的孩子在祈求大人原谅——这个皮肤呈现出漂亮的蜂。两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玫瑰红色的小姑娘与金发蓝眼。面色苍白的罗莎娅不同。她是个典型的撒丁姑娘生。青春焕发。

 莉莉很高兴那些旁听者们放松了紧绷的肩膀。而后她立刻将注意力返回到提问者的身上—‮道知她‬自己表面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紧张。她很坦然。很放松。自信而诚实。

 在亚利克斯离开之主持“black”后续工作的她与巴巴拉立刻陷入了记者的包围中除了巴巴拉因为门票收入捐赠款物和广告赞助收入分配演职员食。交通费用。演出所需舞台灯光音响服装道具舞美及场的等租费宣传费用。以及最大的重建“爱丽丝仙境”事项等问题被死死纠住之外作为布莱克在生者世界的代言人——那一百多首极具black风格的新歌作者——毕竟一个高科技

 出来的投影不可能自行作词作曲。因此只有能够和black隐**。时可以熟悉与了解这些歌曲的感之源与创作过程的莉莉在些版权合同与文件上签名了。

 贝弗里的媒体当然不可能就此放过这个大肆炒作的机会——在莉莉不不单独面对记者之前。巴巴拉给她做了不下一打的特殊训练。

 “你曾经想要向我

 习如何惑人。这很傻。”巴巴拉毫‮气客不‬的说道。当时莉莉的脸顿时红透了:“你应该像我学习怎样惑每‮人个一‬。男人女人老人。孩子…甚至于你的朋友与你的敌人。”

 大明星仪态万分的抬头。把临时充任教鞭的装饰羽挥舞的嗖嗖作响。

 她让莉莉使用她曾经使用过的房间。里面摆满了镜子。每一个小瑕疵都能被自己清清楚的‮来出看‬。

 “——保证与确信己状态良好。但不要像只发情的孔雀那样用尽力气表现。你的魅力不会突然自跑掉。只要有眼的人都能发觉这一点。不必硬戳在他

 的眼皮子底下。这样他们不是会生厌就是会看到那些原本没有看到的缺点。”

 “——你有一张的的面孔。漂不漂亮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它很能到别人的信任。”

 “——穿上长。而不是裙子。不要穿比基尼。参加天体营。**晚会——估计你也不会。其他的…最差衣着。最傻笑容什么的小错误就不要管了——偶尔出丑有利于心理健康——别人的。人们讨厌完美无缺的英雄与圣女。”

 “——说谎?‮么什为‬要说谎?你不擅长这个。和你不擅长装腔作势一样。别自曝其短——没有过毒。杀过人。偷税漏税。抢过银行。其他的都是个人**与商业机密。”

 “——如果一定的说些什么。说之前好好想一想。说的慢些。说的少些。说的好听些。说的正确些。”

 “——不要因为一点难听的话或者态度而大吵大闹。追究到底。那会把你自己也赔进去。的不偿失——检查一下自己有无过失。找到了改正。找不到也不要因此沮。紧张。不快活。因为这只能让你的敌人洋洋意。最好的办法就是当它们从来没有发生过。”

 …

 现在莉莉由衷的感巴巴拉的教导——她根本不想象在此之前的她面对这些咄咄人而又暗含杀机的问话。至于询问者煞费苦心的轻蔑语调与凌厉眼神完全没能获的莉莉小姐的青睐——比起西大陆联邦贝弗里山记者的手段。这先生的表演可以予以忽略不计。

 询问者发现被询问者似乎不自觉的走神了。在觉的受到侮辱的同时。他不动声的决定。时候投出重要的一击了——他低声问道:“请您诚实的回答我。您在翡冷翠城邦女子贵族学院就读期间曾经因为协助罪犯越狱而被拘捕。那次是亚历山大萨里埃里帮助了你。你才能被免予起诉。甚至留下任何犯罪记录…是这样吗?”

 “我从未被拘捕过。”

 出乎意料的。莉莉既没有回答是或者不是——这样就要落入陷阱了她直视提问者。从的回答道:“我想您们的调查人员过于失职了——在冷翠我是受害者。我被一个无恶的罪犯绑架了。如果不是亚历克斯救了我。我必死无疑。就和其他的几个同学一我转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是不了能去协助一杀死我的同学殴打我伤我。囚我。差点成功死我的罪犯的。”

 音清晰坚定测谎仪的笔针继续在纸面上的有规律的滑动着。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亚历克斯救了你?他是怎样救了你呢?!”提问者敏捷的抓住了一个小问题。“他与罪犯搏斗。并且杀死了他?”

 “他找到了我们。然后报警。”莉莉平铺直叙的说道。

 “?”

 莉可以确定这些人并没有真正的了解整件事—教圣殿骑士们显然并不会和他们眼中的凡人说的太多。她压抑住自己挑眉的**:“我们。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我的同学。安妮玛格丽特阿涅利还有——罗莎丽娅也就现在的罗莎丽娅费迪南德卡洛斯。如果不是亚历克斯及时找到了我们她必死无疑。”

 旁听者们似乎有致一同的微微皱眉。

 莉莉在心中微笑:无论怎么说。亚历克斯救了她是事实。而罗莎丽娅。或者说她代表的势力现在所做的。很显然不是感恩与回报。而是恶意的攻击。

 希望除了“圣女”之外。她也能喜欢忘恩负义者的名号。

 这个答案让询问者的脸色变的铁青。他盯着测谎仪。好像希望它突然疯的震动起来好表明这个小姑娘在撒谎。莉莉想的没错。这件事情圣殿骑士团根本没打算通报给一个凡人知道。也不会留下可供凡人查阅的任何书面记录。就像他们不会让普通民众知道他们未经任何调查审判就烧死了那两个被恶魔惑了的罪犯那样——员们只找到了一些学生。以及花费了很大力气敲开了萨利埃里家族一个雇员的口——他当时在冷翠工作。如果是这个**能够很好的说明亚历山大早在正式获王储的称号前就开始滥用属于王储的职权的话——他也是不会冒险提出这个问题的。

 询问者急速的续提了几个有点漫无边际的问题以便自己与旁听者转换情绪。直到总检查长万提斯要求他回归正题。才开始就亚历山大在西大陆联邦长达数月“度假”问提出质疑——一个重视个人利益胜过国家赋予的职责与义务的王储?

 莉莉在回答个问题之前思考了一会。最后她慢的说道:“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因为我不是亚克斯。但我可以说说我在那几个月的到了些什么——我想您应该知那绝对不是钱。那些歌曲的净收益百分之三十归属布莱克的子女所有。百分之二十归属发行公司。百分之十捐赠给西大陆联的慈善机构。我的百分之四十…”她看了看询问者:“我捐赠给撒丁的渔业发委员会。用以调换那些老旧的船舶生活污水处理装置。样他们就可以去那些环境感区域捕鱼。”

 人们不无外的出惊讶的神色。只不过有些表在面孔上而有些只是隐藏在眼睛深处而已。

 “我是一个撒丁渔的女儿。生长在一个渔村里。我生命的前十八年里。我一直听着我的爸爸。叔叔。邻居抱怨他们的捕鱼范围越来越小——却‮道知不‬这种情况是因‮么什为‬原因造成的。也‮道知不‬如何去解决它们。或者说。我根本就‮到想没‬过。

 如果我没有离开那里。去看。去听。学习。即便是的到了相当于歌曲版权两倍甚至更多的财富。我也只会交给自己的父母。或者去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而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还能这样做——做到这么多。这么好…很多东西是书本上也不曾写到的。只有你亲眼看到。亲身经历。才能从中领悟到一些真正的道理。”

 她向所有人微笑了一:“这是我从历克斯。还有很多善良。真诚的人那里学习到的。也是我在那几个月里的到的。宝贵的东西。”

 多奇妙啊——一个几乎被放弃。天真幼稚的孩子。现在也能这样完美的将亚历克斯宝宝愉快假期的扭曲影成为一个感人肺腑的。含希望与责任感的艰辛历程——也许不能排除她就是这样想的。

 切。

 在距离调查委员会咨询相关证人的的方相当遥远的休息室里。维尔德格心有戚戚。厚实的水泥钢筋墙壁与有着良好音功能的棉板与丝绸对不死者的感知力起不到一丝阻隔的作用。

 虽然说“早起的人早进坟墓(撒丁谚语)”不过这句话显然对应该已经在坟墓里的维尔德格没有用。同样是被质询者但质询时间安排在夜间9的死灵骑士一丝不苟的听完了所有质询内容——大主教的告知概只比文件证实提早了二十七个小时。但所有人都知道。半个小时的误差就能导致一个新联邦的成立——当初的东大陆联邦就是因为一个国家企图在开战前半个小时递宣战声明以逃脱偷袭的罪名。结果却因为种种不可测的原因反而迟到了半个小。被偷袭的国家大怒反击。周边国家也身不由己的纷纷卷入。就此酿成第三次大陆战争。其结果就是以战胜国为主导的东大陆联邦成立。

 二十七个小时已经可以让那些训练有素的工作人员做很多事情。防护。还有反击。

 莉莉之后的质询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可言——他们甚至无法奈何了莉莉。又能拿巴巴拉。费力等等这些比恶魔更刁钻的家伙‮样么怎‬呢?

 他们显然耗尽了质询者的全部精力。原本应该遭受到强烈攻击的维尔德格差点被草草了事——好像永不会感到疲倦的万提斯接过了询问者的重任。他念出的每一条问题都是那样硬邦邦的。毫无感**彩。就好像是在宣读维尔德格犯下的每一条罪行以及相应的判决——经由讨论决定的问题中有几条还是过于恶劣与尖锐了点。胡安娜就跳到自己的叔叔头上捣乱。总检察长不是突然掉下了一撮原应梳理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扫到眼睛。就是被脊上突如其来的弄的眉头紧皱。不的不暂停提问。这为维尔德格博的了不少思考的时间…以及娱乐。

 也让维尔德格离开那座森建筑的时间被拖延至晚间11点。

 走出大门‮候时的‬。不死者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虽然他现在不需要呼吸但面对严肃的女方家长他还是会紧张。

 ‮是其尤‬他的外甥女是被自己拐的。

 他在门口等了一会。直到总检察办公室亮起了灯。

 “我们走吧。”胡安娜说。:“叔叔必须把事情完才能睡着——我爸爸也是一样。”

 维尔德格用食指摸摸胡安娜小小的脑袋。

 “我们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来看他。不死者说道:“我保证。”

 错——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

 维尔德格眯起眼睛。俯瞰着台阶下拿着蜡烛绕着圣母像游行的朝圣者们——他们的数量看来是那样的令人望而生畏。广场上已经成为了烛的海洋——但那又如何呢?如果没有圣迹。这样的疯狂还能持续多久?

 死灵骑士的角略弯起。他稍稍躬起身体。足尖立起。在最高的台阶上重重一踏。如同一只觅食的猎豹那样无声无息的纵身跃下…

 预告:斗牛节!一些即将逐步揭开。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