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亡灵持政 下章
第二十八小节 魔宴(2)
这个世界魔鬼出没,有些地方,漆黑一片。——《奥义书》(印度,公元前6oo年)

 贝弗里山永远灯火通明。

 对于血鬼来说,这也是一个相当舒适的地方,每天都有上百万的簇新游客与希望能在这里被星探一眼看中的新鲜男女涌进这里;每个小时都能看到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出现,暂住,离开——除了那些会被记者们紧紧咬住的,奢华住宅里的大人物,没人会注意从面前走过,交谈过,一齐喝酒甚至上过的人有什么特别之处,他们关心钞票上的头像甚于真人,向来如此——在一些阴暗的角落,每分钟都有一打以上的谋杀,失踪,伤害与强jian案件在不断地生,也许有人报案,但大半都只能成为警察局档案室中的又一份或厚或薄的纪录纸。

 最妙的是,这里没人会对你的奇异外表或怪癖表示惊讶与关注,不管你是伸出獠牙,或者面白如纸,指甲弯曲尖长,而且质感如同玻璃…畏惧阳光,甚至饮用人血,因为更过分的家伙大有其人——西大陆联邦是一个“自由而开明”的国家,迄今为止,注册的新宗教有数千种之多,而鞋教即有不下7oo种,他们经常在崇拜仪式中常常举行“活人祭”+毒+重金属乐+变态”‮是其尤‬宰杀活人(同伴,敌人,自己)向撒旦或是其他神表示忠诚的**,自有鞋教以来便从未间断过,到2o世纪末更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魔宴同盟的统治者——勒森魃族族长将自己的居所选择在这里确实是很正确的——不死者想道,与那些连巴托九狱里的塔纳利魔也不如(塔纳利魔也是有那么一丁点儿脑汁的,毕竟他们只是无序而不是愚蠢到热衷残杀同伴以及自杀)的人类相比较起来,每或几进食一次,每次只需要进食几百毫升血血鬼们简直就像是像一只鸽子那样无害,像一株玫瑰那样好看…只希望不要像牛羊那样有价值。不得不说,梵卓族群与人类合作的深度令不死者感到了极为微妙的不悦——守序恶阵营中的佼佼者当然不会像一个善良者那样因为同阵营者的误入歧途而主动伸出援助或阻扰之手,但他觉得这个位面的人类力量已经足够强大,不管是从那个该被ao直接给予永恒而彻底的毁灭的“科学”还是那个天文数字的数量,后者还在不断增长——作为少数族群的黑暗生物与**就不必再去增加他们的胜算了——在人与非人的战争中。

 巫妖轻轻摩挲着自己的手指,让它们亲密地绕在一起,希望那个与梵卓地位相当,但立场相反的勒森魃族族长能够不那么弱智,否则他就必须采取更为强硬与直接的手段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了,那样很危险,也有着更大的不确定——问题是旧约公教现在只不过是被更大,更容易取得的饵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等他们从罗斯和梵卓那里取得足够的战利品后,亚历山大。萨利埃里。费迪南德这个重要人物就又会被他们放在最近的计划之中了。

 他并不想成为黑暗世界的。救世主,但他的目标太过显著,亚历克斯需要一个盾牌…如果是自己的黑暗吸引了教廷的注意力,那么他不介意让这个位面的黑暗再多,再深一点——巫妖并不喜欢“引人瞩目”特别是引人瞩目的靶子——但在此之前,他还需要更深一点的了解,有关于这个位面的…梵卓的藏书已经让亚历克斯的猜想有了一个隐约的轮廓,接下来是推断,确定或者修正。

 不死者合上手中的藏书,人皮封。面上梵卓家族的印记赫然入目,身侧打横坐着的维尔德格懒洋洋地将长长的‮腿双‬搁在亚历克斯的膝盖上,脑袋放在车厢壁板上——如果对面不是一个女血鬼,他准会直接把腿搁到对面的座位上去,但萨利埃里家族的教育里并不包括无故对女施暴或无礼这一条,虽然面前的女并不是人类——他只得委屈一下自己的兄弟。

 “死神飞驰如电。”

 没有驭者,只有两匹骨瘦如柴。的夜骥牵引的马车在虚空中停步,在作为引领者的棘秘魑族族长以古希伯莱语说出口令后,无形的屏障打开,马车继续前进。

 “我们和联邦政府合作——不是俯听命,”棘秘魑族族。长冷漠地说道:“当然,在最初‮候时的‬,双方都有点不愉快——但联邦政府的主持者是财团,他们注重利益,没有那种无谓的傲慢与虚荣,或是对于圣哲的虔诚之心,在现过多地强迫与压制只能导致两败俱伤,得不偿失的情况下很快就和我们达成了协议。”

 只是付出的代价也一定不小。显示出一定的力量。才能有话语权,控制权,哪怕只是对自身而言——不过也只有这个兼收并蓄,无所不容并因此而强大自信的国家可以接纳魔宴同盟这样的存在——狼人与黑巫师也是这里最多,在这个崇拜力量与智慧,而将信仰与血统,外表,嗜好归属在个人自由选择范围内的国家,这些非人类意外地获得了一席息之地。

 马车穿出黑暗的云层,驶入一条望不到头的道。路,它被圣栎、雪松、高大的惠灵顿树和冷杉护卫着,这些树木没有按照季节的转换落下任何一张叶子,铺天盖地的树叶不曾放过一丝光线,令得这条道路像是一条黑魆魆的走廊——马车再一次徐徐停下,这次应该是真正地到达目的地了,车门打开,外面空无一人,维尔德格率先跳下马车,然后是棘秘魑族族长,她得到了一个殷勤的扶持:“尤尔殿下不喜欢别人的服侍。”美血鬼解释道:“他的后裔与仆人只会在得到命令‮候时的‬进入这里,其他时间这儿只有他自己。”

 毫不犹豫地相。信自己的力量,认为它可以对付一切,不依kao任何人,也不被任何人依kao——只有自己,也只需要自己。

 带着一丝莫名的熟悉感,亚历克斯走下马车,在经过夜骥‮候时的‬,他的手背滑过这种生物的背脊,柔顺光滑的皮下似乎只有骨头,即便是应该最为丰盈温热的腹部也是空的,没有一丝温度。但它引起巫妖注意的地方并不在此。

 “我很高兴您也能欣赏这种生物…亚历山大殿下。”一个柔和而又清晰‮音声的‬突然从黑暗中响起:“很可惜,它们在一千多年前就从人类的视野中消失了,变成了传说中的动物,而在几百年前,就算是血族与黑巫师也无法找寻到他们的踪迹了了——这是我制造的,一本人类的书唤醒了我的记忆。它沉的那么深,几乎让我真正的,彻底地忘记了。”

 看来人类的书唤醒的不止这一种记忆——如果亚历克斯没记错的话,描述过夜骥的书好像是‮人个一‬类女写给孩子看的,关于巫师的系列小说,而先前那个打开屏障的口令应该来自于某个人类所写的,以血鬼为主角的恐怖小说。

 不死者之所以没有将这两个作者一路诅咒进托瑞尔宇宙系统的巴托九狱最底层,完全是因为对这样的愚蠢生物出手驳逆了自己作为一个不死者的骄傲——不死者的敌人与牺牲品也总是要有点智商与逻辑推理能力的。

 巫妖知道自己的熟悉感来自于哪里了——半巫妖导师的藏书室里也有个角落堆满了人类所写的,有关于巫妖和半巫妖的叙事诗歌,那些对**不甚了解的人类写出的巫妖和半巫妖基本都在一个勇士或者一个勇士组成的冒险者队伍所姿多彩的冒险生涯中担任其中之一或者是最后的“boss”主要功能是为了积聚财宝与美貌的公主供英雄或英雄们抢夺(虽然巫妖一直不懂‮么什为‬不死者会像一个没脑子的狂暴野猪那样冲出去与敌人正面对抗,要么就是设下不会造成致命伤害的陷阱…然后再滔滔不绝,让那些早就该死的英雄们,或是美人公主找到机会干掉他…而且只有很少几个家伙会记得准备一个瞬的传送术和几个瞬的攻击魔法以及攻击与防御魔法物品,难道写下这些文字的人不懂得每个巫妖最起码会留下四条以上的退路才会现身,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根本不会出现在他的敌人面前…还有,作为不死者,‮么什为‬还要储存美丽的公主…人类的美丑只有在某些特定的献祭时需要注意,与炼金和‮物药‬的效用无关,外层的与皮肤影响不到血,肌,骨头和内脏…)——巫妖很难理解那个导师创造的新词“boss”就像不能理解自己的半巫妖导师为何会在抄写,制造,研究以及实验的宝贵时间中出一段好去阅读这种完全偏离了整个费伦大陆普及常识范畴的所谓文字,同时还会晃动身体,并且出尖锐而高昂的笑声。

 有时甚至会全身搐…

 这也许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附魔类器具——‮道知要‬,即便是《希瑞经》也没有造成如此可怕的后果,而且它似乎只作用于导师,做过无数次试验,从人类,狗头人,僵尸,枯化生物到自己的巫妖这样想。

 如果勒森魃族族长…

 …亚历克斯真正地开始担心并且忧郁起来了。

 ***

 ps:稍稍解释一下,那两位大人的写作水平与想象力是非常出色的——只不过以高魔位面的不死者来看,某些地方无法忍受也是…嗯,正常的…法师都是很高傲的。  m.IJsXs.Com
上章 亡灵持政 下章